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火了之后就分手,就连KAWS也逃不过这个魔咒?

分享至
KAWS在翠贝卡舞会(Tribeca Ball)上。图片:Joe Schildhorn拍摄,由BFA提供

KAWS在翠贝卡舞会(Tribeca Ball)上。图片:Joe Schildhorn拍摄,由BFA提供 

“涂鸦艺术家转型为艺术市场宠儿"的KAWS已与长期合作的贝浩登画廊分道扬镳,将由在纽约和伦敦都有空间的Skarstedt画廊独家代理。去年11月,KAWS已经在Skarstedt的纽约空间举办了他的首场展览。

“我们代理KAWS已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并期待这样合作能够继续,"Skarstedt画廊总监Alison Ward告诉artnet新闻。这家画廊也代理了其他的重量级艺术家,包括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和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虽然不是独家代理)。这家画廊将在今年10月在其伦敦空间展出KAWS的作品。

贝浩登在纽约、巴黎、东京、首尔和上海都设有空间。自2008年以来,贝浩登一直与KAWS合作,画廊与艺术家一同成长,成为了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力量。贝浩登与KAWS之间最初的“牵线人"是说唱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他与音乐制作人Swizz Beatz都是KAWS的主要支持者。

artnet新闻主编曾与Swizz Beatz进行过以下对话👇

“收藏有嘻哈"系列②:艺术圈能从音乐行业中学到什么?

“收藏有嘻哈"系列③:艺术界的转型即将来临…

“我们为这11年来与KAWS的合作感到非常自豪,"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对最先报道 “两人分手" 的媒体表示,“考虑到面临的所有压力,这次合作已经结束。无论如何,如果他的职业生涯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我们会很开心,但愿他一切顺利。"

KAWS在台北的装置作品。图片:© All Rights Reserved

KAWS在台北的装置作品。图片:© All Rights Reserved

KAWS本名Brian Donnelly,近年来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现象,他的作品既有限量版玩具,也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画作,同时还与迪奥(Dior)和优衣库(UNIQLO)等品牌建立了利润丰厚的合作关系(前段时间, KAWS与优衣库联名的商品在中国发售,引发了不小的骚乱)。

阅读关于拍卖的相关新闻👇

KAWS溢价15倍,破亿独霸香港春拍,Instagram回应“想不到"!

今年4月,这位艺术家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创下了1480万美元的拍卖新纪录——这个价格几乎是最低估价的20倍,也是他此前最高拍卖纪录的5倍多。这位艺术家还在为他在纽约的首次博物馆个展做准备,预计2021年在布鲁克林博物馆举行。目前,“KAWS: Alone Again"正在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troit)展出,展览将持续到8月4日。

WechatIMG5952

在近期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贝浩登承认,他预计KAWS可能会离开。“我觉得他可能不会和我们合作更长时间,"他说,并指出他们在一起创造的成功“可能不足以让他留在我的名单上"。Skarstedt在纽约和伦敦都有空间,但在亚洲没有,而事实证明,KAWS在亚洲非常受欢迎。

artnet新闻主编曾与艾曼纽·贝浩登进行过以下对话👇

艾曼纽·贝浩登:一个非典型派对男孩、艺术青年的“发家史"

对话贝浩登(下):如何缔造出村上隆、KAWS这样的现象级文化?

Skarstedt画廊是“相对新晋的KAWS崇拜者",专注于KAWS的藏家阿尔贝托·穆格拉比(Alberto Mugrabi)花了一年时间说服画廊,他们才同意与这位艺术家合作。画廊主Per Skarstedt年初曾告诉artnet新闻:“我们总是喜欢在签下一位新艺术家之前做足功课。"

 

文丨Sarah Cascone

译丨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