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这是真的,Facebook河蟹了一件旧石器时代的雕塑,理由是:裸体

分享至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于2017年4月18日在加州圣何塞举行的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上的主题演讲。图片:by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于2017年4月18日在加州圣何塞举行的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上的主题演讲。图片:by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上周二,Facebook在12月末禁止了一个意大利用户的个人发帖,原帖里有一张图,是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Venus of Willendorf),艺术史上最古老的、最著名的对于赤裸女体形式的描绘之一。这个小小的石灰岩雕塑来自旧石器时代,并且自1908年起成为维也纳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镇馆收藏,当时,由该博物馆的考古学家们带领的团队在维伦多尔夫小镇附近的一次挖掘中发现了这个作品。

第二天,该博物馆猛烈抨击了Facebook,他们发布了一份官方声明,其中写道,“一个考古文物,尤其是像这样一个标志性作品,不应该由于“裸体"而被Facebook取缔,任何艺术作品都不应该承受这个结果。"

到了周四,这个社交媒体巨头的一个发言人为这个小插曲道歉,并表示他们的禁止裸体社区守则里包含一条“雕塑例外,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帖子应该被通过。"

但要宣判就此结案无疑比你的约会对象第一次因为你讲的某个笑话而笑出来、你就跟人家说“我爱你"还要草率。

如其他人所指出,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只是在过去几年里一长串的、被Facebook所禁止的千真万确的艺术作品中的一件。Facebook现在正面临着一桩由幼儿园教师Frédéric Durand-Baïssas的诉讼案,此人声称2012年,在他发布了一张古斯塔夫·库尔贝《世界的起源》(Gustave Courbet,The Origin of the World,1866)后,Facebook错误地删除了他的账号。

Facebook的艺术审查纷争简史里,还包括它禁止了葛哈·李希特(Gerhard Richter)描绘正在下台阶的裸女的模糊图像,艾芙琳·阿克塞尔(Evelyne Axell)描绘女人舔冰淇淋的波普艺术画作,以及丹麦现代主义雕塑家爱德华·艾瑞克森(Edvard Eriksen)被人钟爱的、超过100岁的公共雕塑小美人鱼。

如果要替Facebook说句公道话,那就是他们之所以做出这些弄巧成拙的行为,是因为他们的内容政策十分模糊,而在种种混乱和危险期间,作为回应,这个平台已经对它的指导方针进行了无数次修改。这里有一个文本,是Facebook在2018年3月2日更新的关于审查艺术作品中出现裸体的社区准则:

我们也允许描绘裸体的画作、雕塑和其他艺术形式的照片。数码创作的展示性行为的内容受到限制,除非这些内容被发布是出于教育、幽默或讽刺目的。直接展示性交的图片是被禁止的。对性行为生动的细节描写也可能会被移除。

那为什么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触犯了门洛帕克的黑客规则呢(注:门洛帕克是Facebook总部所在地)?

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Venus of Willendorf)。图片:致谢Getty Images/ Metro.co.uk

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Venus of Willendorf)。图片:致谢Getty Images/ Metro.co.uk

机器和人都得对此负责。Facebook的内容审核过程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算法完成的,这一点任何关注了正在进行的垃圾场火灾“假新闻"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一段基于裸体的相关文字,是Scott Galloway的著作《The Four》里的摘录,这本书讲了四个科技巨头正在激烈地重塑着我们生活的事:

“一个数码空间需要规则。Facebook已经有规则了——它很著名的一件事就是删除了来自越南战争的一张标志性图像,其中一个裸体女孩正在逃离她着火的村庄。它还删除了挪威首相的一个帖子,其中她批判了Facebook的种种行为。一个人类编辑是会认出那张标志性战争图片的,而人工智能不会。"

但当用户举报冒犯或侵犯的内容时,人工审核员确实会参与进来,只不过这项任务可能非常艰巨,而这些拥有血肉之驱的裁判是会犯错的。

比如,在2017年12月——顺便说一下,Facebook也是在这个月禁止意大利用户的“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帖子的——非盈利新闻组织Pro Publica给Facebook展示了49个含有可能被认为是仇恨言论的帖子,以及他们的管理员对这些内容的最终界定,而Facebook承认自家内容审核团队“误判"了其中的22个。

也就是仅仅45%的成功率——作为在职业篮球赛场上投进三分球的概率可以说很棒了,但如果是一家餐馆把鸡做熟的概率那简直不可原谅,而作为在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上正确屏蔽偏见的概率那也够差的。

关键在于,Facebook内容审核公式的两端都是某个上帝顺从的附庸,上帝的名字叫作:增长。

在前面说到的Galloway的那本书出版的时候,他写道,这个星球上每六个人中间就有一个人每天登录Facebook。然而这也就说明,Facebook只是通往扎克伯克声称的“连接全世界"的目标的六分之一。

但Facebook已经表现出它乐意基于它进入的各个国家的喜好去屏蔽账户和内容。记者Glenn Greenwald曾经写过,这个平台对美国和以色列官方的各种要求十分配合,“Facebook服从并遵守各个借机掌权的政府和官方的审查要求,却无视那些不要掌权的政府。"

记住,如果整个人类的存在是一个太阳系,那么艺术世界的大小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就是冥王星——如果它不是什么被捉来围着月球转的无足轻重的小行星。如果你是Facebook,那你会在乎偶尔不得不向一个随机的意大利艺术积极份子道歉,激怒一个奥地利自然历史博物馆,或者(在更糟糕的情况下)由于自己的太过正经而导致要给一个法国幼儿园老师赔偿不到2万5千美元的损失费吗?

Facebook优先考虑的是其他领域的事情。而且,如果它打算在审查制度的问题上犯错误,那么这种激励表明,它也应该在操守的问题上犯错误——哪怕这个平台每隔一阵就连续几天看起来很荒唐。毕竟,在任何一个常识告诉它恰当的时刻,它都可以迅速逆转自己的决定。

它至少可以这么做一阵子,直到有一天,能否获得一大波新观众或许取决于它是否把自己的裹尸布给固定好,而这件事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会比来自3万年前的镇纸尺寸的裸体石像大得多。

译:山川柽柳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