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霍比特人、巫师甚至咕噜…我们潜入了《指环王》殿堂级主题派对

分享至
沿街而站,挤满了前来参加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沿街而站,挤满了前来参加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派对的人们。照片:鸣谢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近日,纽约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门口张贴了一条启事:“除却派别事务相关人士,闲人免入"。据悉,这场派对是为庆祝该博物馆正在进行中的J. R. R. 托尔金的展览“托尔金:中土世界的缔造者"(Tolkien: Maker of Middle-earth)而设。该展览主要展示了这位作家和语言学家的《指环王》系列作品与写作技艺,以及围绕其所创造的中土世界等所展开的其他魔幻故事。

这场活动是一次“期待已久的宴会",以致敬托尔金《指环王》三部曲第一部《护戒使者》的第一章的题目“期待已久的宴会"。在其开篇章节中,托尔金描写了比尔博·巴金斯为庆祝他的第111个生日而举行的大型狂欢。

不过,这次摩根图书馆的变装派对甚至比比尔博的派对阵状更大。本次宴会一共邀请了685名宾客。而正如书中比尔博的聚会一样,这场派对的参会者同样来自五湖四海:他们有的从加利福利亚,有的从科罗拉多飞来,更远的甚至还有从委内瑞拉赶过来的宾客。

客人们在博物馆方面重现的夏尔国著名的“派对树"下起舞。在《指环王》中,比尔博正是在“派对树"下发表了他的演讲,并随之消失在夜幕之中。此次派对,宾客中有许多人扮装成霍比特人,以及小矮人、巫师和精灵等等。我们甚至还在人群中发现了咕噜。

一位宾客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一位宾客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的派对中扮演了凯兰崔尔。照片:致谢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其实,这场派对并非“中土世界的居民们"第一次长途跋涉来到这家博物馆。在本次展览的开幕日,“曾有几位巫师来到这里",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的通讯部主管Noreen Khalid Amad告诉我们,“在存包处,他们还被要求检查了他们的魔法杖。"

此次售罄庆典的门票价格从35美元到100美元不等,服务项目涵盖了正常运营时间以外的观展体验、霍比特人主题的酒精饮料以及孤独山川乐队的现场音乐表演。以下是一些赴会宾客对此次展览的评价、他们对《指环王》的热爱,以及他们为此次变装所付出的大量手工工艺准备。

Lisa Harwell、Nick Eliopulos

Andrew Eliopulos

Lisa Harwell、Nick Eliopulos和Andrew Eliopulos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Lisa Harwell、Nick Eliopulos和Andrew Eliopulos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你这双扮成霍比特人的脚好神奇。它们是你亲手制作的吗?

Nick:我们在网上浏览了制作它们的教程。于是,我们去买了塑料双足,将它们剪下来粘在我们本打算扔掉的旧鞋上。

Andrew:不,我可是特意买的鞋子!

Nick:嗯,但你的鞋子当时不是正在打折嘛。

看起来,你有双霍比特人的脚和一对精灵的耳朵。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这么设计?

Nick:其实,关于霍比特人的耳朵到底应该有多尖一直以来都存在些争论。于是,我们就做了一番研究。我头上的这对耳朵实际上是有人放在纽约州北部的文艺复兴展会上出售的。如果你对他们说,“我希望扮成一个霍比特人",他们便会卖给你这个。

Lisa:我们都曾读过托尔金的一句话:霍比特人的耳朵尖尖的,但并不像精灵的耳朵尖得那样明显。这样看来我的耳朵的确太尖了!

你们从哪儿来?

Nick:我们俩来自纽约,而她来自佐治亚。她是专门为了这个派对飞过来的。

Lisa:我们仨从1月开始计划这件事。他俩分别是我的儿子和女婿。

Andrew:多年前,  正是她把我塑造成了《指环王》的粉丝。所以这次的派对就成为了关乎整个家族的盛事。

Nick:我的朋友Zack也在这里。我俩曾一起写过一个中级幻想系列《冒险家协会》(The Adventures Guild),风格很像《龙与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

Kailey Bennett和Benton Bennett

Kailey Bennett 和 Benton Bennett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Kailey Bennett 和 Benton Bennett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你是装扮成咕噜参加派对的吗?

