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纪念碑往往倾向把故事弄错",泰特涡轮大厅的这件巨型装置在挑战什么?

分享至
卡拉·沃克(Kara Walker)的作品《Fons Americanus》于2019年9月30日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揭幕。图片:由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拍摄

卡拉·沃克(Kara Walker)的作品《Fons Americanus》于2019年9月30日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揭幕。图片:由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拍摄

 
在你看到这件作品之前,你先能听到它。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巨大的涡旋厅里充斥着奔涌的流水声。转过墙角时,你才会发现声音的源头:那是由美国艺术家卡拉·沃克(Kara Walker)在空间尽头设计的一个巨大喷泉。
当下,英国有许多展览正在进行👇
一篇搞定弗里兹艺术周!英国艺术季最强攻略
这件备受期待的作品由现代汽车公司赞助,它既是对大英帝国暴力历史的控诉,也是对历史在公共雕塑中被纪念和净化的方式的控诉。在新闻发布会上,沃克指出,纪念碑有一种倾向,即“把故事的某些部分弄错,或者美化故事的不同部分"的倾向。
艺术家卡拉·沃克在作品《Fons Americanus》前。图片:© Ben Fisher

艺术家卡拉·沃克在作品《Fons Americanus》前。图片:© Ben Fisher

这件规模宏大的作品是仿照白金汉宫前的维多利亚纪念碑建造的。维多利亚纪念碑纪念碑是为了向维多利亚女王致敬,而这件40英尺高、名为《Fons Americanus》的作品是沃克将原版作品缩小到一半的效果,它以另一种方式解读了原作背后的种族主义和暴力历史,并注入了她特有的黑色幽默。
沃克说,当她第一次以学生的身份来到欧洲时,就被殖民地时期宏伟的纪念碑和罗马的特莱维喷泉等欧洲巴洛克式建筑“深深地打动了"。她说:“如果你想想……这些作品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就能感觉到很强的冲击。"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的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的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她对审问欧洲殖民时代的纪念碑感兴趣,与此同时,美国也在就南方联盟纪念碑的命运展开类似的对话。沃克指出,在美国,这场辩论“揭露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平静的表面之下的种族主义。"(Kehinde Wiley的高大雕像最近在纽约时代广场揭幕,同样在美国国内呼应了这种对话。)
 “我认为南方联盟的辩论很有趣,它让我觉得美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沃克继续说道,“直到最近,人们才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协调一致的讨论,讨论这些纪念碑是什么,它们是如何建成的,以及它们的意义。"
 一个起源的故事
沃克喷泉里的水既让人联想起原始的开端,也让人联想起把许多非裔美国人的祖先带到美国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雕塑的顶部是一个非洲维纳斯的形象,部分灵感来自于一个名为《The Voyage of the Sable Venus from Angola to the West Indies》的宣传中的形象,它将充满伤痛的中央航路(Middle Passage)浪漫化了。两股水流从维纳斯的乳房里涌出来,第三股水流则从她脖子上的裂缝里冒出来。像往常一样,沃克并不回避怪诞。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的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的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在喷水池的前面,有一个船长的身影。他是历史和小说中不同人物的综合体,他们都是从自由战士起步的,但对权力的渴望使他们变得复杂:图森·卢维杜尔(Toussaint Louverture),海地革命的领袖;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戏剧中的同名角色——琼斯皇帝(Emperor Jones);以及民权倡导者马库斯·加维(Marcus Garvey)。
 卡拉·沃克的作品《Fons Americanus》(2019)的现场视图。图片:由Naomi Rea拍摄


卡拉·沃克的作品《Fons Americanus》(2019)的现场视图。图片:由Naomi Rea拍摄

 
这件作品借鉴了艺术、历史和文化的诸多元素,你几乎可以“学到整个大学的历史课程"。一枚维纳斯的贝壳同时也是一个泪水之井,它与塞拉利昂的班斯岛(Bunce Island in Sierra Leone)有关。班斯岛是欧洲奴隶贸易的基地,在南卡罗莱纳和乔治亚这两个北美殖民地,成千上万的非洲人在被迫成为奴隶之前被带到这里。
其他参考资料包括特纳(JMW Turner)1840年的《Slave Ship》,这幅画纪念了1781年事件,当时奴隶们把人从一艘开往牙买加的船上扔下来,以获取保险金;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甲醛鲨鱼;约翰·辛格尔顿·科普利(John Singleton Copley)的名画《Watson and the Shark》(1778);甚至,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的名字K. West是在一艘从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 1899年的油画《Gulf Stream》中取材的船上复制出来的。戴着通气管和护目镜的美人鱼在一棵树周围嬉戏; 附近,一个男人的身影托起了一个依稀可辨的人形,他的脸是埃米特·蒂尔(Emmett Till)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挖掘历史
无论在形式还是内容上,这座雕塑都挑战了我们对“纪念碑"的固有理解。这件作品是由一种丙烯酸和水泥的混合物覆盖在软木上制成的,而非青铜与大理石。策展人克拉拉·金(Clara Kim)解释说,喷泉的表面经过了粗糙化处理,使它看起来像是“在侵蚀的过程中"。“这些都是没有被正确认识的历史,而且还在继续被探索,"金说,“沃克正在挑战纪念碑本身的语言,以及它们代表权力和统治的事实。"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卡拉·沃克2019年涡轮厅委任作品《Fons Americanus》现场视图。图片:© Tate photography, Photo by Matt Greenwood

作品的全称——读起来像一首诗——被画在墙上(见上图)。就像她最近在纽约展览的名称一样,这段文本颠覆了19世纪奴隶海报上的语言。但它也借用了拉丁语,我们可以想象,它一定是千真万确的。
“她对故事的起源很感兴趣,所以她给它取了一个拉丁名字,就像很多纪念碑把希腊和罗马神话作为一个国家文化的起源一样,"金说,“希望这件作品能引导人们走上伦敦街头,参观这些古迹,并思考它们为什么会在那里。"
 
“卡拉·沃克:Fons Americanus"于2019年10月2日至2020年4月5日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涡轮厅展出。
 
文丨Naomi Rea
译丨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