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忽略市场运营,可以全面的认识一位艺术家吗?

分享至
Mark Grotjahn。图片:Stefanie Keenan/GettyImages for Blum & Poe

Mark Grotjahn。图片:Stefanie Keenan/Getty Images for Blum & Poe

难以忽视的后果

本周的最后一个时间,简单的说说过去7天里媒体热议的话题:Robin Pogrebin关于Mark Grotjahn的文章——或者更准确的说,关于他对自己市场操作、而不是创作的文章。

文章发表后一天,Jerry Saltz(而不是其他的评论家)出人意料的指出,Pogrebin的消息源有不少是那些希望将Grotjahn奉为起死回生的救世主的金融届人士。几天之后,Art Market Monitor的Marion Maneker在邮件新闻当中指出,这样片面的批评市场运作而忽视艺术家创作的做法是不对的。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一轮轮的论战……

我想讨论的是那句所有人都在议论的话,大家就好像防止过度肥胖的婴儿而高高举起冰激凌的父母一样,把这句话给推倒了最显眼的位置:“虽然很多艺术家引火自焚,但是艺术专家们说,Grotjahn会一直燃烧下去,因为他有着货真价实的天赋。"

长话短说,我觉得这个说法也许是对的……但是并非因为这些专家们所说的“天赋"。在我看来,这恰恰是这次讨论的关键。

就像史蒂芬·金曾说过的,天赋——更准确的说,创造性——一文不值。艺术圈没人想听到这样的话,但这是真相。在业内取得成功需要的是一套完全不一样的技能,至少,你也要偶然的从外部得到帮助。

从管理你的创作和作品供应,到编织关于你创作的诱人叙事,到努力去搞好人际关系,直到“成为洛杉矶艺术圈的资深业内人士",就像Pogrebin所说的Grotjahn一样,这些都是天赋的表现。只不过这是经营的天赋而不是艺术性的天赋。

虽然有一些例外,但是创作与经营往往需要一位艺术家需要两方面的能力。对,作品一定要好——至少足够好。但是,创作者也要足够好——或者至少愿意听从其他能人的意见——可以在艺术产业这个独特的社会和经济生态系统当中游刃有余。这需要结合审美、经济、人际关系的管理,融会贯通。

一些很多在创意层面上远不如Grotjahn的艺术家有着更好的市场和曝光率,这就是证明,在商业成就方面,市场方面的天赋要显得更加重要。记住:这不是一个精英社会。Pogrebin的文章——极其激发的反应——是在提醒我们,在2017年,如果我们在研究创作的时候忽略了市场运营,就不可能全面的认识一位艺术家。

苏富比5月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专场。图片:CourtesySotheby's

苏富比5月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专场。图片:CourtesySotheby's

 

目标收购模式

周二,苏富比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政报告,CEO泰德·史密斯用“扎实"一词来为期做出注解。我的同事Colin Gleadell对数据的细致分析显示,这些数据既可以支持拍卖行的说法,也可以对其进行驳斥。但是其中的一组数据显示,即便金融市场对于近期的数字缺乏兴趣,苏富比近期在一些关键领域的表现还是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宏观来说,相比2016年第二季度,苏富比总体的拍卖业务收入下降了2%,总额24.1亿美元……但是相比同期他们的私洽销售上升了34%,总额有3.34亿美元。此消彼长。

同样,拍卖行的库存销售从1200万美元暴涨到9100万美元——上涨760%。但是考虑“库存"往往意味着“苏富比在拍卖上无法以担保价出售而自己买下的拍品",很难说这个数字是否是什么傲人的业绩。

让我们关注一下细节,想想苏富比最近占据头条的那些内容。拍卖行Form 10-Q第36页首次出现了关于他们2016年收购Art Agency, Partners的金融数据——有了这些被验证的数据,这笔交易的战略价值就显现了出来。

简单回忆一下,苏富比-AAP的这桩交易据说价值5000万美元,据说如果AAP可以帮助自己的新东家在5年时间里达到各种预期目标的话(数字未明)还可以得到另外一笔价值3500万美元的分红。

Amy Cappellazzo。图片:©PatrickMcMullan. Photo Sean Zanni/PMC

Amy Cappellazzo。图片:©PatrickMcMullan. Photo Sean Zanni/PMC

拍卖行最新的10-Q显示,Amy Cappellazzo、Allan Schwartzman以及Adam Chinn不仅仅不费吹灰之力的完成了这些指标,更是在第一年的年末就已经完成了这些预期。

如果金融属于会让你多巴胺分泌激增的话,以下这段节选也许会让你兴奋不已:

截止2016年12月31日,(苏富比)与AAP收入相关的3500万美元奖励协议开销,证明了(AAP总财务)目标已经在首年度以增加当代艺术收藏市场份额、拍卖佣金比例增加的方式实现。协议的3500万美元分红将在2017年至2020年期间以连续4年、每年首季度875万美元的方式支付。

我们现在依然不知道这些目标究竟是什么,苏富比也没有说明作为顾问部门的“AAP所带来的收入增长数字",更不要说具体的日期了。

但是,不管这些目标究竟如何,苏富比达到这些目标的时间远远快于自己内部的预期。这是否意味着AAP真的是对生意大有帮助、或者只是拍卖行的预期目标太低,AAP第一年就得到了3500万美元的红利,这证明苏富比在进行收购的那个时候是多么急需市场专家。

这就是本期的内容。记住:知道的越多,并不代表你会发现你喜欢的那些东西。

 

文:Tim Schneider

译:Joe Zhu

编: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