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挥别2018,寄语2019:提问中国艺术界,这一年我们亲历了哪些大事?

分享至
苏富比线上拍卖(RED)在迈阿密的预览现场。图片:致谢苏富比

苏富比线上拍卖(RED)在迈阿密的预览现场。图片:致谢苏富比

年终岁尾之际,感谢2018这一年有你们的“艺"路相伴。这一年我们共襄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一次次高潮迭起;共享一场场中外艺术大展、艺博会的实况直播;共同关注亚洲艺术界的大趋势和小动态;共创了难忘的2018!

2018,收获与遗憾并存。我们送别了艺术界前辈、著作等身的学界泰斗,也感恩中青年艺术家、设计师为我们留下的丰厚遗产……接下来,artnet新闻梳理了在过去这一年对中国艺术界的十问十答,希望大家在与我们共同回眸的同时,也在文末留言区分享你“挥别2018,寄语2019的艺术新声"!

01

艺术品市场的未来在亚洲?

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穿越界线》(Crossing the line)细节图,2018。图片:致谢马塞尔·扎马及卓纳画廊

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穿越界线》(Crossing the line)细节图,2018。图片:致谢马塞尔·扎马及卓纳画廊

近年来,借着亚洲市场蓬勃发展的东风,西方画廊巨头佩斯(Pace)、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高古轩(Gagosian)、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白立方(White Cube)、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贝浩登画廊(Galerie Perrotin)一直稳步“东进"。2018年1月27日,卓纳画廊在香港中环新恒基大楼H Queen's开设的亚洲地区首个空间开幕,亦在同一大楼的豪瑟沃斯也于3月26日揭幕了除在北京和上海设立办事处外的首个亚洲画廊空间。9月,贝浩登画廊新空间登陆上海,首展带来了比利时艺术家温·德尔维(Wim Delvoye)颇具争议的三屏影像装置作品。

此外,Sean Kelly画廊和Lévy Gorvy画廊亦在大兴土木,Sean Kelly画廊将于2019年1月在中国台北开设一间250平方米的“秘密"空间。2019年3月,Lévy Gorvy画廊将在香港中环的圣佐治大厦(St. George's building)内开设占地面积约328平方米的新空间,并与第七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同期开幕。

02

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创收多少?

在香港苏富比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在香港苏富比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赵无极平生最大尺幅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含佣金)5.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成交。图片:致谢苏富比

从赵无极横扫三大拍卖纪录,英国街头艺术家班斯克自毁装置成为全球媒体报道的焦点,到大卫·霍克尼荣登最贵在世艺术家的宝座,再到苏轼传世之作《木石图》成为佳士得在亚洲的最高成交拍品,今年全球艺术拍场不仅贵价拍品频出,还可以用“花样百出"来形容。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季拍卖会总成交额高达36.4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5%。9月30日,在香港苏富比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赵无极平生最大尺幅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含佣金)5.1 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成交,这不仅一举刷新了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还创下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并成为香港拍卖史上最高的成交画作。当然,拍场的惊喜远不仅如此。同一天,香港苏富比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旨在讽刺消费主义和全球资本主义的《徐震超市》以200万港元拍出,这不仅成为由品牌而非个人拥有的艺术作品,更是香港苏富比首次以艺术概念上拍的作品。

相比之下,潘天寿的作品则罕见于世,像《无限风光》这样的巨幅指墨作品更为市场首现。11月20日晚,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潘天寿于1963年创作的《无限风光》以2亿元人民币起拍,最终以含佣金2.875亿元人民币完美落槌,刷新了此前在2015年5月中国嘉德春拍上以(含佣金)约2.79亿元成交的《鹰石山花图》。

佳士得香港秋季拍卖成交总额达27.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11月24日,佳士得香港2018年度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上,朱德群两幅创作于1960年代的油画作品《第313号》及《无题》反应未如预期,均遗憾流拍。11月26日佳士得香港“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晚间专场上,苏轼的《木石图》不负众望,被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的电话客户以4.1亿港币拍得,最终以含佣金4.63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07亿元)成交,成为佳士得在亚洲的最高价。

03

艺术沦为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

美国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了新的关税。图片:MARK SCHIEFELBEIN/AFP/Getty Images

美国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了新的关税。图片:MARK SCHIEFELBEIN/AFP/Getty Images

