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开年对话丨宋拓:我30岁退休

分享至
WechatIMG1259

圆圆的春,宋拓手写春联。图片: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在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宋拓是极为特别的一个。关于他,你几乎找不到几篇“正经的"采访,作品也就只有“那么些"。如果说越来越多人把斜杠青年作为自己的标签,那宋拓就正以实际行动诠释着这个概念。

2019年新春之际,artnet新闻与宋拓进行开年对话,他聊了聊自己对于“退休"的想法、“宋馆长"身份,以及一些其他重要(也可以是不重要)的问题。

artnet新闻 × 宋拓

WechatIMG1260

艺术家、广州扉美术馆执行馆长宋拓。图片: Courtesy of Liao Baoxin

宋馆长,听说你要宣布从艺术圈退休了,你才30岁,是认真的吗?

哈哈什么叫“才",30岁也差不多了好吧,很合理的一个退休年龄。

WechatIMG1261

开张大吉二〇一九,书法。图片: Courtesy of artist and abC book fair

是因为厌倦吗?

其实我也两年多没做新作品了,再待下去也没太大意思。觉得没什么可做的了,现在对艺术圈的语境和需求也很厌倦,是时候溜了。也没有遗憾自己曾做过的那点儿作品,你知道吧,举个例子比如某人说:你在玩某一款游戏,然后有一天你发现这款游戏原来现在是一群很傻逼的人也在玩,你的很傻逼的亲戚也在玩,你就会……嗯,艺术就是我的游戏。

 

所以你觉得不玩了更酷。

溜了溜了……

WechatIMG1262

宋拓平日手稿。图片: Courtesy of artist

而且你才刚当上馆长,虽然你闪退了,但我们还是有兴趣了解一下你的美术馆工作。她是一家什么样子的美术馆?

是一家私立美术馆。广州的扉美术馆,是地产和建筑事务所共同创办的美术馆。哦,别提了,因为去年下半年我才在那里策划过一个群展,接着很快就被聘为执行馆长了。帮助这家美术馆提升它的专业能力、在当代艺术行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今年开始我们美术馆开始有收藏一些中大型的作品和艺术家的代表作,比如徐冰的代表作《艺术为人民》和徐震的超市,还有葛宇路的那件《葛宇路》,我们会找到美术馆所在的社区的一条真正的小路,说服街道办让它真正命名为葛宇路,这就是我们作为公共艺术收藏的概念。便宜的东西我们是不买的。你知道吗其实现在很多美术馆都没有收藏也叫美术馆,但这个新的美术馆起点很低,只能这么做,花钱的感觉总是很爽。

WechatIMG1263

徐冰,《艺术为人民》。图片:Courtesy UCCA and Fei Arts

夏天的时候你才策划了第一个展览,冬天的时候你就宣布退休。是否在几个月前,就有了这样的念头——从艺术家的身份转向到策展人?以后就这个方向了?你是怎么看待你的行业生涯的?

对,当这馆长是我人生里的第一份工作,这令我也是有工作的人了。也第一次接触到单位啊,什么公积金、社保这些东西,也挺有趣的,还有HR啊,面试员工这些。也不用坐班,开会大多就打打电话解决。

可以这么说,我从事艺术也完全是为了解决生计,我没什么本事,在大学毕业后走艺术家这道路本身就是,好早了,那时很幸运一毕业就能出售作品,通过做观念艺术竟然能养活自己,太妙了。我是完全什么轻松就做什么,我这人吃不了苦的。其实认为人是不用老粘着所谓的艺术不放,有趣就玩一下,腻了就转行哈哈。以前有很多人也问过我意见,我都劝他们趁早转行,你们真不适合,现在的状况反而是:很多没天赋的“持梦者"匍匐努力地成为艺术家,这样艺术就完全被平庸掉了,不好玩,太政治正确。

 

从事艺术机构管理工作和当纯粹的艺术家非常不一样。这其中有给你一些启发吗?和当艺术家非常不同的视角。

很不同,从事这些会更随意而便利,对自己的要求不高,就随便领导一下他们就好。所以慢慢发现做这类工作更好玩。一年一千几百万那样花花花。

WechatIMG1264

徐冰,《艺术为人民》(扉美术馆收藏室内)。图片:Courtesy of Fei Arts

同时这次“无界艺术季"你也是参展艺术家之一,展出了你的《最喜欢的十个医生》,这是一件创作于2012年的作品,能说一说这里面的故事吗?

现在不是太想多提了,哈哈。反正就是一个旧作的翻新。

WechatIMG1265

WechatIMG1266

WechatIMG1267

宋拓,《我最喜欢的十个医生》(局部,广州东山区版)。图片: Courtesy of artist

你退出艺术界意味着也辞掉这个馆长职务吗?是否意味着这是你在艺术界留下的“最后一笔"?

“遗作"是吧,哈哈,其实我还有两个“未竟"的策展项目,由于时间的原因,虽然已经完成了策划的流程,但在今年年内才会正式发表。这也没关系。是两个绘画个展。

 

你好像特别喜欢葛宇路?他似乎和你有点像。

葛是很有特色的艺术家,他走在怎么思考网红的这条路上。他跟我不像,他完全有原创。但现在的确活跃着很多效颦者,业内的欣赏力比较滞后,总是慢一拍,所以容易广泛地消费着这些批量出现的效颦者。

 

你是为数不多,三年都参与我们开年对话的艺术家。这三四年你的变化大吗?

大。

 

如果用一个颜色形容2018年,是什么颜色?你希望2019年什么颜色的?

紫灰和杏色。2019年应该也是杏色。

WechatIMG1268

紫灰色和杏色动物。图片: Courtesy of artist

推荐一些过去一年看过的书、电影、展览或其他吧?

还是再次推荐好的“单体"艺术家吧:劳家辉和童文敏。

WechatIMG1269

劳家辉,《楼梯》,2017。图片: Courtesy of Lo Ka-fai

新的一年,宋馆长有什么计划和希望?

退休。然后,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