open side panel
中文

看不懂Met Gala的坎普风?看了这篇你就彻底懂了……

分享至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一年一度的时尚盛事Met Gala在美国时间周一晚(惯例是五月的首个周一)再次拉开帷幕,今年的主题是“坎普风"(camp),灵感来源于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重要论文《坎普札记》(Notes On Camp),其中将“坎普"的概念定义为:

一种夸张的、人工痕迹重的、对非自然物的喜爱……它是一种以审美态度看世界的方式,但并不是审‘美',而是审视其风格。"

WechatIMG3322

担任今年Met Gala联合主席的Lady Gaga

担任今年Met Gala联合主席的Lady Gaga

相关阅读:“坎普风"究竟为何物?Lady Gaga接棒主持明年“美国春晚"Met Gala

虽然桑塔格极力在这篇文章中勾画“坎普"概念的轮廓,但这种行为本身就与坎普的意义产生了背离。“坎普"其实并不能进行明确的划分,更多时候它游离于真实与想象、美学和幻想的世界中。

“坎普是一种‘严肃的艺术',但绝不能以太严肃的态度来审视它,因为这就‘太过了',"桑塔格这样写道。不过她仍然列举了卡拉瓦乔(Caravaggio)、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贝蒂·戴维斯(Bette Davis)、高迪(Gaudí)、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这几个名字,认为他们是现实生活中具有“坎普式思维"的人,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又在这份名单中增加了几个名字,包括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贝特·迈德尔(Bette Midler),甚至还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和辛普森夫人。

“坎普权威"Fabio Cleto也认为坎普风并不是不严肃,而是从珍惜这份严肃的态度出发,再将其转化为讽刺:“坎普就是这样,把所有的东西换位,不管是否和谐都可以放在一起……坎普总在与自身产生矛盾。"

同样担任联合主席的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及Harry Styles

同样担任联合主席的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及Harry Styles 

今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举行的展览名为“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展厅从入口处起就刷上了橙粉调的颜色,营造出一种恍若置身于夜店或酒吧的感觉。第一部分的核心概念是“理想情郎"(The Beau Ideal),把极富争议的艺术家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作品与其他象征着男性之美的作品并置。其他的展区中展示了一些“伊舍伍德式坎普"和“桑塔格式坎普",这两位作家对于坎普风格有不同的阐述:在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看来,坎普分为“高坎普"(high camp)和“低坎普"(low camp)两类;而桑塔格更是将坎普带入公众视野的重要人物,她的思想也贯穿了整场展览。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展厅入口处。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aroline Goldstein

第二部分则主要展示各式时装造型,用不同颜色的橱窗进行陈列,每组服装都有着与坎普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主策展人Andrew Bolton看来,坎普“试图在圆的空间里找到一个方的角落"——它听起来似乎不可能,但又真实地存在着。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为了更深入地理解由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担任联合主席的2019 Met Gala主题,artnet新闻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助理策展人Karen Van Godtsenhoven对话,就坎普文化的含义、它与当代艺术的关联,以及它如何能演化出如此多艺术形式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artnet新闻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

助理策展人

Karen Van Godtsenhoven

我们先来说说这个展览实现的过程吧。它是如何发生的,在整个展览的构思环节中,你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能否选择一两幅你认为最具有“坎普风"的作品?

两年前,主策展人Andrew Bolton正在做川久保玲(Rei Kawakubo)时装展的相关工作,他在策展文章中引用了苏珊·桑塔格的论文《反对阐释》(Against Interpretation)。在论文集的同一卷中,也有《坎普札记》这篇,他看过之后觉得回味无穷,于是决定策划一个与之相关的展览。我的工作主要是文献检索,比如在不同的手稿中寻找“camp"一词的词源学内容,并寻找与这个概念相关的艺术品和时装。展览设计的环节也让我享受其中,看到一个原始的概念逐渐发展成可观可感的空间,这种感觉很不错。

明星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在今年Met Gala上的造型

明星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在今年Met Gala上的造型

除了主展厅中将展出的145套时装造型之外,展览中还包括近百件其他类型的展品,包括手稿、绘画、装饰艺术(苏珊·桑塔格认为,装饰艺术中“充斥着坎普元素")、塑像、家具、摄影和版画。

