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Ins网红、女权题材、波普漫画、买得起的价格:看这家画廊如何吸引年轻藏家

分享至
艺术家玛丽亚·卡马尔。图片:by Eddie O'Keefe

艺术家玛丽亚·卡马尔。图片:by Eddie O'Keefe

艺术家玛丽亚·卡马尔(Maria Qamar)的首场个展“Fraaaandship"的标题来自南亚男士中流行的搭讪用语。加拿大籍巴基斯坦艺术家因其带有女性色彩、受流行艺术影响的德西 (Desi,意为“民族"或“祖国",是南亚族裔人士使用及称呼自己的一个名词文化片段)在Instagram上引起了轰动。她发现自己同情其他女性,并与她们建立了联系,在网上谈论男人如何滥用“兄弟情谊"的建议作为性的委婉说法。

是的,卡马尔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的关注——她的Instagram账号@hatecopy(暗指她有多么不喜欢自己的第一份广告文案工作)有18.2万名粉丝,她可以让别人帮她筛选信息。纽约艺术经纪人理查德·泰丁格(Richard Taittinger)直接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当我们发现玛丽亚作品时,我们想知道如何接近她,"泰廷格告诉artnet新闻。“通常,作为画廊,通常会用传统的方式来开始讨论,"他说,但“你猜怎么着?联系她最好的方式就是在Instagram上给她发个信息!画廊必须进入21世纪。"

泰廷格的画廊已经成立5年,希望通过展示像卡马尔这样精通社交媒体的艺术家来吸引更年轻的观众。“画廊不应该等着人们来找我们,"他说。“我们应该更主动地通过使用新一代的语言来吸引他们。"

起初,住在多伦多的卡马尔对泰廷格并不熟悉。但他的画廊位于她最喜欢的纽约下东区(Lower East Side)。更重要的是,她一直等待与一位艺术经纪人合作。

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

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艺术圈局外人

早在2015年,卡马尔就开始发展自己的风格,她在一张简单的衬纸上画了一个女人,泪流满面地承认“我把烤肉弄糊了"。她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这幅作品,配文是“如果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模仿印度肥皂剧会怎么样?"

她一直画着宝莱坞的美丽女人,画着卡通泡泡,用一种似乎立即引起共鸣的方式,讲述着21世纪德西生活的磨难。

卡马尔回忆道,“实际上,我并不知道我的作品会引发共鸣,也不知道它会备受欢迎,因为我认为我所画的一切只是我觉得有趣的东西。然后,我就开始接到来自餐馆和不同人群的邀请。"

玛丽亚·卡马尔手捧自己的书《Trust No Aunty》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的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

玛丽亚·卡马尔手捧自己的书《Trust No Aunty》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的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上。图片:by Happy Monday

随着粉丝量的增长,卡马尔被邀请为印度名厨Floyd Cardoz在纽约开设孟买面包吧(Bombay Bread Bar)和《明迪烦事多》片场的创作作品。《明迪烦事多》(The Mindy Project)是由印度裔美国演员兼作家明蒂·卡灵(Mindy Kaling)创作的电视剧。

在收到泰廷格来信之前,卡马尔还在为举办艺术展自己找地点、安装作品。“那是一个完美的时刻。我当时正处于职业生涯的一个阶段,我真的只想画画,然后把作品做完,"卡马尔说,“这是一个很难进入的行业,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上过艺术学校的人来说、在这个领域没有任何人脉的话。似乎不可能进入到这个空间。"

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

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现场图,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图片:by Happy Monday

普遍与特殊

Jenna Ferrey用卡马尔的Instagram首次向泰廷格介绍了这些色彩斑斓、风趣幽默的作陪。尽管他们特别提到了千禧一代女性的南亚移民经历,但卡马尔的作品主题同样具普遍性。

例如,以卡马尔巨型充气容器lota为例,这是一种通常放在南亚家庭厕所旁边的容器,用于清洁卫生。这座雕塑坐落在画廊的一个角落,上面刻着这样的文字:“倒霉的事情发生了。"

同时,在画廊助理通常坐的桌子旁,有萨摩亚形状的豆袋椅,邀请画廊的参观者坐下来放松放松。

Ferrey说:“人们必须做一些工作来理解它,我觉得这太棒。从交集女权主义的观点来看,花时间在他们自己的空间里认识一个人是很重要的。"

玛丽亚·卡马尔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的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

玛丽亚·卡马尔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的展览“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上。图片:by Happy Monday

将德西文化带入主流世界

从很小时候起,艺术就成为卡马尔表达她在家庭传统和她在北美生活之间挣扎的一种方式。“对我来说,漫画是一种交流的方式,"她说。“这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写日记,但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画在了画板上。"

由于她的父母严格反对她对艺术的兴趣,情况变得复杂起来。“我不被允许选修艺术史。我不被允许从事任何与艺术有关的工作,仅此而已。如果课程表上有艺术课,我父母会坚持让学校把它从我的课程中删除!"

卡玛尔的大部分观众都能体会到,在一个严格的南亚家庭中长大所面临的挑战,父母的标准不可能达到,各路阿姨对她品头品足,并警告她不要因为穿着不得体而感到羞耻。

卡马尔说:“我们有10亿人口。我们的文化应该在这里被更多地人所了解。"

同时,她希望这部作品能与她所在社区之外的人产生共鸣。她说:“这些都是我在生活中经历过的阻碍。但我们不都因为与众不同而受到欺负或指责吗?我们没有那么不同——我们在为妇女和有色人种妇女的基本人权而奋斗。"

 

640-12

夏日飞扬

本月早些时候,卡马尔的展览在街区外拉开帷幕。在拥挤的人群中,有Hassan Minaj和Rajiv Surendra的身影。Gnapoor在2004年的热门单曲《贱女孩》(Mean Girls)中说道。

泰廷格表示:“每个人都告诉我们,8月份没有空缺。但夏天是发现新艺术家的好时机!"

销售一直很火爆。大部分作品都是大型丙烯和水墨画在画布上或木板上的乙烯基和LED作品,价格从3000美元到15000美元不等。限量版售价500美元,展览上还有35美元的t恤和45美元的海报。至少过去是这样。

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开幕的“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

在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开幕的“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展览。图片:by Happy Monday

“现在所有的票都卖完了!"泰廷格在我周一拜访时提到了这些T恤和海报,并承诺第二天会有新货上市。他表示:“我们的想法是,人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获得部分作品。在纽约的许多画廊,你需要花至少1万美元才能买到一件艺术品,这是无稽之谈。如果你想吸引年轻的藏家,你必须有他们买得起的作品(大部分画作已售出)。"

这也反映了卡马尔的首要任务:“我想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我的作品,不管你是一个对原创绘画感兴趣的藏家,还是一个想向朋友炫耀自己对作品热爱的学生。"

更多展览作品如下:

玛丽亚·卡马尔,《A Good Artist》,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A Good Artist》,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From Another Bibi》,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From Another Bibi》,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1》,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1》,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Hot Chai》,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Hot Chai》,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2》,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2》,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Bad Influence》,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Bad Influence》,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3》,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Didi 3》,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Aurat》,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Aurat》,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Hai Rabba!》,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玛丽亚·卡马尔,《Hai Rabba!》,2019。图片:Courtesy of Richard Taittinger Gallery, New York

纽约理查德·泰廷格画廊“玛丽亚·卡马尔:Fraaaandship"展览

地址:纽约154 Ludlow街道

展期:2019年8月1日至10月6日

 

译 | 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