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顶尖文化机构更倾向于聘用白人候选人?

分享至
WechatIMG172

2016年5月,出席“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An Age Of Technology"新闻发布会的托马斯·坎贝尔  图片:Photo by Randy Brooke/Getty Images

 

寻找和聘用

上周二,新闻传出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将接替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出任旧金山艺术博物馆馆长一职(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FAMSF),管理包括笛洋博物馆和荣耀殿堂(de Young Museum and the Legion of Honor)在内的两家机构。而霍莱因正是在几个月前接任坎贝尔离开后的大都会博物馆馆长一职的人。这一来一去的变动,使得整个事情变得有些奇怪,就像看着两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坐在全世界最高级的咖啡厅里互相交换午餐便当。

相关阅读:一次浪漫的反转:纽约大都会与旧金山艺术博物馆馆长互换?

那么在这么一个讲求多元化、政治氛围浓烈的环境下,一个有着备受争议履历的白人男性是如何被聘用,担任一家重要文化机构的馆长一职的呢?

我的同事Julia Halperin重新回顾了FAMSF历时六个月的寻找馆长之旅。她引用了董事会成员Carl Pascarella的话,宣称他们“进行了全球性的搜索,对许多来自不同背景的高质量候选人进行了甄选。"《纽约时报》则报道,这个过程甚至是在一家搜索公司(也就是高管猎头公司)的指引下开展的。理论上,他们的做法会是将一串候选人名单呈现给FAMSF的董事,但这样的工作已经超过了他们的知识和专业范畴。

WechatIMG173

林肯公园内的Legion of Honor艺术馆  图片: Photo: Steve Whittaker, ©FAMSF. Image courtesy of the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这里有一个问题:搜索公司也是受雇的承包商。他们的工作并不是在一个中立的环境中找到最合适的人选,而是为他们特定的客户找到最佳选择。而且理论上来说,如果客户并不特别对激进的做法感兴趣,那么搜索公司也不会“自我毁灭"式地尝试给客户提供一些激进的选择。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服务员不断悄悄取消牛排的点菜,而是给顾客端上生袋鼠肉——理由就是这个肉质看上去太好了,不能忽视——这样他还能保住自己的工作吗?

 

▼ 插播一条广告 ▼

长按图片扫码获取详情

当然 。在我撰写的有关布鲁克林美术馆聘请了白人策展人Kristen Windmuller Luna作为非洲艺术部门策展人所引发的争议中,我提到了顶尖美术馆的职位中对于多样性的排布有着结构上的缺陷。如果一家文化机构确实希望自己的候选人能够拥有相似职位的经验,结果会怎样?聘请过程会很快倾向于白人候选人。因为根据2017年纽约文化事务部门的研究表明,纽约文化机构的高层员工中有74%是白人。

相关阅读:从“挂毯一哥"到前大都会馆长:托马斯·坎贝尔的“意外之路"

我意识到在2018年11月,“挂毯一哥"坎贝尔为什么会得到这份职位已经变得不重要,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已经令人有些恼火。 但这一问题的答案却很重要,因为准确来说它可能暗示着这次任命事件的问题并不是在于方法(至少我们不能完全相信FAMSF董事会说的那一套)。如果做最后决定的人只是偏向于保守派的做法,那么再激进的选人过程都会像过度微波的土豆那样,一下子炸开。

科学界中,那些被旧守门人把持着的立场完全消散后,新的想法和观点才会有机会露出头角。就如物理学家马克斯·普朗克曾经说的“科学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葬礼中进步。"尽管坎贝尔可能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候选人,但他上演的这出新戏码更是证明了普朗克的格言也同样适用于文化行业。若真是如此,这次关键的馆长聘用其后果影响到的便不仅仅是湾区的艺术圈了。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