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艺术家印售“纸币"?

分享至
《Bank Job》项目的两位发起艺术家Hilary Powell和Daniel Edelstyn。图片:Photography by Daniel Edelstyn and Linden Nie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Bank Job》项目的两位发起艺术家Hilary Powell和Daniel Edelstyn。图片:Photography by Daniel Edelstyn and Linden Nie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在本期“灰色市场“中,我们将来谈谈几乎涉及到艺术交易方方面面的债务问题。

燃烧殆尽

不久前,Josie Thaddeus-John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谈论了伦敦艺术家Daniel Edelstyn和Hilary Powell悄然进行的一项具有革命性的(从政治角度来看)实践。尽管两位艺术家在项目中所涉及的问题早已辐射到了狭隘的艺术圈外的世界,但这件作品还是让我不禁思考,艺术市场本身是如何彻彻底底地以金融市场为模型,将一些相当不公平的因素复制到了自己身上的。

在Edelstyn和Powell的最新项目《Bank Job》中,核心问题便是围绕着“债务"展开。自2017年起,两位艺术家在伦敦东北部郊区Walthamstow一家前银行旧址内开始印刷和售卖自己创作的纸币形式的艺术作品,作为一种替代性货币。这样的行为既是对掠夺性放贷的抗议,也是与之对抗的手段之一。他们平分了销售收入后,将其中一半收入捐给了当地四家非营利机构,再用剩下的钱以大大低于票面价值的折扣买下大笔由各银行转卖的“发薪日贷款"(payday-loan,指英国一种短期借贷方式,把还款日与借款者下一次发工资的日子绑子一起,一发薪水后债主就把欠债给转走。此类贷款的利息通常很高)。

一般情况下,只有代理收款公司会买下这些债务,然后便无情地纠缠着每一个欠债者,试图从他们身上榨取更多的现金。许多(若非绝大多数)无法履行还款义务的欠债者都是因为碰到了真正的困难,而不是有意要和那些债主敌对。因此,穷追不舍的收债人只会让已经陷入羞辱和绝望的欠债人变得更糟糕。

然而,Edelstyn和Powell对于他们新买来的这些债务,采用了一些不同的做法:在形式上让债务变得无效。尽管这样的行为对欠债者实际的财务状况并没有太多帮助——当你的债务在转售市场上被翻炒后,你的信用记录也将一片堪忧——但它向我们揭示了一个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设法骗大多数人入圈套的全球金融体系。

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购买"并“豁免"了约120万英镑的发薪日贷款债务。除了这一项目所包含的社会实践元素外,《Bank Job》还将包括Edelstryn和Powell即将上映的一部长篇故事纪录片。它在艺术市场和债务市场两者间建立起的关联,也让我想到前者是如何或好或坏地采用了后者的做法和形式。

Daniel Edelstyn和Hilary Powell的Hoe Street Central Bank (简称HSCB)里,他们发行的替代性货币铺满了整桌。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s

Daniel Edelstyn和Hilary Powell的Hoe Street Central Bank (简称HSCB)里,他们发行的替代性货币铺满了整桌。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s

债务问题严重的美国

在美国艺术界,几乎每人都熟悉的一种债务形式就是学生贷款。如今,要在美国读一个本科或研究生学位,让大多数即将崭露头角的艺术家们在真正从大学生活破茧而出前就被背负上了上千美元的债务。左翼智库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他们估计自2012年以来,每年约有100万美国公民拖欠学生贷款债务。而到了2023年,这类借款人中大约会有40%的人将无法履行还款义务。

请记住,这些估计还仅仅是针对所有普通大学生。根据2016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在162个不同专业方向中,纯艺专业的毕业生有着最高的失业率(9.1%)和最低的平均工资(每年低于4.1万美元)。而机构方面的调查数字,也给人浇了一盆冷水。最近一直在网上广为流传的一份博物馆工作人员收入在线调查显示,约 70%的领薪受访者每年的收入不足6万美元——无论他们是住在得州北部还是纽约市(这一收入并不不包括员工福利的相对价值,因为这一款项差异很大。而随着越来越多人在表格里添加数据,结果也会随之出现变化)。从这些财务方面的现实角度出发,那些致力于投身艺术行业(无论是艺术创作、行政工作还是学术工作)的人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便是偿还他们的学生债务

