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为什么我们要给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初创公司泼凉水?

分享至
1975年11月安迪·沃霍尔在伦敦。(图片来源:AGIP/RDA/盖蒂图片社)

1975年11月安迪·沃霍尔在伦敦。(图片来源:AGIP/RDA/盖蒂图片社)

执行模式

这周三,艺术投资创业公司Maecenas开通了在线注册名为“世界上首次基于区块链的艺术拍卖"的活动。但在我看来,对这种操作细节上的切割,可以暴露出其中的许多不足之处。这些不足也适用于很多过热的艺术和区块链空间。(如果你还不熟悉这个空间,可以看看我年初的入门文章。)

与Dadiani Syndicate合作举办的Maecenas拍卖会上,Maecenas将只展出安迪·沃霍尔的一件作品: 《14把小电椅》(1980)。Dadiani Syndicate是英国首家接受加密货币支付的画廊。这幅画将被总共高达49%的零星股份划分。这些零星股份股权将分配给以比特币、以太币或Maecenas自己推出的加密货币ART token进行支付的中标者。这些股票的出售和随后的华尔街式交易将被记录在区块链上,以此建立Maecenas所谓的 “透明市场" 。

对于Maecenas和Dadiani来说,潜在的竞标者只有在提交了一些基本的“了解你的客户"和“反洗钱"细节(包括身份证明和当前住所)后才能参加拍卖。从理论上讲,这一要求至少能阻止拍卖被转化为洗钱的机器——也将给予许多寻求合法性和企图推广采用加密货币的企业可能。

但是,通过这次沃霍尔拍卖和其他类似的方式,Maecenas宣称的“让艺术平民化"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呢? 区块链元素是否对初创企业的核心实现了革命性的承诺? 这些答案在其他艺术/区块链项目像果蝇一样蜂拥进入一个维护不佳的酿酒厂的情况中,又能告诉我们什么?

首次以区块链为基础的艺术拍卖Maecenas的注册信息图表。图片:Maecenas

首次以区块链为基础的艺术拍卖Maecenas的注册信息图表。图片:Maecenas

关键协议

Maecenas在其白皮书中指出, “艺术投资的根本问题" 是 “缺乏透明度、缺乏流动性。而最重要的是,对艺术投资的信任只集中于拍卖行和画廊等传统实体中" 。(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每一个加密货币项目背后的策划者都会撰写一份白皮书,并再其中详细阐述他们的产品、目标以及前期项目是如何成就后者的。)

按照这种逻辑,Maecenas的魔杖把如《14把小电椅》的艺术作品那样分成了可交易的股份,然后通过区块链技术协助和跟踪它们的动向。

如果你想投资艺术品但又买不起艺术品,这是个很吸引人的想法,不是吗? 通过降低准入成本,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监管市场的责任交给永远不会出错、不会被腐蚀的软件,而不是容易出错、不会被腐蚀的真人专家。

然而,在我看来,这种说法暴露了艺术类加密货币初创企业们对区块链的一种戏剧性的误解——这种被神化了的区块链技术,正推动着加密艺术初创企业们误入淘金热潮的歧途。

现状核实

当像我这样的人试图给不熟悉的人定义区块链的概念时,我们几乎不可避免地求助于“数字分类帐平民化"类似的这些术语。而理解“数字分类帐平民化" ,可以先从理解 “平民化" 入手。“平民化“的意思就是“处于不同位置的不同计算机与不同的所有者共同维护")。

为什么?因为分类账,或正在进行着的交易清单,是一个相当容易理解的概念。人们可能会想到一个Excel电子表格记录杂货店的支出或分项收据。这样说很简单, 是吧?