Benton:(以咕噜的声音)对啊,还是咕噜穿着晚礼服的样子!

Kailey:而我是受到戒指诱惑时的黑化版凯兰崔尔。不过,我已经拿到了戒指!

喔,现在我们拥有了一个黑暗女王!你是怎么把这些服装组合穿搭在一起的?

Kailey :我为此已经筹备了好几个月。我首先拿了一条连衣裙,然后用圆形贴纸和银色颜料将其覆盖和重新定型,使裙身质地看起来像是被锤打后的金属。最后,我还给这件贴身穿的基本款裙子染了色,然后在外边套了一件我丈夫缝制的斗篷。此外,我还将假发微微烫卷了一些。

Benton:我的行头就很容易解决。我身上的大多数服装都归我自己所有。我们之前也做过很多cosplay,但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假肢和秃头盖帽。所以,今天上午我们真的玩得很开心!

你们从哪里来?

Benton:康涅狄格州的布鲁斯特。我们是坐火车来的,直达纽约中央火车站。一路上有很多人给我们拍照,我们也看到了许多疑惑的目光。

Kailey:很多人说,“嗯嗯,我们现在确实是在纽约市。"

Sandra Unger、Robin、Craig Stanfeld、

Sharon Stanfeld 和Joanne Shaver

Craig Stanfeld,Robin,Sandra Unger,Joanne Shaver和Sharon Stanfeld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Craig Stanfeld,Robin,Sandra Unger,Joanne Shaver和Sharon Stanfeld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我们这里还有哪些人呢?

Sandra: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霍比特人,而我扮演的是凯兰催尔,他则是一名米那斯提力斯的守卫。

Robin:我是来自布理的一位女子!

Sandra:我们还是在七十年代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托尔金奖学金基金会相遇的。

Craig:我们每周都会聚上一聚,演唱托尔金的歌曲,一起玩玩和托尔金相关的游戏。

那么,你们现在都住在哪里?

Sandra:我们在新泽西州。

Sharon:我们来自波士顿。

你们看起来都好棒。你们是怎么做出这些霍比特人的脚的?

Joanne:哈哈,说起来这可是我永远的耻辱,因为这双假脚其实来自亚马逊。

Sandra:不过,大约40年前,我手工缝制了这件斗篷,以备参加图书馆举行的托尔金相关活动。而现在,这件斗篷看起来是那么旧,像是饱经风霜,但它却又如此符合时宜。

Tim “Timdalf"Fisher 

Tim“Timdalf

Tim“Timdalf"Fisher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嗨,甘道夫!你从哪里来?

我来自纽约的Valley Cottage,靠近Nyack。

你在今天的服装上花费了多少时间?

大约15年,自电影问世以来,我就一直在做这个。在他们结合现场音乐会制作电影时,我曾站在广播城市音乐厅(Radio City Music Hall)足足两小时。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读《指环王》系列的?

大约在1965年,在电影问世很久以前。不过,那时我并未对书留下深刻印象。是电影让我对《指环王》真正产生了兴趣。在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托尔金笔下的世界要比表面看上去的一切复杂得多。

你是如何看待这个展览呢?

亲身、亲眼,如此近距离地见识这些展品还真是一种让人难忘的体验。

Samantha McQuade

Samantha McQuade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Samantha McQuade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我喜欢你这套服装。

实际上,它只是一套叫不上名字的精灵服。

但你有阿尔玟呀。

不,这其实是一个看起来和阿尔玟相似的吊坠!我是在Etsy买的。我让店家将珍珠替换成了一块月光石。

你从哪里来?

加州,圣何塞地区。我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纯粹为了这场展览。

你在哪里买到的服装呢?

我自己手工缝的,陆陆续续花了大约一年时间。我在展览开幕的很久之前就开始缝了。

所以,你一直在等待你可以穿上这件衣服的场合是吗?

