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市场:“眼光放远,别只看短期利润!”股神巴菲特的警告对艺术市场有何深意?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眼光放远,别只看短期利润!"股神巴菲特的警告对艺术市场有何深意?

分享至
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主席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近与他人合著了一篇专栏文章,谈及美国经济的短期效益主义所带来的危害。图片:courtesy of Wikipedia

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主席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近与他人合著了一篇专栏文章,谈及美国经济的短期效益主义所带来的危害。图片:courtesy of Wikipedia

本周的灰色市场,我们要从“与世隔绝"的艺术圈外寻找一些指引。

别只关注短期利润

640-9

瑞士巴塞尔举行的巴塞尔艺博会。图片:courtesyof Art Basel

上周三,《华尔街日报》邀请了两位金融巨头为其专栏版面撰文,金融行业所面临的一些危机和艺术行业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太大区别。随着巴塞尔艺博会周拉开帷幕,其中一个方面尤其值得我们的注意。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主席、全世界毫无疑问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沃伦·巴菲特与摩根大通主席兼CEO 杰米·戴蒙(Jamie Dimon)一起,在文中合情合理地呼吁人们把目光放平、放长远,不要只低头看眼前的利益。《短期效益主义正在危害经济》(Short-TermismIs Harming the Economy)一文主要是呼吁那些美国上市公司的决策者们不要再进行预测季度收益的行为(比如,公开发表预测公司在下一季度的三个月内将预计实现多少的收入)。

原因呢?根据巴菲特和戴蒙的经验,“季度收益只会引导人们产生把关注放在短期利润的不健康心态上,而忽视了长期发展的策略、增长和可持续性。"

换言之,一旦你开始把自己的生意限制在了接下来三个月内要完成的硬指标时,它自然会激发每个人把注意力放在极为狭隘的目标上,而无视那些有可能为公司(和经济)真正增添价值的有意义创造。

现在,除了苏富比以外的绝大多数艺术销售商都是私人企业,也就意味着他们并不需要担心季度财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我们也无法断言他们就绝不可能一头栽进短期效益主义的险坑中。各种理由中,最强有力的一点是艺博会在艺术行业判断成功与否的标准中所占的重要性。

640-12

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的观众。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关于艺博会的警告

几个重要的艺博会所缔造的压力,和季度收益预估的压力并不旗鼓相当。我认为,前者创造了更多的压力——这点单凭一些基本数字就能想象得到。

从本周开始到年末,我们将迎来巴塞尔艺博会的主场版本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伦敦弗里兹艺博会和弗里兹大师艺博会、巴黎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

2019年上半年则更是被艺博会挤爆。1月将首先迎来Zona Maco艺博会以及第一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接着就来到了3月的军械库艺博会和香港巴塞尔,再加上5月纽约弗里兹和可能会举行的TEFAF纽约春季艺博会,转眼间就到了下一个6月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

在接下来六个月内,还会有其他六个大型艺博会的进行,所以整个一年共有9个大型艺博会一一亮相。当然,这一数字还没算上很多重要的地区性艺博会以及围绕着这些艺博会巨头们而展开的卫星艺博会。如果把这9场艺博会和四份上市公司需要面对的季度收益预测进行对比,你会感受到画廊行业的需求正在步步紧逼。

640-10

2017 FIAC上Freedman Fitzpatrick展位现场图,图中作品为Stefan Tcherepnin的作品。图片:by Lorena Muñoz-Alonso

投入到艺博会上的精力

尽管艺博会确实具有财报的环节——即媒体在艺博会期间不得不整理出来的、令人高度怀疑的销售报告,但没有画廊或经纪人会预测他们的销售。不过,艺博会还是会对最大的几家画廊形成影响,而这些大画廊并不会明说自己会在艺博会上卖什么,而是预计自己会带来哪些作品以及如何呈现。

对于那些未经历过艺博会的人来说,首先要知道申请艺博会是一个非常艰难、耗时又费脑的过程,感觉就好像你的余生就是用来每隔一个月申请一次大学入学。要记住,你并不是只是要给每家艺博会呈现出自己精心挑选的作品,你还需要设计出一个令人惊艳(或至少是适宜)的展位来展示它们。

实际操作起来甚至比听起来更困难。当我仍在画廊工作时,我都无法具体计算出我和我的前同事们究竟花了多少小时在争论艺博会展示时需要用多少面墙这个问题,即使当时我们所有的展示作品仅仅是绘画而已。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每次的艺博会我们都需要投入几周的巨大精力,不得不一直紧绷着自己神经。我甚至希望能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隐遁进另一种生活——比如在美国西南部的牧场工人。对,这一过程就是如此丑陋,以至于真的开始想象去过铲屎的生活。而且我非常肯定的是,这么想的人并不只有我一个。

对于那些预算并不宽裕,也没有长期专门从事艺博会人员的画廊而言,这样的任务显得尤其艰巨。这些画廊的常规员工不得不把大量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艺博会上,倒使得画廊的日常生意变得无人顾及——因为艺博会的数量众多,画廊无法在展览、出版、艺术家发展和许多长期有益的事情方面花上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我并不是说把重心放在艺博会上就不是什么好事。鉴于艺博会上的销售对于绝大多数艺术经纪人来说都已经变得至关重要,而且现在越来越少买家会真的走进每家画廊空间进行参观,这些因素引导着几乎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资源放在了艺博会这一方向。

但令人困扰的现实是,艺博会短暂的举办时间、固定的季节性有时也意味着任何明智的提前计划都无法克服的变数。是否记得两年前,整个艺博会行业在特朗普获胜当选总统和兹卡病毒袭击迈阿密海滩巴塞尔的双重打击下,几乎陷入狂乱。而就在上个月,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上空调的糟糕表现和无法阻挡的热浪,使得藏家们就好像要在一个蒸汽船的锅炉房内作出可能高达百万美元的交易决定。

巴菲特和戴蒙在文中表示,类似的问题在常规的商业行业内也有发生。他们写道:“公司常常在技术开销、人员聘用、研发等方面收缩开支,以达到公司的季度收益预测——而这种预测实际会受到公司控制之外的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物价波动、股市震荡甚至天气因素。"

然而,画廊和艺术家仍旧会一意孤行。

2012 年的弗里兹纽约艺博会。图片: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12 年的弗里兹纽约艺博会。图片: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你并不需要做一名天气预报员

尽管巴菲特和戴蒙可以向企业主请求退出季度预测,但我不知道这种解决方案对于有着时间限制的艺博会是否会有效。

组织者及其选拔委员会需要能够提前审查提案,以便他们能够确定谁应该参展,而哪些不应该。即使展会开始了,通过收编方案来接收某些有着卓越表现成绩的画廊,画廊仍然会专注在展位的内容和布局上,因为这些要素将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其销售业绩。

由于他们从长期投资中汲取资源,所以一般来说,艺博会不应被看作艺术在实质层面应该领先的信号,这与一家公司按照其季度收益指导而展开竞争,而不会将其引向创新和可持续性的道理是一样的。

相反,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记住艺术博览会的本质即是短期指标。我们能看到的结果,都是一堆画廊和经纪人,他们在“强迫"的情况下,去预测什么会被出售,这仅仅只是在上一次同样过程之后不过一两个月而已。

这不会使艺博会变得“邪恶"。但它应该提醒我们,为什么某些画廊主会突然选择不参加艺博会——以及巴塞尔及其卫星展会将会(并且通常不会)在本周向我们呈现什么,无论我们看起来多么艰难。

 

译:Elaine & 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