问题是这些想像出来的画面是有误导性的。确实,编写良好的区块链可以跟踪它所记录的任何事务的所有历史细节。但是,这些信息对于一个不懂软件的客户是不容易理解的。

在分析许多区块链艺术企业,以及所有其他区块链企业时,人们常常忽略的一个关键点是:区块链的内部并不上是透明的。在默认情况下人们并不能公开查看所有的数据。区块链创造者有一定的能力来选择什么是可见的、对谁是可见的。

虽然我没在Maecenas的白皮书中找到详细的机制介绍,但让我们假设他们的区块链将为投资者提供最大的数据可见性。否则,该公司关于“民主化访问"和使用“开放区块链平台"的所有言论都将是无稽之谈。

更大、更重要的问题是,即使是可访问的区块链也很难进行审查。它们不会自动生成一个像我之前提到的那种老式却易读的交易单表链接。唯一能检查由区块链生成的交易表中准确性的方法,就是对区块链的代码级进行独立审计。

想了解审计这种交易表的流程,可以看看下面这段由货币理论怀疑论者Kai Stinchcombe写的 “区块链技术不仅是蹩脚的技术,而且是对未来糟糕的展望" 文章的概要。 文章里,他详述了利用区块链在发展中国家创造真正自由和公平选举的革命性潜力。

“将您的投票记录保存在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存储库中" ,这听起来是没问题的——然而,阿富汗村民是否打算从广播节点下载区块链并从Linux命令行解密Merkle根,以独立地验证他的投票是否被计数?

如果你对以上的回答是“WTF,这都是什么意思?"“那你就明白了!如果没有相当严格的编程知识背景,即使是精明的公民,在这个领域里几乎是无能为力的。除非我们都想把自己变成《机器人先生》电影中的角色。这将是一个麻烦。

那么普通人在区块链生态系统中能做什么呢? 可能正如Stinchcombe所写的,类似于“依赖一个可信的第三方移动应用程序,比如管理选举或提供软件的非营利组织或开源联盟"。

换句话说,任何进行区块链投资的非黑客选择的是信任计算机软件,而不是信任真人或传统机构。但是由于软件自身不会神奇地编写程序,“对软件的信任"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编写软件的人的信任"。而且,除非你能了解到哪些在硅谷的程序员是最一流的,你没有理由相信编写软件的人天生比在拍卖公司或画廊工作的人更值得信赖。这也关乎你是选择投资散股,还是希望得到有权益保护的艺术品来源证明。

 

640-4

信任危机

这让我们回到Maecenas的沃霍尔画作竞拍的问题。为了在以密码计价、以智能合约激活、以区块链跟踪的拍卖中有自信地竞标,你首先必须相信:

• 艺术品是真实的。

• 艺术品所有者是真实的所有者。

• 竞拍幕后没有反对竞拍的其他留置权或所有权股份。

• 竞拍软件的编写是公平、安全的(再次声明,除非您愿意并能够亲自审核) ,并且……

• 您拥有此画中的部分份额的证书在区块链(意思是IRL) 之外是可强制执行的。

关于最后一部分:Maecenas没有在白皮书中阐述相关法律和合规制度。相反,你只能在白皮书第10页能看到六句话和一个令人困惑的图表。我认为这相当于在说“别管那么多,就相信我们,好吗?"

事实上,尽管人们对“平民化可信的社交群"和传统艺术产业的排他性无能为力,但在Maecenas的宣传中对老牌艺术世界和商业世界机构的依赖却无处不见。

Maecenas的主页上写道: “艺术作品仍然被受信任的机构、经过审查的收藏家和画廊收藏。(主页上并没有详细说明审批的程序)。同样,在我刚才提到的图中,你会发现Maecenas还是通过 “艺术金融专家、律师事务所和投资专业人士" ,以及身份不明的“艺术专家"验证每一件艺术品的真实性。

正如图中所示,猜猜是谁站在这些不同传统专家的中心? Maecenas! 对于一个将权力平民化放为作为使命支柱的企业来说,这难道不有点奇怪吗?

这让我们想到了那些需要更广泛地谈论区块链风投以及它们对艺术市场去中心化颠覆的承诺。

640-5

Maecenas交易平台测试。图片:Maecenas

平台问题

Maecenas将自己定义为一个 “平台" ,这个词就像在预算有限的动物园里动物的悲伤哀号一样,在艺术/区块链中此起彼伏。为什么这是一个实际问题而不是口头抱怨呢?因为“平台"是“中间商"的同义词,而中间商与任何真正分散权力的努力都是矛盾的——尤其当他们在十字路口收取一定的费用的话。

