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苏富比私有化后,透明度受损的不止拍卖市场?

分享至
法国电信集团Atlice主席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出席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综合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Drahi-X Novation中心揭幕仪式。图片:Photo by Christophe Morin/IP3/Getty Images

法国电信集团Atlice主席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出席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综合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Drahi-X Novation中心揭幕仪式。图片:Photo by Christophe Morin/IP3/Getty Images

本期灰色市场,我们来聊聊如果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拍卖行退出公共领域后,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我们看到的一样么?

首先,还是先来交待下事件的背景:6月18日, 拥有法国和以色列双国籍的电信业亿万富翁帕特里克·德拉希同意了收购苏富比拍卖行的交易条款,将这家275年历史的拍卖行变为私有。在最终股东批准之前,这笔交易通过现金、融资和承担苏富比现有债务的组合,达到总价37亿美元。苏富比的投资者们将被每股57美元的价格收购,这比该公司收购新闻公布前一个周五的股价高出了约61%,和历史最高点也相差无几。

 

德拉希的这一大手笔无意让整个艺术圈感到震惊。主要的原因是在于,此前艺术领域几乎对这个人一无所知(我和我的同事Eileen Kinsella在一篇文章中,整理了下目前我们所了解的德拉希)对于德拉希会对苏富比有什么进一步的计划现在并没有太多揣测,大部分的分析和讨论还是集中在苏富比私有化后,对拍卖市场的透明度会产生什么影响。

从整体来看,目前存在着两种对立的看法。其中,更受欢迎的一个观点认为:这一发展会使我们无法了解艺术市场中一个最重要角色的具体细节。由于苏富比将不再需要定期编写和发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文件,我们将无法再了解到有关拍卖行的一些真实信息,包括收益和亏损、艺术融资分类、高管薪酬以及其他确切的数据——作为私人拥有的企业,苏富比的老对手佳士得拍卖行并不会披露这些信息(佳士得只会选择性发布一些并没有得到官方严格监管的销售数据)。最终的结果,就是艺术市场的透明度严重受损。

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外观。图片:Photo by Noam Galai/Getty Images

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外观。图片:Photo by Noam Galai/Getty Images

然而,也有另一方阵营认为苏富比公布的文件既没有足够清楚地体现公司的情况,也没有为我们提供一个清晰的市场总体概况。例如,在拍卖行公开的文件中,并没有列出拍卖行内部融资担保这一项,而这恰好是如今拍卖市场最具争议和重要性的议题之一。同时,这些文件也没有提供最终买家、付款情况等具体信息。但即便公众真的能够获取完整的苏富比商业信息,整个画廊业和其他拍卖市场依旧是一团巨大的黑暗物质

我认为双方各有自己的道理。当然,苏富比公开的备案文件并不能按那些敏锐的市场观察者所希望的那样提供足够多的信息,但我也无法真诚地认同信息透明度的逐渐减少对于撼动一向以私密为主的艺术市场会有什么好处。如果让我打个比方,就好像是如果我没有眉毛,可能我的生活质量也不会那么差,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有个疯子把我拖到巷子里剃了我的眉毛,我还应该感到高兴。

然而,一种还没有得到太多关注的透明度受损问题,实际上已经超越了艺术和收藏作品销售而存在。如果这家已经公开上市了31年的公司退出了纽约证券交易所,那么被遮蔽的不仅仅是人们窥探拍卖市场的门孔。它会让我们看不清整个金融市场,以及世界上那些最富有阶层人们的瞬间心理。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苏富比。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苏富比。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标志和象征

在苏富比将被德拉希收购的新闻爆出后不久,金融分析师Michael Santoli就在推特上表示苏富比拍卖行在纽交所的价格变动是如何“作为近十年来最好的市场案例之一",告诉人们那些重要投资人随意所作的买卖决定牵动了股价的攀升或暴跌。

以下这段文字是我在2016年分析苏富比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第一年的酬金待遇时候,对以上这一概念进行了解释:

一直以来, 苏富比的拍卖表现都只是一种财富效应的附加体现。当全球经济一片繁荣,投资组合价值不断攀升时,精英们会倾向于把更多钱花在奢侈品上,而那时候像苏富比这样的高端上市拍卖行就会所向披靡。但如果在世界经济不景气、投资组合价值跌落时,随着精英们花的钱变少,苏富比这样的拍卖行也会变得软弱无力。

