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艺术家不爱钱"的研究是否准确?

分享至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苏珊妮·迪克和马提亚·奥斯特里克合著的《测量相互凝视的魔力》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2011。图片:马克西姆·鲁比莫夫,当代文化车库中心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苏珊妮·迪克和马提亚·奥斯特里克合著的《测量相互凝视的魔力》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2011。图片:马克西姆·鲁比莫夫,当代文化车库中心

上周,我的同事报道了一项新的神经科学研究试验结果。该研究表明,艺术家对金钱的理解和兴趣可能与其他被认为缺乏创造力的领域的从业者不同。但是,仔细研究更广泛的背景,我认为这项研究结果被广泛地误解了——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抱有一种健康的怀疑态度。

在“为什么艺术家很穷?新研究表明其原因可能是硬连接到他们大脑中的化学物质起的作用"这个带有煽动性题目的新研究中,科贝特表明,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的显示,与从事“非创意型"工作的人相比,当从事“演员、画家、雕塑家、音乐家、或摄影师"的人被给予金钱奖励的工作机会时,他们大脑的奖赏中枢的活动要少的多。这一发现表明与大多数人相比,现金对创意类型的人没有什么吸引力。

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艺术家、艺术专业人士以及他们与金钱的关系。我从artnet新闻编辑室的网站流量监控中和微信后台数据得知,很多人都读了那个篇文章。我也从Twitter和Instagram上@回复artnet的留言得知,很多人都对那篇文章有强烈的反应。

最突出的观点似乎是,这项研究是在指责受害者。换句话说,就是在指责艺术家。他们被认为注定是穷人是因为他们在本质上是有缺陷的,而不是因为外部因素,如不善管理的画廊系统或赖账客户和经销商的增殖。

但这并不是研究结果所暗示的。相反,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比起非艺术家,艺术家们“对金钱奖励的接受程度较低"——实际上这意味着,在做某些实际决定时,样本中的艺术家们比普通人更看重金钱。

那么……这还用说么?事实上,我很难想象一个比这更没有争议的说法——尤其是对艺术家本人而言。毕竟,如果他们在追求创造性目标上没有找到比赚钱更高的价值,他们就像常人一样对从事稳定、枯燥的工作而满足,而不是像艺术家那样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许多风险、不确定性和不公平。

640-5

在《创造力研究杂志》上发表的“艺术家在接受和拒绝金钱奖励时的奖励系统反应"的新研究中,艺术家和非艺术家的多巴胺能奖励系统大脑扫描图

但如果你仍然认为这项研究的结论是假的,那就想想这个:它是基于24个人的大脑图像,12位艺术家和12位非创意人士。24人就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

需要澄清的是,这并不是说神经科学家的发现是垃圾。但正如科贝特所言,将24名受试者分成两组,每组12人,总体上并不构成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样本。

这里有一个可笑的真实生活测试案例来说明我的意思:大约两年前,我去明尼阿波利斯拜访我的一个朋友,当我到达我的酒店时,我发现那里是一个举办周末毛茸茸聚会的场所。不熟悉这个潮流的人们可能不知道,这是一群喜欢在身上穿着毛茸茸的大学吉祥物动物服饰的人。

现在我敢打赌,如果我采访过他们,我就能找到12组要么在零售行业工作,要么更喜欢非小说类作品,要么更喜欢咸味的食物的毛绒帮。

但这是否必然意味着,在这些选择中,有任何一种幻想在《卡玛经》中与圣地亚哥鸡一起燃烧有关?不,即使我有大脑扫描作为我的论点的支持,相关性也不等于因果关系。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尽管这项研究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但并不是所有同行评议的期刊都是平等的。通过h-Index或SCImago的期刊排名(两者都试图量化特定学术出版物的影响力),这项研究所发表的期刊《创新研究期刊》甚至没有进入前1000名。

更广泛地说,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生物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2017年的研究发现,在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领域发表的研究结果中,超过一半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结论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其他研究人员不能不断重复验证那些结论。更相关的是(也是我的重点),“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比如这里提到的那个问题——“由于样本容量较小,报告错误的概率比心理学研究要高。"

就像这样,我们回到了这场讨论的起点。

再说一遍,我不认为这项研究的重大结论是有诽谤性的。即使我这样认为,我仍然对它的方法论产生重大疑问。但由于艺术家们热衷于在一个极具挑战性(而且往往极不公平的行业中避免经济困难,这里真正的结论是仔细阅读文章的细则并考虑其来源总不是一件坏事。

请记住英国前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曾说过的一句名言:“谎言有三种:谎言、该死的谎言和统计数据。"

 

译: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