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丨“烟雾拍品"之局:流拍背后的门道知多少?

分享至
2016年格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Geffen Contemporary)晚宴上,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与奋进集团联合创始人、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WME)经纪公司联合CEO Ari Emmanuel以及艺术经纪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的合影。图片:Photo by Stefanie Keenan/Getty Images for MOCA

2016年格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Geffen Contemporary)晚宴上,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与奋进集团联合创始人、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WME)经纪公司联合CEO Ari Emmanuel以及艺术经纪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的合影。图片:Photo by Stefanie Keenan/Getty Images for MOCA

2016年格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Geffen Contemporary)晚宴上,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与奋进集团联合创始人、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WME)经纪公司联合CEO Ari Emmanuel以及艺术经纪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的合影。图片:Photo by Stefanie Keenan/Getty Images for MOCA

火线警告
 
9月底,弗里兹艺博会未来的命运和一纸文书联系在了一起。9月26日上午,艺博会的主要持有者、由好莱坞经纪公司转变成媒体和活动策划业巨头的奋进集团(Endeavor)宣布正在寻求上市的过程中。仅过了7个小时之后,大约在当天下午5:30左右,集团的领导层决定延迟公司的IPO上市,并且也没有给出新的上市时间——当然这些决定毫无疑问是在高盛、JP摩根、摩根斯坦利等一众幕后“凶手"的建议下作出的。
 
奋进集团上市延期,对于像我这样常混迹拍卖行的人来说再为熟悉不过:尽管一家盛名在外的机构已经在上市过程中尽了最大的营销努力,但他们所提出的高价却没能得到回应——其潜在买家对即将上市的公司普遍没有兴趣,从而让公司的持有人不得不选择撤回。
 
即便是对艺术市场只知一二的人也明白,如果艺术作品在拍卖中遭遇到了这样的命运,那就意味着作品被贴上了红色的“烧毁"标签。这或许是因为拍卖委托人觉得这些流拍的作品可能就和毫不起眼的碳一样可以用来焚烧,所以就把它扔进了熊熊大火中。
 
当然,这里用“烧毁"一词有着夸张的成分。那些流拍的作品通常会找到新的买家。但问题在于需要等多久?售出的价格是多少?以及通过什么渠道?这些问题都会直接影响到流拍那一瞬间的合理性:心怀愧疚的拍卖师低声说出“流拍",而委托人通常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相信这个惨淡时刻真的到来了。
 
尽管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不是普遍适用,但至少有着相互关联。如果“烧毁"(即流拍)作品的拥有者急需现金,那么他/她或许会很快通过私人交易的方式,以极大的折扣卖出这件作品。但如果他们不顾一切,要等到愿意在估价范围内出价的买家,那这些卖家很有可能要长时间持有作品直到市场的风向再次发生变化。不过,没有人能够预言这种情况发生的时间表会是怎样的。
 
上述这一切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来思考奋进集团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形。同时,它也清晰地表明金融市场和拍卖市场之间的区别。
 
2018年11月,佳士得战后及当代晚场拍卖中,众人在竞拍无担保底价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18年11月,佳士得战后及当代晚场拍卖中,众人在竞拍无担保底价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急寻救火员
 
9月26日的那一次推迟实际上是奋进集团今年第二次延迟公开上市。第一次发生在今年8月上旬,当时公司为了先发布第二季度业绩并完成对On Location Experiences价值7亿美元的收购而搁置了上市计划。后者是一家现场活动制作公司和“定制招待"专家,并宣称自己和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美国网球协会以及一众音乐明星都有联系。
 
这些理由从表面来看似乎合情合理。但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当奋进集团将第二次上市日期设定为差不多两个月后的9月26日时,他们尚未完成对On Location Experiences的收购,而公司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然也没有对投资者起到刺激作用。就在公司决定正式撤回上市决定的几个小时前,他们事实上已经申请将其发行的股票数量减少22%,股价则从每股30-32美元的区间降到26-27美元间。
 
后来的这些透露出公司恐慌的举动,在拍卖行中也有类似的情景。如果拍卖行专家在拍卖举行的几天前仍无法找到对没有担保的作品持有兴趣的竞拍者,那专家就很有可能打电话给作品的委托人,要求他们允许降低底价(这是保密的最低价格,通常根据最低估价按比例折算。而拍卖师可以得到允许,以这个底价卖出作品)。
 
