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JINGART首日人气爆棚,北京艺术繁荣时代是否“卷土重来"?

分享至

1385699274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

“热闹得像是多年博览会",5月17日艺览北京VIP开幕日可谓“赚足了人气"。在纯白色风格的三层建筑劝业场,作为北京首届融合当代艺术、珠宝、设计家居、古董钱币的博览会,32家展商各显千秋,“TEFAF"模式初具规模。

JINGART/艺览北京创始人合影,左起包一峰、应青蓝以及周大为。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创始人合影,左起包一峰、应青蓝以及周大为。图片:致谢JINGART

劝业场建筑内部呈“八字形"结构,两侧中部中空,宾客在楼上观展时可以一览建筑内部的全貌。一楼一侧中空处呈现Gallery All(凹画廊),这家画廊在洛杉矶与北京有两家空间,主打艺术与设计家居,似乎是对本次展会“融合性"的一种趣味体现;另一侧中空处是为朗朗在开幕日演奏而准备的一架钢琴。首次参与北京博览会的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与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两家展位分布在两侧。两家珠宝品牌Anna Hu高定珠宝、Qiu Fine Jewelry展位则被布置得美轮美奂,与主打钱币收藏的白盒子收藏共同位于建筑第三层。这些元素都奠定了这场展会给观众的独特体验,许多画廊的负责人在采访中均提到了“生活方式"一词,侧面体现出JINGART也是一次认知升级的尝试。

 

2114533222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图。图片:致谢JINGART

 

钢琴家朗朗在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演奏。图片:致谢JINGART

钢琴家朗朗在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演奏。图片:致谢JINGART

艺术家张晓刚(左)与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右)。图片:致谢JINGART

艺术家张晓刚(左)与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右)。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左起收藏家Ling Ling、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艺术收藏家Cissy、匡时现当代艺术部总监谢扬。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左起收藏家Ling Ling、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艺术收藏家Cissy、匡时现当代艺术部总监谢扬。图片:致谢JINGART

 

在Ms Ma举办的艺博会开幕晚宴,左起:收藏家小昕、美术馆5050论坛发起者Nicole Ching、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游骁、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艺术人士及时尚达人Anita Ma、艺术收藏家徐岭楠、复星艺术中心副总监韩纵。图片:致谢JINGART

在Ms Ma举办的艺博会开幕晚宴,左起:收藏家小昕、美术馆5050论坛发起者Nicole Ching、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游骁、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艺术人士及时尚达人Anita Ma、艺术收藏家徐岭楠、复星艺术中心副总监韩纵。图片:致谢JINGART


国际画廊的“征程"

本次32家参展机构,当代艺术机构占比超过80%,其中有七家国际画廊首次参与北京的艺博会。这次与北京藏家“面对面"的机会,成为了这些国际画廊面向中国国内市场的一块“试金石"。

 

 

1778226674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卓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卓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在卓纳画廊香港总监许宇看来,JINGART首日的活跃度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我们对北京的艺术生态和市场一直比较看好,这里有充沛的艺术家群体、运营良好的艺术机构,因此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一块地理拼图。就像去香港、上海参与博览会一样,我们也有必要到北京来产生进一步的对话,带好的作品来让观者和藏家看到它们的质量和形态。"

许宇坦言参与JINGART是卓纳画廊开拓国内市场战略布局的其中一部分。这次带来的作品抽象大师Josef Albers等作品,除了配合展会定位外,更多是基于对本地藏家的考量。“北京的藏家很内敛,他们拥有很多的知识,经常奔走于各地之间,同时也具备财富和资源。与西方藏家不太一样的是,他们很羞涩,并不太多地去主动、频繁地与画廊沟通,所以画廊才更需要机会去与他们对话和联系。很多藏家是从传统或者是油画转过来的,也有很多新的、跨行业变成当代收藏家的情况,"许宇这样说。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豪瑟沃斯在本次艺博会上的展位独具特色,把作品与家居设计结合,创造出了一个中西合璧的艺术空间。其亚洲区资深总监郭慊慊谈到如此布置的原因,“一是为了接地气,二是为了体现画廊基因的特别之处——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我们一直倡导这样的理念,让人直观地去体会这幅画挂在家里的感觉。所以布置较以往'白盒子'的挂画方式全然不同。"展位现场悬挂着路易斯·布尔乔亚在92岁所做的雕塑作品《情侣》,也成为了现场的一大亮点。

