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灰色市场:大都会的门票新政反而让游客人数增多?

分享至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照片:安琪拉·维斯/ AFP /盖蒂图片社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照片:安琪拉·维斯/ AFP /盖蒂图片社

周四,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布了2018财年的来访人数——这是一项标准的行政程序,但也不可避免地被拿来对新出台的售票政策做出解读。这项引发争议的售票政策即:自3月1日起,参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非纽约居民要强制性购买门票。尽管我们可以理解博物馆对这一利好结果感到十分满意,但我们应该更谨慎地判断这个数据是如何回应博物馆参观最重要的价值观的。

让我们回顾一下,在2018财政年度中(7月1日到6月30日)该博物馆的三个展馆 (第五大道、大都会博物馆和修道院) 总共迎来了735万游客。这一数字比2017年700万的访问量增加了大约5%。更重要的是,这个数据创造了该博物馆在一个独立财政年度里的新的历史访问记录

然而,在我们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臭名昭著的戴维·H·科赫喷泉改造成欢庆佳得乐浴场之前,这里有几个要点值得探讨。

首先,新售票政策是在大都会艺术博物财政年度的最后四个月生效的。由于博物馆严格公布的只是年度参观人数,而非月度参观人数,所以这些数据太过宽泛,并不足以说明在新的售票规实施以后对游客的影响有多大。

事实上,即使我们有月度出勤数据,这样分析也不是正确的。为什么? 因为售票政策并不是从2018年3月1日之前所有事情中分开而来的唯一的、单独的变量。在此期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还举办了各种展览。其他城市的竞争机构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在这一时期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公众的观看计划也因此发生了无数的变化。

那么,我们该如何把因为门票高升产生的效果与这个世界上纷繁复杂的变量区分开呢?

嗯, 这可能是不可能做到的。至少,不是我们有能力做到的。

相反,我个人认为从来访人数报告中得出的最令人欣慰的结论是: 新的门票政策并没有阻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突破去年的游客人数。但这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值得庆祝。

“米开朗基罗:神圣绘图员和设计师

“米开朗基罗:神圣绘图员和设计师"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图片:Drew Angerer/盖蒂图片社

表面上看,售票政策辩论的各方其实期望同一件事:即让更多的人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看到更多的艺术。根据博物馆2018年的来访数据显示,这个目标达到了。

但这一共同目标引出了第二个更为需要解决的问题。除非我完全弄错了关注点,参观人数的总数在博物馆售票辩论中并不是最核心热点,这些参观者是谁——他们来自哪些种族、民族和经济阶层——才是各方真正关心的问题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年度来访数据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方面的人口统计数据。在我看来,我强调这个细节是因为它是博物馆参观指标最重要的东西——以及如何最好地评估它。

对我来说,衡量博物馆参观的绝对收益或损失是次要的。这有点像试图通过记录有多少条在池塘里游动的鱼来判断一个被污染的池塘的健康状况,而忽略了其中某个怪异的细节,即它们中的大多数现在都有多个头,并在里面呼吸火焰。

如果我们对博物馆观众的种族和经济多样性感到担忧,那么,我们就需要审查按种族和经济阶层划分的总参观人数的数据。更重要的是,正如文化分析大师科琳·迪伦施耐德所写,我们需要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参观人口统计数据的同比变化与当地普通人群的同比变化进行比较。

为什么? 因为我们就可以确定博物馆的拓展趋势是否与整个人类的拓展趋势同步,而不仅仅是吸引更富裕的白人。底线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没有提供这些数据(需要澄清的是,今年的报告与往年或其他任何报告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是要控告这座博物馆,也不是在暗示这个机构或许在隐瞒什么。我尤其理解当每次有人从博物馆正门进来时,收集这种数据会很困难(而且令人不舒服)。

但我要指出的是,当涉及博物馆的票务政策如何影响游客时,我个人心里的秤杆还没有摆出来。如果你在等待有用的证据来证明博物馆的票务政策是如何影响游客的,这样做就对了。

 

译: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