随后,Santoli又在CNBC的《Closing Bell》节目中进一步解释了“特定案例“的概念。通过以下的图表,我们可以看到苏富比股票价格和标普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走势曲线的对比——标准普尔500指数是指按市值加权的全美500家最大公司的股价记录(即已发行股票数量乘以当前交易价格)。

1980年代至2019年,苏富比交易价格与标普500指数的对比。图片:Courtesy of Michael Santoli

1980年代至2019年,苏富比交易价格与标普500指数的对比。图片:Courtesy of Michael Santoli

Santoli表示,苏富比股票价格(蓝色曲线)达到的几个高峰值,如果不是与标普指数的走势同步,就是出现在市场历史上发生重要转折点的几个月前:

1989年10月,就在随后出现的1990年经济衰退前;

1999年4月下旬,互联网泡沫爆发前;

2007年10月,在经济危机爆发前…以及

2011年3月末,在欧元债务危机爆发前

然而,Santoli还提到了一个我从未听说过的观点。从2013年起(图中从右数来第三个红圈),苏富比股价的突然暴跌也是更广泛的公共资本市场的指向。

那一年,标准普尔指数突破了自前互联网时期的高峰后,13年不断遇到的阻力位。相比之下,自2013年以来苏富比股价比标准普尔指数下跌得更厉害,而且也未能成功地回升至以前的高点。

所有这些都引出了一个问题,而在德拉希收购苏富比时我也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爆发

不可否认,这个问题值得一个比我更聪明的来解答,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去要尝试一下。

如果苏富比在2013年开始不再保持和标准普尔指数一样的轨迹,那么首先要问的问题是苏富比或标准普尔指数在那段时间内出现了什么非同寻常的情况。如果单独绘制一张自1950年以来标准普尔指数的图表,那我们得到的是这样一张图:

 

标普500指数,1950-2019。图片:Courtesy of Yahoo Finance

标普500指数,1950-2019。图片:Courtesy of Yahoo Finance

截至2012年中期,该指数逐渐逼近了1999年曾到过的历史高点1469.25点。而到了2013年1月(上方十字相交的紫线),之前的历史最高点很快成为了过去式。到了2019年1月,标准普尔500指数已经比1999年峰值翻了一倍多,收于2950.46点。

现在,我并不是想做一名宏观经济学家。但是,导致标普500指数暴涨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所谓的FAANG股票的爆炸性增长,而FAANG所表示的是五家科技公司的开头字母总称: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以及Google(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交易的是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2013年至2018年间,FAANG五家公司分别达到了惊人的估值:苹果和亚马逊去年成为最早达到两万亿美元市值的两家公司。五年来,这五家企业成功地让自己对标普500指数的影响力翻了一番,到2018年3月为止,他们总计占该指数总值的11%以上。

一位聪明的投资者和收藏家曾建议我,如果将苏富比2013年后的股价与标普500指数减去FAANG五家公司后的指数进行比较,会发现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当然,做这个分析需要有更高的统计学能力以及更多时间,所以我一时无法完成这一任务。不过,我猜想拍卖行股价走势应该和除去FAANG价值后的标普500指数更为接近

然而,我打算再往前迈进一点。这些数据并不仅仅表明苏富比的股价已经无法与整个金融市场的增长势头保持一致,同时我认为它还凸显了整个拍卖市场都无法与投资人群的财富增长保持一致

 

 John Baldessari, 《Money (with Space Between)》,1991。图片:courtesy Gemini G.E.L.© John Baldessari

John Baldessari, 《Money (with Space Between)》,1991。图片:courtesy Gemini G.E.L.© John Baldessari

增长下的痛苦

早在2009年,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就发表了一份工作文件,其中指出随着收入不平等的加剧,艺术品价格也会随之上涨现在人们普遍认为,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情况在这40年左右的时间里变得越来越严重。例如,世界不平等实验室(World Inequality Lab)发现在1980年至2017年期间,美国,中国和欧洲最富有的1%的人所控制的财富份额从28%增加到33%,而最贫穷的75%人口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则没有变化。