然而,这并不是艺术市场中唯一的债务类型。根据《2018年TEFAF艺术经销商财务报告》的陈述,那些大收藏家(以及少数几家主要经销商)现在已经把他们拥有的艺术品作为抵押来获得高额贷款,而这些贷款通常会被投入其他投资以换取快速收益。简而言之,富人们通过金融工程的“魔法“将艺术变为了一种赚取更多钱财的手段。因此,这一过程也加固了艺术圈内外的不平等系统

《大爆炸2》(Big Bang 2,2019)截屏,这来自于Daniel Edelstyn和Hilary Powell即将上映的电影《Bank Job》中的一段表演。其中,艺术家贡献出了一辆满载着象征“发薪日贷款

《大爆炸2》(Big Bang 2,2019)截屏,这来自于Daniel Edelstyn和Hilary Powell即将上映的电影《Bank Job》中的一段表演。其中,艺术家贡献出了一辆满载着象征“发薪日贷款"的纸币。图片:Photography by Graeme Truby.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负债还是生存

其他相应类型的债务也在画廊和经销商市场的所有价格层面激增。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经销商建立起没有附加成本的付款计划,等于在藏家购买时非常有效地向他们提供了无息贷款(鉴于买家们通常都会在发票到期日之后数周或数月才姗姗付款,所以这只是规范了这一时常发生的情况)。而在一级市场上,这种“礼数"——无论是否出于自愿——也最终为延展到了艺术家身上,他们在画廊收到客户付款之前都不会收到任何来自画廊的付款。

艺术家也经常与他们的画廊产生不同的债务。例如,画廊会同意为作品支付制造、裱框或其他作品或展览生产等必需费用,但前提条件是如果这件作品卖出,以上费用将从艺术家的未来销售分成中扣除。相较于画廊而言,这些安排往往对艺术家更有利。我从未听说过哪家画廊会对艺术家拖欠的开销费用征收利息,所以至少它在这儿说明了艺术家和那些有更多时间来付完全款的藏家一样,得到了优惠待遇。

在这方面,我们至少能找到一个完全正面的例子。从今年9月开始,比利时的法兰德斯和布鲁塞尔推出了一个名为Kunst Aan Zet的政府项目,将向购买其境内艺术家作品的买家提供长达两年的无息贷款——只要这些作品的价格是在500-7000欧元范围内。(类似的举措已经在英国和荷兰出现。虽然我不看好前者能在退欧运动中幸存,但我们还是假设这一举措在英国依旧有效。另外,金融技术公司Art Money向全球约950家画廊的买家提供长达10个月的无息贷款。)

当然,Kunst Aan Zet是十分有效的刺激比利时新兴艺术品交易的小规模计划,但这一概念却不太可能在美国落地实现。严格意义上来看,Kunst Aan Zet是让比利时的纳税人承担了无法履约的风险。但由于涉及金额不大,所以平摊到整个地区的庞大人口后,每个公民的财务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整个计划的受益者则将是在这个“胜者获得一切"的经济环境中最需要钱的画廊和艺术家。

当然,这并不是一篇对艺术品贸易中债务问题的全面概述。不过,即便只是考虑到现在的艺术市场多么依赖于各种其他观念的表现形式,以及如果我们对既定的思考做出一些改变,艺术交易的方式就会发生多大的变化,那就会有一种眼界大开的感觉。除非真有一天,无政府主义黑客或革命政党真正破坏了现有的世界金融体系,否则我们至少应该意识到债务对人、对艺术生产以及对驱动这一怪异的利基市场的动能所产生的影响。

最后,要记住:只有拥有了足够钱的时候,才能更轻松地说出“钱并不代表一切。"

 

文 | Tim Schneider 

译 | 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