Maecena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的白皮书称,他们向任何艺术品的发货人收取6%的上市费,向成功的竞标者收取2%的交易费。(部分散股股东可以免费出售其股份。)

除非你最近被炒锅砸到了头,否则我真不能原谅你大肆宣扬分权的好处同时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收取2%到6%费用的 “平台"。这样做内部是不一致的。这就像是在说: “我热爱大自然,但我不喜欢植物。"

这又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有关全局的侧重点:区块链是一种平民化的技术,但仍然可以被用于集中使用。这和你从在垃圾桶里生活的男人那里,听到关于结婚戒指的争论没有什么不同:戴上婚戒既可以吸引婚外情,也可以表明你是已婚的。

就技术本身而言,没有比互联网更好的例子了。网络作为一项旨在促进知识的自由和公平交流,并且不受过滤、歧视或跟踪的技术,如今早已被各种“平台"转变为人类历史上最具侵略性的广告投放、货币化和大规模监视的设备了。

现在请跟我一起说:技术是不可知论的。它的影响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Maecenas和沃霍尔拍卖背后的人们究竟想要什么?

美国艺术家兼导演安迪·沃霍尔与他的作品(1928 - 1987),1980年12月15日。图片:苏姗·格林伍德/ Liaison Agency

美国艺术家兼导演安迪·沃霍尔与他的作品(1928 – 1987),1980年12月15日。图片:苏姗·格林伍德/ Liaison Agency

真正的Maecenas立得住脚吗?

Maecenas的新闻稿和白皮书在两个既定目标之间交替出现。一是使艺术平民化。另一个是使艺术投资平民化。然而,这两个目标有着天壤之别,他们的 “平台" 看来也更适合其中一个。

这在Maecenas的名字中也很明显。在白皮书的早期,解释了他们选择这个绰号的原委:我们的平台受到一位早期艺术赞助人的启发,平台的名字就是以其命名。盖尤斯·梅塞纳斯通过资助贫穷的诗人来帮助古罗马的艺术民主化。我们想要成为现代版的Maecenas,确保每一个人都能欣赏到艺术,而不仅仅是超级富豪。

那么,这和在一组按照白皮书所说,“被保存在专门建造的安全艺术品储存设施中"精选的艺术品通过拍卖部分股份交易如何产生关联的呢?

答案是,Maecenas为了使艺术进入平民化,将允许投资者和他们的指定客人参观欣赏这些艺术品。当然,只有当那些客户特意准备去新加坡、卢森堡、日内瓦或纽约等地旅行的时候才能看上一眼。

如果Maecenas“平台"实际上是一个将资金注入正在经历极度经济困难的工作艺术家身上的众筹项目,那么援引Maecenas这个罗马艺术捐助者是有意义的。或者说,若历史上Maecenas的艺术“赞助"包括建立一个私人的诗歌图书馆,人们在那里有进行单独的诗行或诗节交易的权利。但那些投资者只有特意旅行到那个图书馆的时,那些被交易过的诗行或诗节才可供阅读。

然而这两种解释都不是真的,所以这个命名很荒谬。在我看来,这几乎就像有人建立了一个“平台"来投资英国商业的全球扩张,却称之为甘地(Gandhi)一样糟糕。

总结

我还有很多关于本次沃霍尔竞拍和Maecenas小而广泛的问题。但关键的一点是,我不知道区块链技术在根本上是如何解决他们希望解决的问题的。例如,世界其他地方的创业公司可以在没有区块链的情况下成功出售零股。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让艺术投资更像投资传统金融市场,这不用像电子贸易、嘉信理财或罗宾汉这样的公司需要平民化的技术才能蓬勃发展。

相反,在我看来,Maecenas就像一名带领众多艺术/区块链轰击整个行业标准的旗手:正采取着一种对艺术或艺术家缺乏真正兴趣的货币化策略,并对它们所追求的问题没有真正的解决方案。我不认为它们是罪恶的,只不过是被误导了。但是,如果我们想让这项技术在一个陷入困境的生态系统中做出任何重大改变,我们就必须针对其真正局限性和潜力不断地提出尖锐的问题。

这是本周的全部内容。下期再见。说你所想,做你所说。

 

译: Yi Cao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