今年,中美贸易战火的全面升级差点蔓延到艺术品领域。2018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议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从10%提高至25%。在新一轮对华征税长达205页清单的最后一页意外地出现了几个特殊品类:人工绘制的绘画及油画、原创雕塑,以及年代可追溯至100年以上的古董。这不仅令中美艺术界极为恼火,还让不少内行人愈发看不懂这局势的最终走向。

据《纽约时报》8月24日的报导,苏富比、佳士得及纽约亚洲艺术周协会的古董经销商在8月17日呈上的一份书面申诉中表示,“对原产于中国的艺术品征收关税,不会对中国的贸易或政策产生影响(反而会使美国的输面更大),因为这类艺术品绝大多数是从中国以外的国家进口到美国的。" 美国政府在接到异议后,索性放弃了对中国艺术品和古董关税贸易的政策,并在一个月后公布的中国进口货物关税修订清单上,将艺术品和古董从中移除。至此,中美贸易之艺术品和古董战宣告结束。

04

今年有多少本土艺博会破茧而出?

首届艺术成都博览会外景。图片:致谢艺术成都博览会

首届艺术成都博览会外景。图片:致谢艺术成都博览会

2018年是特别的,除了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成都、南京等地也掀起助力本土艺博会的浪潮。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本土艺博会呈现井喷式的发展势头。除了像上海西岸艺博会、上海ART021艺博会、香港巴塞尔、艺术北京、影像上海艺博会这些已成规模的盛会外,从2018年4月底,主打“精品、年轻、时尚"的首届艺术成都(Art Chengdu)国际当代艺博会, 5月中旬由ART021团队打造的首届“艺览北京"(JINGART),7月中下旬的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SPPY),到十一长假过后首届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正式启动,再到由UBS瑞银集团赞助支持的将于2019年1月举办的首届台北当代艺博会,这样的现象无疑不说明了国内藏家对当代艺术的浓厚兴趣、艺术从业者对当代艺术市场的信心,以及对丰富国内艺术生态的决心。可以说,艺博会为调动当地资本,活跃地区文化,推动地方经济提供了又一种可能。

05

会有更多中国艺术家“转会"顶级大画廊?

曾梵志,《无题》(Untitled)。图片:© 2018 曾梵志;豪瑟沃斯

曾梵志,《无题》(Untitled)。图片:© 2018 曾梵志;豪瑟沃斯

今年3月中旬,豪瑟沃斯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艺术家曾梵志。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在世艺术家之一,曾梵志善于挑战传统,不断推陈出新,呈现除了多样化的绘画风格,也形成了丰富的作品体系。豪瑟沃斯将通过一系列展览、活动、项目进一步拓展曾梵志的国际形象,并于今年秋天在苏黎世、伦敦和香港的画廊空间为曾梵志举办综合性个展,正如画廊总裁及创始人之一伊万·沃斯(Iwan Wirth)表示:“这是画廊历史上首次为一个展览启用全球三大空间。借此,我们得以将曾梵志具有前瞻性的绘画创作全面地呈献给世界各地的观众。"

06

“走进来"还是“引进来"?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徐冰 “思想与方法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徐冰 “思想与方法"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尽管近年来“引进"西方艺术家来华办展成为艺术界的新风尚,但还是有不少艺术机构、美术馆将目光放回国内艺术家的身上,比如:年初的“刘炜:图像180"、“谢南星:香料";6月的“林天苗:体·统" 意识之旅;9月艺术家曹斐的“在过满的世界挖一个洞";美籍华裔艺术家沈伟的中国首秀“沈伟:未知的探索";再到10月的“徐冰:思想与方法" 大型回顾展,还有将于明年1月拉开序幕的“邱志杰:寰宇全图"。可以说,这样的现象不仅吸引更多观者关注当今中国艺术的热潮,更能见证中国艺术家的成长。

07

中国为何是全球第二大艺术品市场?

