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杰夫·昆斯能够给Snapchat找到未来吗?

分享至
Snapchat与杰夫·昆斯( Jeff Koons)。图片: Jonah Grantvia Snapchat

Snapchat与杰夫·昆斯( Jeff Koons)。图片: Jonah Grantvia Snapchat

在上个月早些时候,艺术行业中的许多人对Snaptchat做出的与“气球大师"杰夫·昆斯进行的“增强现实感"的合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而Snapchat的CEO伊万·斯皮格也对该项目进行了更具体的描述,包括它所利用的镜头技术,作为“Snapchat试图消除创意过程中的“摩擦力"所使用的一种方式"。

相关阅读:Snapchat实现全球AR的野心战略:与杰夫·昆斯结盟

然而,基于我的所见所闻,当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的作者Claire Voon做出如下总结时,她便总结了艺术世界的时代精神的大致形态: “杰夫·昆斯在‘增强现实'……这听上去似乎是史上最不必要的事情,而且也绝对是最不刺激的那种"。

杰夫·昆斯谈论他和Snapchat的新合作。截图:致谢Moshe Isaacian via Snapchat

杰夫·昆斯谈论他和Snapchat的新合作。截图:致谢Moshe Isaacian via Snapchat

街头艺术家Sebastien Errazuriz与CrossLab工作室合作创作了一个 “破坏"版的“增强现实"气球狗,来质问企业是否应该“被允许在我们的数字公共空间内放置任何他们选择的内容"。这个项目随即引起了一系列主流媒体的报导。

不过,当时我曾撰写过Snapchat与昆斯的合作项目也许更多的源于Snapchat急于取得更多广告收入的欲望,而非源于更多创造力。另外,在大约四周后,我们才知道整个创业公司仍像被切割的动脉一样喷血,这种情况也许会在“SnapchatX 昆斯"出炉之前便被扼杀掉关于它的所有讨论。

在上周三发布了灾难性季度财报后,Snapchat的股价下跌至12.77美元,相比去年春季首次公开募股(IPO)的17美元下降了25%。更糟糕的是,该公司在整整4个月内,或者说是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半时间里,一直都以低于IPO的标准进行着交易。

除了Snap在增长与收益项目的失手和它在未售出的“增强现实"眼镜上损失的4000万美元,让投资者们感到吃惊的似乎是斯皮格宣布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彻底改造该软件的应用程序,尽管斯皮格承认他们“还不知道Snap社群对此项改变会如何反应"。《WIRED》杂志的Nitasha Tiku写道,“这项重新设计听上去与传统的社交媒体非常相似,正如一位分析师询问Snapchat是否会考虑增加新闻推送那样。"

Snapchat与杰夫·昆斯。截图:致谢Moshe Isaacian via Snapchat

Snapchat与杰夫·昆斯。截图:致谢Moshe Isaacian via Snapchat

但这些都不能解决新生的“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艺术空间中存在的潜在品牌主导的问题。事实上,我认为Snapchat可能正走向坟墓,这意味着我们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他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脸书在今年9月悄然推出了自己的“增强现实"艺术计划。据我所知,与关于Snapchat与昆斯的合作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与讨论相比,在艺术媒体界的我们,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很少注意到(脸书的)这个计划。

请记住,马克·扎克伯格曾以自己的“武器"伤害Snapchat的历史。所以,对任何一位寻找艺术与科技的未来的人来说,能够变得更好的方式是自己将枪口对准每一位竞争者的公司,而非一个试图在一切持续陷入流沙困境时紧紧抓住蓝筹艺术家级别的合作。

以上便是本期的所有内容。到下一次见面前请记住:声势越浩大,坠落越惨烈。

译:Phyllis Zhong

编:Qingti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