希望与北京本地的藏家、艺术家、机构、美术馆等各个方面进行更多互动,是豪瑟沃斯选择参与JINGART的主要原因。“全国各大拍卖行都在北京拍卖,艺术品交易也非常活跃。尽管重点偏传统艺术,但我觉得北京有非常好的艺术氛围,优秀的艺术家都集中在这里。可能只是缺少一个平台,让大家可以一次性地看到比较多的当代艺术品,现在有这种机会我们也非常开心。希望通过JINGART与本地的藏家产生更深刻的互动,也让大家深入了解我们的品牌特色。"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贝浩登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贝浩登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贝浩登(Perrotin)位于上海的新空间今年即将开幕,对于贝浩登亚洲版图的稳步拓展,其香港&上海总监朱瑜(Joyce Zhu)认为时机已到。参加了过去5年ART021的贝浩登,对国内的藏家、机构和艺博会已有相应的了解。本次针对JINGART,画廊着重挑选了一些艺术家平时不为人所知的手稿以及绘画。为了配合这些作品,画廊调整了展位上墙体的色调,刻意去复刻出欧洲古典艺术和美术馆的风格,让绘画和手稿挂起来更出挑。“我们希望藏家们能通过这次博览会找到一个全新的视角,看到一些平时不常会看到的大师的作品。比如尚-米歇尔·欧托尼耶在凡尔赛宫里的喷水池装置,采用珠子的装饰,里面贴着金箔,水柱能够从中穿过,展场上有两幅作品就是他做的版画。还有以高超的绘画技法以及颜色运用闻名赫楠·巴斯,这次带来的作品是他去年才开始尝试的新方式——Ink Transfer Painting(墨彩转移纸绘)。"

以朱瑜的个人观展经验,她认为,近两年,国内的艺术氛围也越来越好。“各大美术馆、艺术机构都很积极,对年轻一代艺术方面的教育很有益处。从我个人的观展经验,每次都会有几十位观众在参观,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现象。因为这个状态在欧洲国家已经延续很久了,而在中国确实是这几年才兴起的状态。我一直认为艺术一定要融入生活,最后要让观众带回家。首届JINGART就有种‘生活方式'的感觉,除了关注纯艺术外也加入了珠宝、古董等多元因素,我认为会是未来博览会的一个趋势。"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ANNA HU高定珠宝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ANNA HU高定珠宝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本土机构的“应对之法"

在32家参展机构中,不乏北京本地多年的机构——长征空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Aye画廊、艺·凯旋画廊等。多年的藏家基础、代理艺术家的深厚实力、运营者的丰富经验,都是其竞争实力的证明。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夏季风坦言对国际画廊的进入并不会有危机感:“首先我认为画廊强大的概念,是就个体、而不是将西方与东方做比较。从国内整个艺术市场的发展来说,历史比较短,的确在实力上有一些悬殊。不过我们也具备自身的优势,比如对于艺术家、藏家的熟悉度、更为因地制宜的经营理念,是与西方画廊全然不同的另一个存在。西方画廊的优势在于历史积淀、以及对市场的把握和敏锐度,这些都值得我们去学习,但我们不会因此就产生紧迫感。我反而觉得他们的加入会使得市场更加活跃和繁荣。"

夏季风将北京形容为“兵家必争之地"。“北京的影响力和传播力都是最强的,必然成为许多博览会举办方想要入驻的城市。北京藏家群体的体量、素质和品味都走在前面。比如与上海相比,上海可能会有更多把艺术当做一个公众消费在参与。而北京的藏家则会通过更加专业的渠道、用更专业的角度,并且在对藏品有了系统性认知后进行收藏。"他也对JINGART新模式表示认可,“国际上许多艺博会的同类化太严重了,A博览会和B博览会的参展画廊一样、模式也一样。JINGART这样一个博览会,恰好和其它系列展会、包括自己ART021的品牌形成了一个差异化的经营模式。此外,北京也还没有入驻这种形式的博览会,JINGART把古典和当代做了一个有机的融合其实是很聪明的做法。既可以活跃市场,也可以集结到喜好不同的藏家群体共同交流。"

在这种形势下,与国际画廊合作也成为了一个可选项——势象空间创始人、吴大羽基金会理事长李大钧先生,选择与豪瑟沃斯合作展出吴大羽的作品。他认为中国20世纪以来的现当代艺术,从来没有得到过真实的展示和梳理。需要一个重新建设的过程,而且被证明是无法绕行的一个问题。“销售市场中有的画是只展不卖的,比如豪瑟沃斯展出的吴大羽的作品,若它要卖也会卖掉。我们基金会与画廊的合作是基于彼此的需求和意愿,有时还需要中间人的促成,其实也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过程。毕竟大师就这几位,好的作品也就这么多。"