Screen Shot 2019-01-31 at 8.34.11 AM今年3月中旬,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发布了第二版《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艺术市场排名前三位的美国、中国与英国合计占全球总销售金额83%,较2016年增长了2%。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额(21%)以微弱优势超越英国(20%),成为仅次于美国(42%)的第二大艺术品市场。

据artnet与中国拍卖行业协会(CAA)发布的《中国文物艺术品全球拍卖统计年报2017》统计,2017年中国文物艺术品在全球范围内拍卖总成交额为71.9亿美元(约合505.5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7%,并未达到先前较为乐观的市场预期。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价区间的突出表现。2017年共有38件中国文物艺术品成交额过亿,较上年增长了一倍有余,是历年来为数最多的一次。但如果我们将视线转向占据市场交易总量99%以上的市场中下游,则可以看到漫长的调整期仍在继续。

08

中国会迎来新一轮的海外开馆热潮?

蓬皮杜上海分馆建筑渲染图。图片:致谢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蓬皮杜上海分馆建筑渲染图。图片:致谢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近年来,不乏欧美博物馆来中国办展、推动与中国在文化领域的合作,比如去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的大英博物馆展览“100件文物中的世界史",以及2019年春将正式对外开放的蓬皮杜上海分馆。蓬皮杜也将展开与西岸为期5年(2019年至2024年)的合作。2018年7月,广东时代美术馆在德国柏林成立的时代艺术中心(柏林)似乎扭转了这一趋势。作为中国艺术机构首次在海外设立的“平行机构",时代艺术中心(柏林)首展“影像三角志:珠江三角洲的录像艺术"(持续至2019年4月中旬)由罗马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MAXXI)艺术总监侯瀚如与时代艺术中心(柏林)艺术总监希蓓共同策划,共分三个回合,从不同角度呈现珠三角影像艺术家的作品。尽管时代艺术中心(柏林)将会面临哪些挑战还不得而知,但这至少会为德国本土的艺术氛围注入更多元化的声音。

09

“网红展"大热的背后却是抄袭成风?

武汉“草间弥生×村上隆藏品双联展

武汉“草间弥生×村上隆藏品双联展"现场

随着中国乃至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强劲发展态势,围绕艺术家的展览与活动有增无已。与此同时,有关艺术家作品版权纷争的事件屡屡发生。今年6月,中国艺术家陆扬在她的微博上发文质疑自己的作品《妄想曼陀罗——降头风筝》疑似被日本漫画家伊藤润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然而,真正与艺术家产生纠纷的是伊藤润二展览授权的台湾公司“INCEPTION 啟藝"。授权公司在未经陆扬授权的情况下,单方面对她的作品进行了抄袭。

正当艺术界盼望法律能还陆扬及作品一份应有的尊重时,多家日媒报道,打着“草间弥生×村上隆藏品双联展"旗号的展览在上海、深圳、广州、武汉、长沙等城市肆意横行。然而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草间弥生和村上隆表示从未参与此类作品展。两位艺术家联名打假,“此举侵犯了自身的著作权并违反中国法律",并在事后针对此事作出了严正声明。这两起侵权事件不禁令人想到:当艺术家面对事实清楚的侵权时,该如何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权益?如何让保护艺术家创作成果的法律深入人心,这都将是中国艺术界亟待解决的议题。

10

商业与艺术将如何共生?

展览“艺术家此在

展览“艺术家此在"第十三个房间现场。图片:Photo by JJYPHOTO,Courtesy of Gucci

如何在艺术创造与商业运作的对抗中寻求融合,这似乎没有标准答案。然而在2018年,我们却看到了商业与艺术共生的诸多可能性。在上海静安区就有一座历经百年风华的古宅,这里曾是中国第一代实业家荣宗敬的故居。2011年,时尚品牌Prada启动了对荣宅的全面修缮,终于借由今年的两场展览“罗马1950-1965"和“刘野:寓言故事"(持续至2019年1月20日)初露新容,揭开了百年古宅的面纱,也展开了一场跨时空对话。

今年4月,继哥本哈根、里约热内卢、东京、首尔等地巡展过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联合推出的展览“陌生风景"(A Beautiful Elsewhere)包括蔡国强的大型壁画《白声》(White Tone)、黄永砅的《我们还应当建一座大教堂吗?》(Devons-nous encore construireune grande cathédrale?)以及高山、胡柳、李永斌等30艺术家及艺术团体的作品。

12月16日刚刚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落幕的,由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Gucci艺术总监亚力山卓·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策划的展览“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用 17 个房间,追问再现与呈现的复杂关系,展出了包括艺术家徐震、严培明、洪子健、陆平原,以及马军在内的38位艺术家作品。

文/编丨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