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经历“最成功的一年"后,富艺斯总结了哪些经验?

分享至
WechatIMG1255

富艺斯在2018年11月以200万美元售出了KAWS的《CLEAN SLATE》(2014)。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

去年对富艺斯来说是不错的一年。准确点说,是最好的一年。

这家拍卖行宣布其在2018年售出了价值9.16亿美元的艺术品及收藏品,这是在其220年历史中总价值最高的一次

这次总销售额创造纪录,是在俄罗斯奢侈品集团Mercury Group收购该公司十年之后,也是自前佳士得首席执行官Ed Dolman担任富艺斯领导人五年之久以后。

据该拍卖行称,本次拍卖销售额增长了27%,达到7.943亿美元,而私人交易增长了46%,达到1.222亿美元。对于富艺斯豪华的20世纪和当代艺术类别,销售额则增长了40%,达到5.929亿美元。

若是要和两位规模大得多的竞争对手——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相比较,富艺斯的总销售额仍然显得微不足道,要知道去年那两家公司的销售额均超过了40亿美元。但这位拍卖界“铜牌获得者"的市场份额已经得到了大幅提升。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收集的数据,富艺斯的公开拍卖销售额在过去五年中翻了一倍多。2013年,其艺术品销售额占三家公司总产量的4.1%。到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到7%。虽然百分之三可能听起来不是很多,但这也意味着增长了大约3.5亿美元。

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专注于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的战略、在亚洲的持续扩张,以及我们增加现代艺术产品的举措都发挥了作用,"Dolman在一份声明中说。

在与artnet新闻的对话中,Dolman强调了虽然不备受瞩目但更有利润空间的日间拍卖的重要性。“配合聚光灯下的晚间拍卖,那些中级市场的日间拍卖对公司的创收非常重要,"他说,并补充道,该类别同比增长了50%。

WechatIMG1256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La Dormeuse》(1932)以4180万英镑售出。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hillips/phillips.com

与此同时,Dolman还强调了一项战略转变,即追求更多高质量的现代艺术作品,这也成为其创纪录的另一个推动力。“我们会越来越关注这一策略。"他举了毕加索的《La Dormeuse》(1932)作为例子,这幅画在伦敦以579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马蒂斯鲜见于市场的青铜雕塑《Nu Allonge 1 (Aurore)》(1917),则在同一场拍卖中以20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但最重要的是,这位首席执行官认为招聘核心工作人员是其成功的关键。在拍卖行的“摇钱树"们正陆陆续续地离开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时候,富艺斯却成功招募并留住了数位商界翘楚,包括Cheyenne Westphal、Jean-Paul Engelen和Robert Manley。

“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团队,"Dolman说。“是他们带来了客户和专业的声誉,我们真的从中受益。"

现在的问题是,富艺斯是否能够在2019年复制这一成功?大多数人认为,今年将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面对“市场明显的逆风",包括中国经济放缓和英国脱欧,Dolman谨慎地说:“我希望2019年,人们还会继续交易艺术,也希望富艺斯能继续增长的势头。"

 

 

文丨Henri Neuendorf

译丨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