Marjan Pejoski为比约克参加2011年奥斯卡颁奖典礼设计的天鹅裙

Marjan Pejoski为比约克参加2011年奥斯卡颁奖典礼设计的天鹅裙

时尚造型都有着各自赏心悦目的方式,但我最喜欢的坎普装扮一定是Marjan Pejoski为比约克设计的天鹅裙。比约克在2001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穿着这条裙子,还在红毯上表演了下蛋。这条裙子让人想起《天鹅湖》中天鹅临死的场景,是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所谓的“高坎普"的戏剧性本质的一个例子——它基本上是严肃的,但表达得很轻浮。然后是年轻设计师Tomo Koizumi设计的两套服装,用“薄纱棉花糖的彩虹爆炸"来形容最为贴切。最后要提一句,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的迪斯科水手(disco sailor)在坎普造型领域中得分很高。

保罗·卡德摩斯(Paul Cadmus)的画作《舰队来了》(The Fleet's In)

保罗·卡德摩斯(Paul Cadmus)的画作《舰队来了》(The Fleet's In)

在非时尚物品方面,保罗·卡德摩斯(Paul Cadmus)在1934年有一幅伟大的画作,名为《舰队来了》(The Fleet's In),它将高坎普和低坎普结合在了一起:构图基于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高坎普),主题是吵闹的水手(低坎普)。秘密的同性恋信息和偷偷的一瞥构成了有趣的景象:当它被描绘成海军的一个委任创作作品时,这个主题——也许并不奇怪——没有得到军官们的赏识。现在,它是他们最珍贵的艺术作品之一,这是在被租借到纽约公共图书馆后,我们才得以看到。这幅画讲的是社会史,也讲的是美术史。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苏珊·桑塔格对坎普的解读是一种观念的大杂烩,这可能有点令人困惑。你如何解释坎普?

诚然,坎普的“可变性"是其最核心的定义特征之一,以至于当人们试图把这个定义固定下来时,它就会发生变化,就像时尚一样。在读了桑塔格和其他许多作者给出的解释后,我们决定将最清晰的发现作为展览主题,这样让公众更容易理解。我们想到的一些短语有:“坎普是第二个童年"、“坎普是富裕的精神病理学"、“坎普是没有生殖器的性别"、“坎普是一种感知模式"等等。桑塔格在写作中的主要论点引出了这样的陈述:“坎普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在大众文化时代成为一个花花公子。"

卡戴珊家族现身今年的Met Gala

卡戴珊家族现身今年的Met Gala

为何你认为现在是展示坎普时尚的合适时机?

曾经在某时,坎普作为这个时代的审美标准而脱颖而出。当坎普在社会两极分化时重现,其实并非巧合,因为尽管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坎普就已成为主流,但它从未失去挑战现状的力量。例如,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和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的“历史仿作"在20世纪80年代被用作反叛美学,而今天,年轻一代的性别流动设计师(gender-fluid designers)创造了新的雌雄同体美学版本。所有这些例子都是对“文化规范"的回应,也是对他们那个时代主导美学的一场颠覆

你如何理解坎普时尚与坎普艺术的联系?

它们都表达了同样的思想。在我看来,它们非常相关,唯一的区别就是媒介。它们都削弱了品味的层次,都热爱技巧、装饰、表面和对称。桑塔格指出,新艺术运动是一场坎普艺术运动,因为它的美学相反,也因为它由“有什么是他们不是什么的"(things-being-what-they-are-not)组成。一朵花是一盏灯,一个女人是一株植物等等。我喜欢新艺术流派(Art Nouveau)的原因是,它是严肃的艺术运动,以自然为主要的美学和哲学主题,完全是人为的。这是它最鲜明的坎普化特征,你可以在许多不同的艺术运动中发现这种矛盾和幽默。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长期以来,艺术界和时尚界一直相互汲取灵感,但它们也对彼此持怀疑态度。但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设计师与艺术家合作,反之亦然。你认为是什么激发了合作的激增?

在《现代生活的画家》(The Painter of Modern Life)中,查尔斯·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说,现代的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和偶然的,这构成了艺术的一半;古典和永恒是另一部分。时尚常被等同于昙花一现,因为它是不断变化的。然而,时尚界和艺术领域一样,理念和外观也会回归;一部分是周期性的。这使得艺术和时尚成为我们所处时代的一面巨大的镜子,因为它们通过升华更大的理念来反映时代精神。考虑到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和有趣的时代,我认为这是合乎逻辑的结果,艺术圈人士的学科界限越来越少,合作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

以下是更多展览图片: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aroline Goldstein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FA.com/Zach Hilty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的展览“坎普:时尚札记"(Camp: Notes on Fashion)。图片:Caroline Goldstein

 

文丨Noor Brara & Caroline Goldstein

译丨Yutong Yu & 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