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将世间万物“像素化",走进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的童心世界

分享至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Jean-Frédéric Schnyder),《小图像(J)》(kleine Bilder [J]),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J1: 18 x 24 厘米 / 7 x 9 3/8 英寸;J2: 10.5 x 8.5 厘米 / 4 1/8 x 3 3/8 英寸;J3: 12.5 x 9.5 厘米 / 5 x 3 3/4 英寸;J4: 7.5 x 11.5 厘米 / 3 x 4 5/8 英寸;J5: 19.5 x 13.5 厘米 / 7 3/4 x 5 3/8 英寸;J6: 9.5 x 11.5 厘米 / 3 3/4 x 4 5/8 英寸 © Jean-Frédéric Schnyder,本文所有图片均致谢艺术家及伊娃·培森胡柏画廊(Galerie Eva Presenhuber,苏黎世/纽约)。图片: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 Zurich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Jean-Frédéric Schnyder),《小图像(J)》(kleine Bilder [J]),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J1: 18 x 24 厘米 / 7 x 9 3/8 英寸;J2: 10.5 x 8.5 厘米 / 4 1/8 x 3 3/8 英寸;J3: 12.5 x 9.5 厘米 / 5 x 3 3/4 英寸;J4: 7.5 x 11.5 厘米 / 3 x 4 5/8 英寸;J5: 19.5 x 13.5 厘米 / 7 3/4 x 5 3/8 英寸;J6: 9.5 x 11.5 厘米 / 3 3/4 x 4 5/8 英寸 © Jean-Frédéric Schnyder,本文所有图片均致谢艺术家及伊娃·培森胡柏画廊(Galerie Eva Presenhuber,苏黎世/纽约)。图片: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 Zurich

瑞士艺术家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Jean-Frédéric Schnyder)从20世纪60年代末在波普艺术背景下开始进行实验性的创作,其作品涉及摄影、雕塑、绘画和装置等多种媒介。虽然其作品都高度概念化,但又都不尽相同。

20世纪70年代初,他创作了自己的第一批绘画,此后创作了大量的小尺幅作品。1972年,施奈德参加了第五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5),在“个人神话"(Individual Mythologies)部分展出。这件由10个文件夹组成的作品名为《从白色到紫罗兰色的1000个色阶》(Farbstufe weiß-violett in 1000 Tönen / Color level white-violet in 1000 shades)。它非常细致地探索和描绘了平凡之物,与艺术家后期作品的风格不同。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F)》,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F1: 20.5 x 25 厘米 / 8x 9 7/8 英寸;F2: 31 x 20 厘米 /12 1/8 x 7 3/4 英寸;F3: 17.5 x 13.5 厘米 / 67/8 x 5 3/8 英寸;F4: 16.5 x 13.5 厘米 / 61/2 x 5 3/8 英寸;F5: 18.5 x 11.5 厘米 / 73/8 x 4 5/8 英寸;F6: 10.5 x 9.5 厘米 / 41/8 x 3 3/4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F)》,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F1: 20.5 x 25 厘米 / 8x 9 7/8 英寸;F2: 31 x 20 厘米 /12 1/8 x 7 3/4 英寸;F3: 17.5 x 13.5 厘米 / 67/8 x 5 3/8 英寸;F4: 16.5 x 13.5 厘米 / 61/2 x 5 3/8 英寸;F5: 18.5 x 11.5 厘米 / 73/8 x 4 5/8 英寸;F6: 10.5 x 9.5 厘米 / 41/8 x 3 3/4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20世纪80年代,施奈德创作了一系列(128幅)基于伯尔尼周边风景的城市全景画,在其中他援引了很多本地艺术家的作品,比如费迪南德·霍德勒(Ferdinand Hodler),在面对人们的评论时又扮演成一位古怪滑稽的艺术家。

这种虽荒谬又暗含条理的绘画手法延续到了一系列对日常事物的描绘中,比如公共长椅、火车站候车室和高速公路立交桥。这些作品以稚拙的手法呈现了生活中显而易见的事物,通过古典的母题安排方式将平凡与不凡并置在一起。例如,一幅画中描绘了红色大卡车穿过马路,就将这样一件发生在路上的随机小事变得隽永。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X)》,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X1: 19 x 25 厘米 / 7 3/8 x 9 3/4 英寸;X2: 25 x 17 厘米 / 9 3/4 x 6 5/8英寸;X3: 21 x 31 厘米 / 8 1/4 x 121/8 英寸;X4: 12.5 x 19.5 厘米 / 5 x 7 3/4 英寸;X5: 8 x 18 厘米 / 3 1/4 x 7 1/8英寸;X6: 10.5 x 16.5 厘米 / 4 1/8 x 6 1/2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X)》,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X1: 19 x 25 厘米 / 7 3/8 x 9 3/4 英寸;X2: 25 x 17 厘米 / 9 3/4 x 6 5/8英寸;X3: 21 x 31 厘米 / 8 1/4 x 121/8 英寸;X4: 12.5 x 19.5 厘米 / 5 x 7 3/4 英寸;X5: 8 x 18 厘米 / 3 1/4 x 7 1/8英寸;X6: 10.5 x 16.5 厘米 / 4 1/8 x 6 1/2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Schnyder

