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今年JINGART怎么样?我们给你三个前去观展的理由

分享至
JINGART艺览北京外景。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JINGART艺览北京外景。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昨日,第二届JINGART艺览北京在北京展览馆正式拉开大幕。对于大部分艺术圈内人来说,位于城市西边的北京展览馆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场地。但贵宾藏家预览开放后,JINGART品牌产生的联动效应还是让观展者们进行了一次“整体迁移",而与上海展览中心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弧形拱顶大厅更是让部分观众大呼“仿佛进入了平行宇宙"。今年依旧不走艺术圈寻常套路的JINGART有哪些看点和趋势?以下是artnet新闻团队带来的“逛展后记"。

“战略各异"的蓝筹画廊

Screen Shot 2019-06-03 at 12.12.22 AM

卓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占据主展厅中心位置的蓝筹画廊形成整个艺博会中的“顶级流量"区域,而它们带来怎样的艺术家,在人们眼里总是颇有些“风向标"的意味。卓纳画廊采取“以量取胜"的形式,带来了多位艺术家的作品,每位都是毋庸置疑的“业内佼佼者":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与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形成的鲜明对比可以看成是对摄影艺术颠覆的两个方向——前者的新作品系列“DCT"(Discrete Cosine Transform,离散余弦变化)是从视觉图像的结果反推其形成过程,通过特定的数据点设置方式形成形态各异的图像;而后者则将图像创作带入观念式思考——不过共同之处在于,二人虽然早已盛名在外(斯坦·道格拉斯已三度参加卡塞尔文献展、四度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其作品正在2019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和第14届沙迦双年展中展出;后者也正在卓纳画廊香港空间举行名为“摄影变革"的个展),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仍存在认知度提升的空间。

相关阅读:

托马斯·鲁夫:一个我想我也不清楚的世界

卓纳画廊展位斯坦·道格拉斯作品。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展位斯坦·道格拉斯作品。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展位奥斯卡·穆里略作品。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展位奥斯卡·穆里略作品。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而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作为当今艺术界最值得关注的年轻艺术家之一,已获得今年的透纳奖提名,他的作品《庄稼的磨砺》(crop blight)中既有典型的拼贴个人风格,也出现了令中国观众感到熟悉的视觉元素——画面里中国军人的形象和右下角“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的字样——当然,艺术家本人并没有任何政治意图,所有的文化符号都服务于视觉形式。

Screen Shot 2019-06-03 at 12.12.47 AM

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豪瑟沃斯和贝浩登画廊的策略则与卓纳画廊迥异,都选择以个展形式呈现各自带来的重要亚洲艺术家:豪瑟沃斯的“代表选手"是具体派第二代核心成员松谷武判,展位中涵盖从上世纪70年代到近期的多系列作品,还包括一件艺术家为JINGART进行的全新创作。长期以来,艺术家对乙烯基胶水的运用已臻出神入化,利用扇子和呼吸来对材料塑形,从而产生微妙的审美趣味,而艺术家也即将迎来自己在巴黎蓬皮杜中心的首场大型回顾展。贝浩登画廊则首次与艺术家金宗学(KIM Chong-Hak)合作,这位与雪岳山为伴的艺术家有着曲折的生活经历,但自然让他最终寻得了抒发内心的真正途径,而取之于自然的母题也反复在作品中出现,粗朴的笔触像极了喷薄而出的生命热情。

贝浩登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贝浩登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另外也有一些已在北京长时间经营的画廊,如佩斯画廊带来多位在国内已比较成熟的艺术家作品,在某些程度上而言,这也显示了画廊植根中国多年后所取得的扎实成果:作为参与2019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的中国艺术家之一,尹秀珍与佩斯画廊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本次在展位上呈现的几件装置来源于她对物质材料的关注,而这些作品也显示了艺术家典型的个人风格。

