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杰夫·昆斯夺回“最贵在世"交椅:一只不锈钢的兔子值6.26亿!

分享至
杰夫·昆斯,《兔子》,1986。图片:致谢佳士得

杰夫·昆斯,《兔子》,1986。图片:致谢佳士得

对于佳士得来说,2019年5月15日“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可是个星光璀璨的夜晚,狂热的竞价推动了著名私人藏家那些罕见蓝筹级别藏品的表现,其中杰夫·昆斯(Jeff Koons)争议之作《兔子》(Rabbit)创下的一项新的拍卖纪录。

2019年5月15日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

2019年5月15日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图片:致谢佳士得

据佳士得公开的消息显示,本次拍卖总成交额达5.389亿美元。在两件拍品被撤回后,本次拍卖的估价范围被调整到4.22亿美元至6.05亿美元之间,最终总成交额正好就落在这个区间段之间。

56件拍品中共有51件售出,成交率达91%。罗伯特·B·梅耶(Robert B. Mayer)与妻子碧翠斯·C·梅耶(Beatrice Cummings Mayer)的私人收藏共斩获1.57亿美元,已故出版业巨头S.I. 纽豪斯(S. I. Newhouse)上拍作品总成交额高达1.15亿美元。

首先开拍的是梅耶珍藏的11件藏品。作为第五位出场的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开创性丝网油画《水牛II》(Buffalo II,1964)打破了艺术家此前创下的180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最终以含佣金8880.5万美元斩获该拍品(它的估价在5000万至7000万美元)。但是,当六名竞拍者把这幅作品的价格一路追加到40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之间时,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部国际总监Sara Friedlander与另一名佳士得专家进行了正面交锋,最终Sara的电话客户赢得了这幅作品。

由于劳森伯格大部分珍贵的早期作品都已经被博物馆或藏家收藏,所以像这样的竞拍机会非常罕见,藏家们深知这一点。梅耶夫妇在《水牛II》创作后不久,就直接从著名画廊主Leo Castelli那里收了这幅画。1964年,劳森伯格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了国际绘画奖,劳森伯格告诉他的助手销毁了这些丝网,因为他的作品已完成,是时候“处理"这些新东西了(很显然,他的助理并没听从他的指令)。

罗伯特·劳森伯格,《水牛II》,1964。图片:致谢佳士得

罗伯特·劳森伯格,《水牛II》,1964。图片:致谢佳士得

接下来的胜利是属于杰夫·昆斯闪亮的不锈钢《兔子》(1986)。这只兔子的身价预估在5000万至7000万美元。在某些收藏界,这幅作品被公认是昆斯的标志性作品,纽豪斯作为这只《兔子》的主人,更增强了这件拍品的吸引力。这只兔子还在佳士得拍卖行举行了一场非同寻常的预展活动。在一间定制的展厅中,这只兔子矗立在基座上,周围笼罩着好似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作品般的灯光。

杰夫·昆斯1986年创作的《兔子》被展示在佳士得一个定制的展示空间内。图片:致谢by EileenKinsella

杰夫·昆斯1986年创作的《兔子》被展示在佳士得一个定制的展示空间内。图片:致谢by EileenKinsella

“它就像月亮那样反射出光芒。它看似冷漠,其实对你也充满了兴趣。"

——杰夫‧昆斯

大约有六名佳士得专家代表的客户在昨晚的佳士得竞相追逐这只兔子。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李昕的客户在电话中退出了这场8000万美元的竞拍。最终,这只兔子卖给美国资深艺术经纪人Robert Mnuchin,他的儿子斯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是现任美国财政部长。

《兔子》最终以9100万美元成交,远远超过昆斯之前《气球狗(橙色)》(Balloon Dog(Orange))创造的5840万美元的纪录。这只《兔子》让艺术家重新登上最贵在世艺术家的宝座。此前,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在去年11月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凭借9031.25万美元(含佣金)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暂时登上过这一宝座。