没有一个委托人会乐意接到这通电话,因为这意味着上拍作品最后成交价可能会低于他们最保守的估计。然而,他们还是依旧有机会接受这样的传统商界信条:打了75折但卖出去的东西,总比100%毫无所获要来得好。
 
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拍卖行和委托人可能会同意一起将作品撤下。这和推迟IPO一样,既是一种尴尬的举动又能防止更尴尬情况的发生。理论上来说,如果这件作品从来没有出现在火焰前,那它也不会有被烧掉的危险。
 
然而,这也是艺术作品和IPO公司的区别之处,以及为什么认识到这种不同会比单纯的思考更为重要。
 
2017年,苏富比员工们站在Tom Wesselmann的《Smoker #5 (mouth #19)》的作品旁。图片:Courtesy of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2017年,苏富比员工们站在Tom Wesselmann的《Smoker #5 (mouth #19)》的作品旁。图片:Courtesy of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浓烟信号
 
通常来说,那些在拍卖前撤下的作品和那些在拍卖中流拍的作品会得到十分不同的对待。部分原因在于,提前撤拍的作品将进入艺术作品的“证人保护流程":它们在这场拍卖中存在过的痕迹都会从拍卖行网站上消除,同时也会从拍卖后发送给拍卖价格数据库的结果报告中抹去。然而,作品所遭遇的这两种情况都说明作品持有者和中间商错误地判断了市场,以至于他们抱着找到收入来源的美好愿望最后却成了一场空。那么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看,我们所谈论的两种情况实际上没有任何区别。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希望对于这种“应该‘被烧毁'但因拍卖前提早撤出而没有进入公众视线"的作品能有一个专属的名字。根据它们即将要接近“大火"(公开上拍但没有买家)的事实以及最终像一缕青烟般神秘消失的属性,我们把这样的拍品姑且称为“烟雾拍品"。
 
那些精明的经纪人、买家和分析师依旧能够在这些“烟雾拍品"再次出现时嗅出它们曾经存在过的味道。然而传闻永远只是传闻,你无法将一些失踪的信息代写进印刷出来的画册中。而那些对艺术市场并不如此投入的观察者们或许就不会那么聪明,这就让烟雾拍品的拥有者和中间人不顾道义地利用这个机会,将作品带入市场。
 
对于他们的所有其他问题,金融市场在极为严格的监控机制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实际上,相较于每年拍卖行里成千上万件无担保作品上拍,IPO公司明显更为少见,也更容易在商业媒体中曝光(根据数据网站Statista的统计,自2015年起每年IPO上市的公司不到200家)。这种差异就让烟雾拍品具备了极高的隐匿性,而这也是那些首次上市便受阻的公司无法真正享受到的便利。
 
纽约富艺斯2019年9月“New Now“拍卖中,带有最后结果的网站截屏,其中就有一个空白编号可能为

纽约富艺斯2019年9月“New Now“拍卖中,带有最后结果的网站截屏,其中就有一个空白编号可能为"烟雾拍品"。图片:Courtesy of Tim Schneider

 
退一步来看,在奋进集团于上周再次延迟了进入纽交所的步伐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不可能同意将他们的S-1表格(美国证券发行注册申报表格)移除递交名单,因为那将被视为公然的市场操控行为。奋进集团的竞争对手们、政府及行业监管者们都会立即对他们进行起诉,而我怀疑他们只有穿戴好防弹衣才能躲过这样的枪林弹雨。
 
然而,我现在并不建议成立一个政府机构来监督拍卖销售。话虽如此,但我认为奋进集团坎坷的IPO之路确实也阐明了一种重要的方式,而艺术市场可以很好地跟进这条金融市场的道路。烟雾拍品可能会给委托人和拍卖行带来短期的好处,但在外来者进入市场时所保有的警惕眼神中,它们加剧了人们对这种行为的不一致性(如果还称不上不择手段的话)的不安感,从而对中长期交易造成损害。(那些细心的现有买家也往往不会被这类作品所吸引,除非他们自己委托的作品也遭遇了这种情况。)

 

如果采取自我管制的话,尽管会出现一些牺牲,但还是能相对轻松地根治这个问题——这些大型拍卖行要自己体会到采取监控行动的必要性。不过在那一刻到来前,拍卖市场在这一方面将和IPO市场呈相反的结果:金融市场上每次延迟或取消上市的结果都会让这个市场变得更加可信,而每多一件烟雾拍品都会让艺术市场少一分诚信度。当艺术市场在诚信方面败给了金融市场时,那么我就认为是到了重新评估的时刻了。

 

 

文丨Tim Schneider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