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杰夫·昆斯大规模裁员,艺术界迎来“大机器时代"?

分享至
纪录片《万物有价》(The Price of Everything, 2018)中,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在他的其中一件《凝视球》(Gazing Ball)画作前。图片:Courtesy of HBO Documentary Films

纪录片《万物有价》(The Price of Everything, 2018)中,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在他的其中一件《凝视球》(Gazing Ball)画作前。图片:Courtesy of HBO Documentary Films

虽然长期以来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名字一直是超高价格、超大规模以及有着超大团队的工作室运作的代名词,现在,人们对于其中至少一项的看法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自2015年以来,昆斯已经第四次大幅削减工作室的助理员工,并在本月早些时候搬到了新工作室。虽然细节尚不明晰,但这次工作室改组反映了艺术家越来越远离此前那种集中式人力为主的实践结构,而转向更为分散的自动化结构。

据了解此事的消息人士透露,1月14日,昆斯的绘画部门约有30名工人被辞退,15日则辞退了一些雕塑部门的工作人员。至此,绘画部门已从40名员工降至不到10名,其中包括管理职位以上的画家。据报道,只有“少数"工作人员留在了雕塑和3D设计部门。总而言之,消息人士估计剩余员工人数总计在20人左右。

此次裁员使得昆斯的生产团队比几年前更为精简了。2015年,在他高古轩的“凝视球"(Gazing Ball)展览之前,昆斯的绘画部门已经膨胀到拥有近100名工作人员。据报道,此后的一年中,约有50名助理在两轮裁员中陆续被解雇。两年后,这位超级艺术家将他的绘画部门的规模从近60名助理剔除到30名左右。

相关阅读:突然裁掉一半员工,“最成功“的杰夫·昆斯怎么了 | artnet·焦点

据消息人士称,这一次,年底假期前就有几名员工被安排为“无薪休假"状态。1月被解雇的人员收到了口头通知,但并没有得到该决定的理由。除了最后一天的工资外,他们没有收到任何遣散费。至少有一位来自外国的前助理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现在他们将面临失去工作签证的困境。

杰夫·昆斯,《坐着的芭蕾舞者》(Seated Ballerina, 2017)图片:© Jeff Koons, courtesy of Tom Powel Imaging/PRNewsfoto/Tishman Speyer/Kiehls

杰夫·昆斯,《坐着的芭蕾舞者》(Seated Ballerina, 2017)图片:© Jeff Koons, courtesy of Tom Powel Imaging/PRNewsfoto/Tishman Speyer/Kiehls

房地产关系

此次裁员之前,艺术家工作室从西29街601号——这个昆斯独占并在18年间进行了大规模改造装修的庞大空间——搬到了位于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北边十大道475号的“极小空间"。《ARTnews》早些时候报道说,昆斯已经签订了该建筑的第八层和第十层的租约。这将使艺术家距离画廊巨头Sean Kelly的空间仅几层楼之隔——Sean Kelly画廊多年来一直占据着该建筑的底层。

昆斯失去了他位于29街的一万平方英尺(约合929平方米)大的空间。正是在那里,由于业主道格拉斯顿开发公司为了建造新的多用途双栋大厦而计划重新规划该房产,昆斯在大厦的定制健身房中为一篇《名利场》的文章裸体出镜。

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房地产商带来的压力让员工们开始担忧裁员的可能。消息人士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从29街原址搬出来的几周前,都还没有定下新的工作室租约",同时提到了十大道的新址“目前并没有雕塑部门工作的区域"。

对于那些还记得2015年他花了2370万美元在曼哈顿地狱厨房地区的52街购买了三间相邻房产的人来说,昆斯的这场新探索可能更令人紧张。显然,这些空间尚未准备好承载昆斯工作室的运营。

杰夫·昆斯,《自由钟》(Liberty Bell, 2006-2014)。图片:Benjamin Sutton

杰夫·昆斯,《自由钟》(Liberty Bell, 2006-2014)。图片:Benjamin Sutton

 

遥控

随着昆斯艺术实践的发展,工作室规模也逐渐缩小,转而越来越依赖于异地企业,以及与外部顾问的合作。2012年,昆斯在宾夕法尼亚州莫里斯维尔(Morrisville)开设了一家名为Antiquity Stone的高科技石材切割厂——唯一目的就是制作自己的作品。截至2015年,Antiquity Stone拥有30名员工、2台机器人和12台电脑操作的石材切割机,每台机器价格在20万至60万美元之间。

该工厂在今天仍在运营。截至文章发布,该工厂在网上有9个开放职位,从年薪7至12万美元的CAM/CNC程序员,到时薪15至18美元的石雕师。前者的招聘启事强调,Antiquity Stone“因为持续发展壮大"而需要招募这些职位。

昆斯还邀请了越来越多的顾问和分包商,来执行制作他的作品。正如2014年《名利场》中所详述的那样,昆斯作品《自由钟》的创作人员包括从德国到华盛顿州沃拉沃拉各个地区的专家,还有一位冶金学家、一台结构光扫描仪,木材和金属用的独立铣刀等等。

昆斯还与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的Neil Gershenfeld合作。该中心被描述为“探索计算机科学与物理科学之间界限的跨学科计划",致力于“将数据转化为事物,将事物转化为数据。"(昆斯为该中心的资助人之一。)

尽管最近这位艺术家的工作室结构发生了戏剧性变化,但一些“昆斯观察者"却并不会感到惊讶。在《南华早报》去年春天的一篇文章中,昆斯毫不避讳地表达了他缩小工作室规模的愿望。“我肯定会留下一些员工,"他说,“但是,运营一间庞大规模的工作室这一概念,并不一定是我想维持的。"

对于一个像他这样以世俗而闻名的人,这些话似乎值得我们思考。唯一的问题是他会在这个问题上走多远。

 

文丨Tim Schneider

译丨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