相关阅读: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安迪·沃霍尔,《双面猫王(费鲁斯画廊版)》,1963。图片:致谢佳士得

安迪·沃霍尔,《双面猫王(费鲁斯画廊版)》,1963。图片:致谢佳士得

这一迹象表明,市场的不可预测性变大了,尤其是对那些理应受到重视的作品而言。安迪‧沃霍尔1963年创作的,估计在5000年万美元至7000年万美元之间的经典杰作《双面猫王(费鲁斯画廊版)》(Double Elvis(Ferus Type)),很少有人出价。在佳士得全球总裁、拍卖师彭凯南(Jussi Pylkkänen)以3800万美元起拍这件作品后,这幅作品最终以含佣金5300万美元拍给了佳士得拍卖行战后及当代艺术联席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尽管反响平平,但《双面猫王》仍是当晚成交额第三的作品。

与此同时,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代表作《蜘蛛》(Spider)(1996年构思,1997年完成)以2500万美元至3500万美元的价格拍给了李昕(的客户),最终以2800万美元成交,含佣金为3200万美元,这也是布尔乔亚在拍场创下的新纪录。

路易丝·布尔乔亚,《蜘蛛》。图片:致谢佳士得

路易丝·布尔乔亚,《蜘蛛》。图片:致谢佳士得

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1952年创作的彩色动态雕塑《鱼》(Fish)的估价在1250万至1650万美元之间。佩斯画廊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和艺术藏家、经纪人海利·纳哈迈德(Helly Nahmad)之间就这件作品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当“厮杀"还在继续时,彭凯南开玩笑地说:“谁还需要拍卖师?"

纳哈迈德曾多次出价超过对手,但格里姆彻最终以1470万美元的高价竞拍成功。这件雕塑上一次出现是在1987年的纽约苏富比,当时它只拍出了19.8万美元,据artnet价格数据库的记录,当时这件雕塑的估价在15万至20万美元之间。

安迪·沃霍尔,《早期彩色的丽兹》(Early Colored Liz),1963。图片:致谢佳士得

安迪·沃霍尔,《早期彩色的丽兹》(Early Colored Liz),1963。图片:致谢佳士得

整个晚上,艺术经纪人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也积极参与。在他赢得的拍品中,有一幅来自迈尔收藏的安迪·沃霍尔于1963年为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创作的肖像画。这幅画作的估价在2000万到3000万美元之间,但高古轩最终以168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拿下,击败了来自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主席罗特的电话客户,最终以含佣金193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

高古轩坐在他的新雇员之一、前Richard Gray画廊主任安德鲁·法布里康特(Andrew Fabricant)的旁边,他们用同样的号码板,最终以含佣金约合11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了一幅纽豪斯的藏品——美国艺术家理察·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2007年创作的双幅拼贴画《无题(天鹅绒)》(Untitled,The Velvets)。

艺术藏家何塞·穆格拉比(Jose Mugrabi)为拿下纽豪斯收藏的安迪·沃霍尔《小电椅》(1964-1965)亲临竞拍现场,最终他以700万美元的落槌价(估价在600万到800万美元)一举斩获这幅拍品。在这场竞拍刚刚开始的时候,穆格拉比还以最高估价在200万美元的落槌价(含佣金240万美元)拍下了一幅迈耶收藏的作品--波普艺术家汤姆·韦塞尔曼(Tom Wesselmann)1962年创作的《伟大美国裸体(第26号)》(Great American Nude No. 26)。

KAWS2009年创作的“蓝精灵"系列《Kurfs(Tangle)》以26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超越最低估价近5倍。昨晚,其他艺术家作品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新纪录包括:美国艺术家拉里·里弗斯(Larry Rivers)的作品以120万美元成交;战后抽象艺术代表人物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作品以2800万美元成交;法国观念艺术家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的作品以210万美元成交;美国当代艺术家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的作品以490万美元成交。

文丨Eileen Kinsella

编译丨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