在李大钧看来,北京永远是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如果有艺术市场的中心这个概念的话,他认为北京和上海呈现了不同的特点,并不存在谁压过谁。“艺术行业呈现的就是混业经济,不可能完全清晰分类。中国的市场是一个厚积薄发的市场,藏家群体更年轻化,也有越来越多的新群体加入。"他对artnet谈道,JINGART的博览会氛围非常可取。“参展商之间会交流,没有参展的机构也会来参观。大家谈论的重点没有放在卖掉的作品和销售额之上。如今艺术行业需抱团取暖,来吸引更多大众入场。以此为出发点,博览会可以看作是一个表象,一个集合。大家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销售早已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Aye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Aye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Aye画廊是唯一一家选择以个展形式呈现的参展机构,呈现了艺术家贺慕群的作品,作为根植北京多年的机构,其藏家群体比较固定。“不迎合当下市场",这是其画廊经理孟子燕对artnet新闻提及重点。多年坚持画廊定位与方向不易,本地画廊对于新的优质博览会出现自然喜闻乐见。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正观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正观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作为唯一一家参与JINGART呈现古董艺术的机构,正观堂创始人梁晓新表示对这场主体是当代艺术机构的博览会感觉“蛮新鲜"。在展位可以看到一批温暖明黄色系的颜色釉,“这些作品从感觉上能与当代艺术发生共鸣。令人欣喜的是,参观者并没有排斥,而是接受了这样作品的出现,并且给予了热烈的反馈。将来我们也会更多地参与进这样的展览中。本身做古代艺术品的人对作品的理解就是处在另一个维度的,我们有更完备的对历史的理解和研究,那么在呈现作品时有了足够的信息量,接下来就是找到合适的技巧去完善它。"

据他观察,JINGART藏家群体年龄更趋向年轻化。“收藏古代艺术品的藏家也确实有年轻化的趋势。中国第一届拍卖会出现的时候我就在北京,见证了中国拍卖史从零走到今天的整个过程,收藏家、从业者等都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变化。尤其是近五年,已经到了翻天覆地的程度。消费群体的习惯、意愿以及年龄层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新兴行业的年轻人也加入了这个行业。过往藏家群体可能集中在煤矿主和房地产商之间,如今很多IT行业和新能源的从业者也都加入了进来。"以其从事多年中国古代艺术品的经验来看,收藏还是一个相对谨慎的词,大家还是在做投资居多,纯粹做艺术收藏的所占比例较少。“我们看到很多天价艺术品的产生,这些产生的背后最大的动力还是与经济环境发展相连接,并不像国外一些大藏家单纯地为了爱好而收藏。而时代日新月异,古代艺术的拍卖和收藏走到今天好像越走越窄了,这个行业需要更多新鲜的客人。而当代艺术的道路正在越走越宽,对于我而言,艺术不存在严格的边界之分,如何呈现作品很重要,所以试图寻找一种方式让热衷当代艺术的人也能品味古代艺术的美。"

结束3月繁忙的香港艺术季,在据11月上海热闹的艺术周还有段距离的年中,JINGART的出现无疑刺激了北京的艺术市场。北京作为中国政治、文化中心,在艺术家群体、藏家基础和艺术机构如此优越的条件下,这场“家门口"博览会,能否重现北京领军中国艺术市场的繁荣景象?这是众望所归,也是一次“破局"。TEFAF艺博会这一模式是否可以在北京“通行",还需待JINGART展会销售报告实证。

更多现场图片: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Gallery All(凹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Gallery All(凹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香格纳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香格纳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长征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长征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艺·凯旋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艺·凯旋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艸居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艸居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大未来林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大未来林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北京艺门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北京艺门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伍拾伍号院子艺术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伍拾伍号院子艺术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东京画廊+BTAP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东京画廊+BTAP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Qiu Fine Jewelry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Qiu Fine Jewelry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HDM Gallery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HDM Gallery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诚品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诚品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耿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耿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美术文献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美术文献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美博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美博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白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白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白盒子收藏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白盒子收藏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玉兰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玉兰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杜梦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杜梦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德玉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德玉堂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势象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势象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前波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前波画廊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Blain Southern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

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Blain Southern展位。图片:致谢JING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