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为什么不再需要更多双年展?

分享至
策展人Dan Cameron。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and the Knight Foundation

策展人Dan Cameron。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and the Knight Foundation

本周一,美国密苏里州成为希望获得国际广泛关注的最新双年展举办地。在该地州政府机构和当地慈善家的支持下,策展人Dan Cameron将策划一场名为“2018年开放空间:堪萨斯城之艺术体验" (Open Spaces 2018:A Kansas City Arts Experience)的展会。这是一场为期两个月的视觉和表演艺术,于2018年8月在这座美国中西部的“烧烤之都"堪萨斯城首次亮相。

该项目的视角既是外向的,也具有内向性。一方面,Cameron表示,他有兴趣通过与全球知名艺术家,如Nick Cave和Jennifer Steinkamp合作来吸引游客并由此产生更多关于该城市的报道。另一方面,Cameron也希望设计一个能够说服本地人才,在堪萨斯城内而非转移到另外的传统艺术之都的可行的实践操作。

而这两者都是令人钦佩的目标。但是,当我站在专业与个人层面上思考 “开放空间"时(我的家乡克利夫兰正在进行类似于明年举行的(可能是困难的)“FRONT国际三年展"那样的尝试), 我不禁想知道进入这个领域的所有新手究竟希望拥有一份怎样的大格局。

在双年展基金会在线目录所列举的事件中添上 “开放空间",我计算了一下,现在在世界各地共有228个活跃项目(为清楚起见,该目录涵盖了双年展、三年展、四年展和五年展,以及“西贡开放城"等时间不太明晰的活动)在这228个城市或地区的展览中,有22个在美国(包括 “奥尔良新展望",即Cameron过去在这个领域所产生的点子)。

这一切正是双年展和其他大型展览的一种凸现。但关于这些,不仅仅是其产量,更是其发展速度使我暂停了自己的脚步。

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些确切的增长率之上笼罩着重重阴霾,尤其是考虑到我本周进行调查的时间有限。然而,《经济学人》2012年和“文化之都利物浦"(Institute of Cultural Capital)2015年的分析报告都提到,截止至它们各自报告的出版日期,这也就说明了一种可能性,只有“超过100个"的双年展,在过去的2 至5年中,遍布全城展览的数量较之过去可能翻了一番。

这种可能性很疯狂,但根据我们手头的信息,这种可能性并不能得到排除(我发送邮件给双年展基金会,要求其提供有助于澄清上述同比上涨的数据,但是在此文截稿之时,我还未收到他们的回复)。

像往常一样,我的部分担心源于展会数量的激增。我不得不将双年展的增长模式与本世纪全球艺术博览会数量的崛起相提并论。根据Georgina Adam的说法,我们曾被要求消化1970年的三个主要艺博会到2011年的189个艺博会,再到自2005年以来诞生的121个新艺博会。

而膨胀并未就此停止。从2015年伊始,Edward Winkleman列出了当年预定举行的220多场国际艺术博览会。而当他计算到“不包含任何、或不包含太多当代艺术"的艺博会时,这个数字竟已 “接近300"。这一切听上去更像一场消耗战,而非一个扩张的艺术场景。

更清楚地说,双年展的超级规模现象可能不一定存在任何问题。正如我之前所写的,我对未来几年大多数艺博会的前景都保持怀疑态度,但是双年展本质上是不同的事:举办频率更低,有更长时间的运行,并且通常能更好地与主办城市结合。

尽管如此,伴随着从文化蜂巢思维中飞出的双年展的增加,任何已知的贝塔级别的事件将吸引大量游客的可能性将变得更低,特别是对那些能够撼动城市财富的艺术世界精英而言。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2018年的 “开放空间",或是新的双年展,对任何一座城市的身份和经济来说不再具有附加价值。只是这一切确实暗示了这种新兴事件可能成为服务当地或地区的焦点,而不是在全球盛宴后闪闪发光。

译:Phyllis Zhong

编: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