施奈德复兴了外光派(plein air)的画法,他总是站在画架后面,看着自己正在画的场景。如此一来,他的作品就变成了对平凡之物的“不确定探索",同时还让人回想起手艺人重复而规则的日常。
 
为了这次展览,施奈德创作了一系列(26组)名为“小图像"(kleine Bilder / small pictures)的作品,每组作品中有6幅小画,以字母命名,比如《小图像(A)》。每小幅独立的画都放在纸板箱子里,集合在一起时又会放到另一个箱子里。这系列中所有的156幅板上油画都利用网格来绘制,让人想起像素化、低分辨率的数码图像。它们有点类似象形图,让观者能从中猜到这些熟悉的事物到底是什么。但也并非每幅画都对应一个具体的事物,有的只描绘了抽象图案。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V)》,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V1: 11 x 9.5 厘米 / 4 3/8 x 3 3/4 英寸;V2: 12.5 x 11 厘米 / 5 x 4 3/8 英寸;V3: 16 x 16 厘米 / 6 1/4 x 6 1/4 英寸;V4: 11 x 32 厘米 / 4 1/4 x 12 1/2 英寸;V5: 17 x 25 厘米 / 6 5/8 x 9 3/4 英寸;V6: 19 x 25 厘米 / 7 3/8 x 9 3/4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V)》,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V1: 11 x 9.5 厘米 / 4 3/8 x 3 3/4 英寸;V2: 12.5 x 11 厘米 / 5 x 4 3/8 英寸;V3: 16 x 16 厘米 / 6 1/4 x 6 1/4 英寸;V4: 11 x 32 厘米 / 4 1/4 x 12 1/2 英寸;V5: 17 x 25 厘米 / 6 5/8 x 9 3/4 英寸;V6: 19 x 25 厘米 / 7 3/8 x 9 3/4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花卉、日落、传统的瑞士房屋和室内装饰是施奈德视觉语汇的长期特征。在他的早期作品中,这些建筑母题大多是以充满艺术史意味的现实主义风格绘制的。而本次展览中的花卉题材绘画则是一种明显的“自我引用"行为,对应他在上世纪90年代画的花卉,将90年代新兴的数字世界与绘画的模拟世界巧妙地联系在一起。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D)》,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D1: 10.5 x 7.5 厘米 / 4 1/8 x 3 英寸;D2: 11 x 8 厘米 / 4 1/4 x 3 1/8 英寸;D3: 11.5 x 8.5 厘米 / 4 5/8 x 3 1/4 英寸;D4: 9.5 x 20.5 厘米 / 3 3/4 x 8 1/8 英寸;D5: 14 x 20 厘米 / 5 1/2 x 7 7/8 英寸;D6: 22.5 x 20.5 厘米 / 8 7/8 x 8 1/8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D)》,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D1: 10.5 x 7.5 厘米 / 4 1/8 x 3 英寸;D2: 11 x 8 厘米 / 4 1/4 x 3 1/8 英寸;D3: 11.5 x 8.5 厘米 / 4 5/8 x 3 1/4 英寸;D4: 9.5 x 20.5 厘米 / 3 3/4 x 8 1/8 英寸;D5: 14 x 20 厘米 / 5 1/2 x 7 7/8 英寸;D6: 22.5 x 20.5 厘米 / 8 7/8 x 8 1/8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由香蕉包装盒制成的雕塑与画作一同展出:对摩天大楼的建筑学研究、小房子、多个教堂的集合,以及抽象的城市景观。雕塑《CHIQUITA》同样由盒子制成,由附属的支架固定,上面有类似宝石的东西。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CHIQUITA》,2012 – 2014,香蕉包装盒、订书钉,6.5 x 29 x 23 厘米 / 2 1/2 x 11 3/8 x 9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CHIQUITA》,2012 – 2014,香蕉包装盒、订书钉,6.5 x 29 x 23 厘米 / 2 1/2 x 11 3/8 x 9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这座摩天大楼的雕塑也是一次“自我引用",对应的是施奈德在1971年创作的《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那件作品是用乐高积木和口香糖做成的建筑模型。如今,施奈德以香蕉包装盒代替乐高,用的是日常物的容器,而非里面的东西本身。通过把这些像素风的绘画(它们也可以看成是一个个最小单位的、承载颜色的容器)与包装盒雕塑并置,施奈德强调了容器与被承载物之间的关系。