我现在不就这么做了嘛。如今正有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可以穿上它,而且还不会招致太多人的白眼。这可真是棒极了。

Colton Opyd和Dan Opyd

Colton Opyd和Dan Opyd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Colton Opyd和Dan Opyd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你是怎样对《指环王》产生兴趣的?

Dan:我高中时第一次读到这些书。之后,我就把它们读给我的孩子们听。这是我最年长的一个孩子,在他8岁的时候我就把《霍比特人》读给他听。从那以后,他便成为了托尔金的粉丝。

你现在几岁了?

Colton:我17岁。

Dan:我们这次的旅行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

生日快乐。你们从哪儿来?

Dan: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

你们是怎么筹备这次的服装的?

Dan:我们扮演的是夏尔的霍比特人,但你看他已经穿上了旅行用的行头。因为,在他的身上还留存着一些图克族的血脉,所以,在某些时候,他就必须开始远足云游。

Colton:这些衣服主要是我们从旧货店里淘到的东西。

Dan:我们的衬衫是从亚马逊买的。而这件背心是我叔叔50年前的衣服。我的妻子则帮我们改短了裤子。

Ward Archibald和Sarah McCully

Ward Archibald和 Sarah McCully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Ward Archibald和 Sarah McCully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你成为托尔金迷多久时间了?

Sarah:我觉得对我们俩来说,这像是持续了整个人生的事。在我三岁左右的时候,我的妈妈就把《霍比特人》读给我听啦。

你们来自哪里?

Sarah:我住在伊萨卡。我是在Instagram的赠票活动中得到了这次活动的门票。所以,这似乎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Ward:我住在布鲁克林。

你们是在刻意打扮成霍比特人中的某个特定角色吗?

Sarah:我是小玫·卡顿。

Ward:我会像山姆一样去比赛,但是我的发型则属于佛罗多。

Sarah:不幸的是,即便标榜着自己是一个很酷的人,我这身行头的许多组件其实是挺久之前淘到的东西。我曾去过很多文艺复兴的主题节日! 此外,我们服装上剩下的一些元素则是由我们两人组合拼凑而成的。

Ward:我们还曾网购了一些东西。我本来缺少一双拖鞋。而她正好有。我们现在穿的就是她在公寓里最爱穿的拖鞋。

Jackie Vecchitto

Jackie Becchitto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Jackie Becchitto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吉姆利,你的斧头去哪儿啦?

这场展会不允许带斧头!所以它正躺在我的公寓里呢。

你自己做的那个头盔了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是用泡沫做的。为此,我花费了比我想象中更长的时间,它一共花去了大约两周我的空闲时间。我有使用X-Acto刀的经验,但制作这个头盔仍然比我原想预留的时间要费时得多。我其实一直想买一个吉姆利的头盔,但所有复制品的价格都太过昂贵。

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全身散发着艺术家气质?

我是企鹅兰登书屋的平面设计师。

你从何时起迷上了托尔金?

我念高中时读完了《霍比特人》和《指环王》三部曲。与此同时,这个系列的电影也是我高中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也就读了它们大概一百次吧。我甚至能读懂大部分的矮人符文!

Stella Feldscheh

Stella Feldscheh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

Stella Feldscheh在摩根博物馆与图书馆展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of Middle-earth)的派对上。摄影:Sarah Cascone

你是自己做的今天这套服装吗?

是的,我自己做的。我喜欢莱戈拉斯这一角色。

那你一共花了多长时间?

几个月吧。其实我还没有彻底做完, 我还在做屏幕校准。最开始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派对。

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一名《指环王》粉丝的?

其实是最近。我这个夏天读完了书,然后我看了电影。

你现在几年级?

我在十年级。我和妈妈一起来的,我们住在皇后区。

你为什么选择打扮成莱戈拉斯呢?

我热衷于他与吉姆利的友谊。此外,莱戈拉斯虽然是团队中的一员,他却同时也拥有自己很独立的一部分。我喜欢他这一点。

 

位于纽约麦迪逊大街224号的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正在展陈“托尔金:中土缔造者"(Tolkien: Maker of Middle-earth),展览时间为2019年1月25日至5月12日。

 

文丨Sarah Cascone

译丨Phyllis Z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