佩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佩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常青画廊展位现场。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常青画廊展位现场。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大隐隐于798中的常青画廊所呈现的几位艺术家,之前也曾在北京空间举办过个展,如跨媒介艺术家乔瓦尼·欧祖拉(Giovanni Ozzola)不光在画廊展位中呈现了贯穿其对“光"元素思考的绘画作品,也在artnet展位中以多媒介的作品形成了完整的视觉空间——在艺博会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中,在欧祖拉营造的和谐范式似乎成为了一块静谧的所在。

相关阅读:

artnet携“时空幻景"登陆JINGART丨艺术家推介:埃利亚斯·克雷斯潘

artnet在本届JINGART上的展位(展位号S06)

artnet在本届JINGART上的展位(展位号S06)

不容忽视的亚洲年轻力量

本次艺览北京的亚洲气息浓厚,尤其年轻的亚洲艺术力量更是强势席卷而来。除众多中国本土新画廊展商的加入之外,展会现场云集了亚洲年轻艺术家作品,凸显了展会对于这些艺术家潜力的肯定,也为艺术市场注入了一股新鲜活力。

大田秀则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大田秀则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除草间弥生外,大田秀则画廊本次带来了中日两国年轻艺术家(如陈维、九门刚史、竹川宣彰和唐狄鑫)的作品。其中,竹川宣彰于2019年最新创作的海洋系列油画作品《波浪画》表达了艺术家对于海洋在亚洲文化传播与交流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的致敬,以及对于政治艺术形式的关注。大田秀则画廊也表示,本次加入艺览北京,也是以在亚洲范围内的艺术交流为目的,在支持亚洲年轻艺术家的同时,探索北京市场及藏家的需求和包容性。

白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白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白石画廊本次也主推亚洲年轻艺术家,不仅带来了日本前卫艺术“具体派"、草间弥生和奈良美智的作品,还呈现了年轻艺术家(包括渡边理、崔雅喜等)色彩明艳的吸睛作品。韩裔日本艺术家崔雅喜的作品自2014年在纽约展出后便广受关注,创作风格轻快灵动,也曾与Apple进行过创意合作。

马秋莎作品《界》。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马秋莎作品《界》。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北京公社带来了年轻艺术家马秋莎的作品。作为被提名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的20位青年艺术家之一,马秋莎本次展出的作品《界》(2017-2018)展现了其充满活力的新晋艺术力量。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试图创造一个仿佛可以无限延伸的地下停车场。其中通过平面照片折叠、粘合而成的立体纸质“汽车模型“,漆面反光映射着不同的时间与空间。虚拟的时空却又把汽车带回其所代表的如今生活与社会问题。虚实结合的创作,体现了艺术家在打破传统创作思维的同时,对于当下社会问题的探索与独特的见解。

Screen Shot 2019-06-03 at 12.13.39 AM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也为中国年轻艺术家提供了强大的支持。本次艺博会,他们带来了包括季鑫、冷广敏、龚辰宇和王一等艺术家的作品。其中龚辰宇的油画作品《偶像-维纳斯》对于民俗文化和艺术史图像学的演绎尤其夺人眼球。他在戏剧化的场景中制造的关键性细节及隐喻,使经典形象转化成了角色扮演,从而颠覆了图像学的传统。而王一在《单元2017-2》中,对于颜色和几何图形的运用,制造了光效应绘画式的视觉幻术,对于艺术家所处时代艺术“当代性"话题进行探究。

不只是当代艺术

千高原艺术空间艺术家王川作品。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千高原艺术空间艺术家王川作品。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步入第二年的JINGART,在对于北京市场进行摸索的基础上,也不断尝试着各种开拓性项目,品类渐趋丰富:当代艺术、水墨、设计与装饰、传统工艺等等一应俱全,探讨着将艺术融入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来自成都的千高原艺术空间带来艺术家王川的抽象水墨作品,这位艺术家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脱离早年熟悉的具象油画创作,进行抽象领域的探索。而他本人与疾病抗争的经历也为其作品更增添了几分人生沉淀的色彩。

