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佳士得展开全球巡展,为什么达·芬奇的遗作《救世主》是一场赌博?

分享至

每周,artnet新闻都会推出“灰色市场"专栏,带你深入观察最近艺术圈发生的重要事件,以独一无二的灼见供你了解这一行业内部运作的行情。本周,透过表面看本质……

artnet新闻艺术市场撰稿人Tim Schneider
在2017年10月10日揭幕一个安保人员站在达·芬奇《救世主》身旁。图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在2017年10月10日揭幕一个安保人员站在达·芬奇《救世主》身旁。图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本周末,就像有一群小恶魔在我的喉咙里点起篝火,这个行业中分别有一份受难与一份救赎发生……

上周国际艺术圈的热点基本上是一件事,佳士得揭开了11月15日战后与当代晚间拍卖上的两件拍品的面纱: 安迪·沃霍尔的《60幅最后的晚餐》(Sixty Last Suppers), 还有一件向达·芬奇的杰作致敬的里程碑式丝印作品。这幅画的估价约为5000万美元。另外一件拍品是达·芬奇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佳士得表示, 这幅画是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尚存于私人藏家之手的唯一一幅作品, 并因此被估价在1亿美元左右 (注释: 这两件作品均已被第三方担保)。

我可以就出售《救世主》的过程写上三篇文章。但是因为:

A. 其他人已经注意到了这幅画曲折复杂的传奇故事 (它于2007年被认定为达·芬奇的作品)。

B. 数年前,我也写过关于这幅画历史定价所激发出的好奇。

C. 现在,就让我们聚焦于一个关键部分:佳士得的市场营销方案。

ARTnew的作者Nate Freeman写道: “围绕这两件作品展开的宣传盛况,是对于佳士得来说罕见的自傲和显摆。这家拍卖行表示,其此前从未有过如此铺陈的揭幕。"我在artnet新闻的同事Eileen Kinsella表示: “这拍品都于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佳士得总部宣布……并附有包括战后与当代艺术部的联合主管Loïc Gouzer 与 Alex Rotter、传统大师绘画高级专家Alan Wintermute,以及传统大师绘画部主管Francois de Poortere等在内的一众高管的评论。"

战后与当代艺术部的联合主管Loïc Gouzer (中)正在揭幕仪式上讲话。图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战后与当代艺术部的联合主管Loïc Gouzer (中)正在揭幕仪式上讲话。图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如果这一切都显得过于沉闷与老派,佳士得一些办法为使这位耶稣性感起来,将《救世主》安置于一系列闪闪发光的金属门之后。一层层门由守卫们推开,而立于门后的画作也得以在新闻发布会上大放异彩。这家拍卖行的网站现已登载了大量关于这件艺术品的内容,它被记录为“最后的达·芬奇"。而在这些资料中还附有一个33秒的视频。与战后与当代部门相对年轻的氛围不同,我只能将其形容为一种具有年轻人美学的老年人思维。

然而,在《救世主》不惜血本的推广中,最显著的也是最为简单的一种,至少概念上来说是如此。在展览开幕之前,佳士得“将于世界各地的关键地点对这幅作品进行巡展,其中包括香港(10月13日-16日)、旧金山(10月18日-20日)和伦敦(10月24日-26日)"。

将一件价值连城的画作为其客户巡展已经不是这个行业的新战略。即使不是绝大多数,也一定有许多藏家想在决定要不要(和以多大的代价)买下一件口口相传的作品前亲自一睹其真容。另外,如果一家拍卖行希望激发整个超级精英竞拍群体,而非一两个巨鳄的兴趣,将拍品进行巡展便比选择某些买家预览要显得合理。

然而,为《救世主》设计的日程所展示的超乎寻常的雄心还是使我吃惊,尤其是在考略了这幅画的年龄与罕见度之后。我并非一位修护传统大师作品的专家,而更像一位满嘴危言耸听的街头布道者。但是鉴于我在画廊的多年工作经验,我知道每一次的装卸与搬运都会为一幅艺术品的生命带去危险,哪怕只是一件刚刚从画室中新鲜出炉的作品。所以,基于一份整体准则,非常古老与极具价值的作品通常应该尽量少地移动。就算有例外情况,也不能在运输和装卸上太急。

整个巡展无疑使 “最后的达·芬奇" 变成了一个“预算虐待狂"。另外,这趟旅程也产生了一种心在滴血般的痛:预测可能遭受的物理灾难,并将其放大化。如果佳士得没有能力范围内为《救世主》从头至尾的行程配备最昂贵的物流专家,我就手洗浸泡在一大桶脏衣物。

尽管如此,还是不可能完全避免意外的发生,像是在一段颠簸道路上行驶着的艺术快车上的一个平坦轮子,或像在某个错误时刻一位艺术搬运工手臂上的一次肌肉抽搐。所以,无论佳士得投入了多少金钱去阻止这类情况发生,《救世主》还是有可能在其旷世的拍卖前就已被损坏或损毁。

我不是说佳士得的行为不负责任,或是反常规地去为这样一幅历史性画作展开一场高强度的巡回展览(尤其是Gouzer,他的“爱冒险的贪婪鬼"的名声在外)。我只是在说, 这场大型巡展包含着一场无足轻重的赌博。不管这家拍卖行的艺术保险政策、第三方担保参数和后勤力量有多么强大。

如果我持有任何《救世主》待售的股份,这种增加的不确定性也许会让我每日烧香拜佛, 拜祭每一位我们人类所编造出的神灵。但是在2017年的这个超高端艺术市场中, 佳士得激进的营销努力再一次证明了如果卖家希望到达美元成堆的天堂乐土,他们就必须花上大价钱和把握大机遇。

文:Tim Schneider

译:Phyllis Zhong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