那么自2013年以来,当标准普尔500指数从那一年首先开始飙升时,艺术品价格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在最新的《artnet市场预测报告》中,我们发现拍卖的艺术品和装饰艺术品中占据最高价位梯队的两类作品,也是从2013年到2018年间,唯二整体销售出现上涨趋势的类别。价格从100万美元到1000万美元之间作品的比例,在这六年内增长了约9%,而价格超过1000万美元的作品比例则增加了约32%。

而低于这两个价格区间的作品销售,每个价格等级都在同一段时间内出现下降,幅度大约在24%到30%之间。

 

2013年-2018年期间,艺术品和装饰艺术品销售价格条。图片:© 2019 artnet Intelligence Report

2013年-2018年期间,艺术品和装饰艺术品销售价格条。图片:© 2019 artnet Intelligence Report

不过,这些并不是拍卖市场唯一的低迷时期。每年,艺术品和装饰艺术品的成交总数都呈下降趋势,从2014年的约62万件下降到2018年的45.6万件左右。同时,这些拍品的成交总价值从2014年218亿美元左右暴跌至2018年约193亿美元(正如金融记者Felix Salmon所指出的,拍卖行年度总销售额以及成交作品数量都在2011年达到了历史最高。所以,相比于上文图表所列出的区间,拍卖数据其实从更早开始就已经有了下滑趋势。但在那时,苏富比的股价仍然超过标普指数)。

苏富比从2013年以来,自身如何表现?根据其年度报告,该拍卖行的综合销售额 ——包括现场拍卖销售、私洽交易以及和库存销售额的总和 —— 在2014年达到顶峰,只略低于68亿美元。自那以后,苏富比的成绩就再也没有接近过这个数字。尽管他们在去年表现良好,但离这一目标仍有4.2亿美元的缺口。

我们对这一切有什么看法呢?

一个故事

根据以上数据以及我曾经在艺术圈经历的各类轶事,有这样一种说法我认为很有道理:平均而言,自2013年以来,单件艺术品价格继续保持着和财富集中程度一致的增长,但整个拍卖市场还没有搞清楚如何与以上两者共同发展。因此,苏富比的股价变得停滞不前。

部分出于FAANG五家公司的强力推动,标普指数已经冲到了新的高度,这标志着(并在某种程度上协助打造了)全球精英达到了一个新的财富水平。这种新的财富高度以及财富的不断集中,确实导致了单件艺术品价格的上升——至少是在市场顶端。然而,由于此类高价艺术作品的供给以及每年拍卖的场次数量都相对有限,这就意味着每年只有少数高价艺术作品才能进入成功上拍。

同时,这一时期不断加剧的财富集中减少了中层和中上阶层买家的数量,而艺术品价格的上涨则使剩下的价格范围内的作品数量减少。最重要的是,拍卖行一直无法找到新的大量收入来源来取代因为买家基础逐渐削弱而造成的收入损失。

这样的结果就是拍卖市场的总体价值和客户数量都在缩减。基于上述种种原因导致了一家上市拍卖行的主要数据无法与其核心财富持有者的前进保持一致,那么投资者为什么还会想把钱投入一个公开交易的拍卖行?

2016年,一名专家正在查看《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图片:Photo by Cesar Manso/AFP/Getty Images

2016年,一名专家正在查看《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图片:Photo by Cesar Manso/AFP/Getty Images

如果这个故事不仅仅是一个故事,那么苏富比就更应该集中精力扩大其买家基础,并将自己的收入来源变得更多元化。这是大幅度提升销售的唯一方法,才能让他们摆脱过去五年来苦苦挣扎的状态。

也许帕特里克·德拉希认为他和苏富比目前的领导层能够做到这些。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为德拉希购买这家公司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商业动机——尽管是以如此高的溢价进行了收购。

但即便他是正确的,我们其他人也无法看到他的成功。除非苏富比的销售最终呈现疯狂的增长,以至于德拉希可以通过将拍卖行再次公开上市而获得巨额收益。到了那时,也许苏富比的股价可能将再一次告诉我们富裕人群的信心指数如何,以及整个公共资产市场的命运将会如何等有用信息。

 

文 | Tim Schneider 

译 | 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