杜梦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杜梦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在杜梦堂的展位上,一件极具造型感又童趣十足的柜子吸引了观众的注意,这是来自法国里昂的设计艺术家(artist-designer)、布景设计师(Scenographer)休伯特·勒加尔(Hubert Le Gall)的作品。他的作品灵感多受到大自然中动物与植物的启发,风格简洁大胆,有着出人意料的想象力,还带着一丝法式幽默。比如名为《永恒之春》(L'éternel Printemps, 2018)的作品——当柜子合上的时候,整个柜子摇身一变为一件雕塑,一匹马低头望向地面的金苹果——宛如将童话之美搬入了生活。

凹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凹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作为打通中西方艺术设计创作边界的设计艺廊凹空间(Gallery ALL)是设计板块的一大亮点,在第一届JINGART上就反应火爆。秉承着“杰出的设计也是不可多得的、对后来的设计具有启发意义的、值得收藏的艺术品"的理念,今年他们带来了更多优秀的当代设计作品——如谭志鹏、颜磊、Human Since 1982、Anotherview创作的大型作品。而纽约佛瑞曼则更多关注1800年至1940年活跃于巴黎的艺术名家。

纽约佛瑞曼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纽约佛瑞曼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Ciga Long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Ciga Long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明轩「一间屋」展位现场。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明轩「一间屋」展位现场。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同时,高定珠宝今年有两个新的品牌:由华裔珠宝设计师丰吉创立的丰吉高级珠宝以及新锐珠宝设计师龙梓嘉的Ciga Long。与此同时,传世珐琅则呈现传统工艺与当代设计理念结合的新时代的珐琅艺术。

蒋家班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蒋家班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当代佛像蒋家班今年的加入则代表着中国古典和当代的最好结合。作为一种传统艺术形式,“蒋家班"的佛像却是一种“当下"的呈现,是对传统佛像沿袭基础上的再创造。而在当代艺博会的场域中呈现这样一种佛像艺术,无疑也是本届JINGART一次尝试与一大亮点。

“RIMOWA x KALEIDOSCOPE

“RIMOWA x KALEIDOSCOPE"现场。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此外,我们可以看到JINGART上许多独特的艺术跨界合作项目,都是品牌和当代艺术、当代设计结合的经典案例——无论是Cc基金会主办联合保时捷中国呈现的“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提名艺术家群展、行李箱品牌RIMOWA日默瓦特邀西班牙设计师Guillermo Santomá呈现的艺术装《GAS》,还是世界顶级手绘壁纸品牌de Gournay帝家丽携手来自上海的生活美学空间品牌LUXLIVING,以“剧幕转场"为设计概念,为JINGART贵宾休息室设计的一个如戏剧现场般的独特空间,都展现出当下品牌与艺术的结合早已不再是简单的logo露出。更多的品牌有了对于艺术跨界项目进行了更富有创意的探索,而这亦是一种艺术走进生活方式的体现。

Cc基金会主办联合保时捷中国呈现的“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

Cc基金会主办联合保时捷中国呈现的“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提名艺术家群展。图片:致谢JINGART艺览北京

总体而言,今年的JINGART换到北京展览馆的新场地后,空间更大、观展动线更加舒展,因参展商数量并不算庞大,也相对削减了以往观看许多艺博会时容易体会到的审美疲劳(以及身体疲劳)。

值得注意的是,JINGART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反向思考"的模式:并不是从传统“包罗万象式"艺博会调整到当代定位的删减路线,而是原本就依靠当代定位打响品牌的团队将思维延展到“依托当代、拓展门类"的路径上——这既是因时因地的调整,也是对“艺博会应当如何在地化"这一问题的有益探索。当然,我们无意断言未来它将会有怎样的发展,因为最终能给出答案的依旧是时间和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