640-8 640-9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请勿抛落或倒置》(DO NOT DROP OR TURN UPSIDE DOWN)、《法律禁止重复使用此盒子(A型/B型)》(REUSE OF THIS BOX IS PROHIBITED - BY LAW [Typ A / Typ B])、《小心处理》(HANDLE WITH CARE)、《请保持在58°F或14°C》(KEEP AT 58°F OR 14°C),2012,香蕉包装盒、纸板、胶带。摩天大楼氛分为3个部分,360 x 67.5 x 67.5 厘米 / 141 3/4 x 26 5/8x 26 5/8 英寸;100个大盒子,每个14.5 x 20 x 20 厘米 / 5 3/4 x 7 7/8 x7 7/8 英寸;144个小盒子,每个8 x 10 x 10 厘米 / 3 1/8 x 3 7/8 x3 7/8 英寸;24块残片,每块16 x 12.5 x 52.5 厘米 / 6 1/4 x 4 7/8 x 20 5/8 英寸;12座教堂,尺寸可变。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请勿抛落或倒置》(DO NOT DROP OR TURN UPSIDE DOWN)、《法律禁止重复使用此盒子(A型/B型)》(REUSE OF THIS BOX IS PROHIBITED – BY LAW [Typ A / Typ B])、《小心处理》(HANDLE WITH CARE)、《请保持在58°F或14°C》(KEEP AT 58°F OR 14°C),2012,香蕉包装盒、纸板、胶带。摩天大楼氛分为3个部分,360 x 67.5 x 67.5 厘米 / 141 3/4 x 26 5/8x 26 5/8 英寸;100个大盒子,每个14.5 x 20 x 20 厘米 / 5 3/4 x 7 7/8 x7 7/8 英寸;144个小盒子,每个8 x 10 x 10 厘米 / 3 1/8 x 3 7/8 x3 7/8 英寸;24块残片,每块16 x 12.5 x 52.5 厘米 / 6 1/4 x 4 7/8 x 20 5/8 英寸;12座教堂,尺寸可变。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施奈德试图把所有这些作品放进一个形象的系统中,就像前面提到按字母顺序从A排到Z 的“小图像"系列,就是在一种简化的像素秩序中涵盖了所有构成其作品的元素。另外有第27组作品,名为《小图像(A-Z的附录)》,它使整个字母系统完整,同时又减少了一些荒诞感。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A-Z的附录)》,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A – Z I: 14 x 19 厘米 / 5 3/8 x 7 1/2 英寸;A – Z II: 15 x 10 厘米 / 6 x 4 英寸;A – Z III: 21.5 x 23 厘米 / 8 1/2 x 9 1/8 英寸;A – Z IV: 15.5 x 15 厘米 / 6 x 5 7/8 英寸;A – Z V: 19.5 x 13 厘米 / 7 5/8 x 5 英寸;A – Z VI: 24.5 x 18.5 厘米 / 9 3/4 x 7 3/8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小图像(A-Z的附录)》,2015 – 2019,胶合板上油画,带框,6部分。A – Z I: 14 x 19 厘米 / 5 3/8 x 7 1/2 英寸;A – Z II: 15 x 10 厘米 / 6 x 4 英寸;A – Z III: 21.5 x 23 厘米 / 8 1/2 x 9 1/8 英寸;A – Z IV: 15.5 x 15 厘米 / 6 x 5 7/8 英寸;A – Z V: 19.5 x 13 厘米 / 7 5/8 x 5 英寸;A – Z VI: 24.5 x 18.5 厘米 / 9 3/4 x 7 3/8 英寸。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在《小图像(A-Z的附录)》中使用的材料都来自“小图像"系列中原本的26组作品。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图像(A-Z的附录)》是“小图像"系列中除它自身之外所有作品的融合。这组作品是唯一没有用像素化风格呈现的,极具表现力的颜色用刮刀涂抹而成,它们“打破"了这个秩序井然的系统。
 
展览的最后是一件名为《门卫》(Hüter der Schwelle / Keeper of the threshold)的装置作品,它也是用水果盒制作的。这个装置包含了22个内置灯具的部分,充斥了整个空间。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门卫 1-22》(Hüter der Schwelle 1–22),2012 – 2014,纸板、纸、钢、醋酸箔、电力装置、LED灯,22个部分,尺寸可变。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门卫 1-22》(Hüter der Schwelle 1–22),2012 – 2014,纸板、纸、钢、醋酸箔、电力装置、LED灯,22个部分,尺寸可变。图片:© Jean-Frédéric Schnyder

640-13 640-14 640-15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

“让-费雷德里克·施奈德"展览现场,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空间,2019。图片: © Jean-Frédéric Schny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