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花了4.5亿美金买达·芬奇《救世主》,那么下一步是什么?

分享至
一位在佳士得拍卖行内的女性,被笼罩在《救世主》散发出的强大而令人不安的氛围中。图片:TOLGA AKMEN/AFP/GettyImages

一位在佳士得拍卖行内的女性,被笼罩在《救世主》散发出的强大而令人不安的氛围中。图片:TOLGA AKMEN/AFP/GettyImages

如果以李奥纳多·达·芬奇这幅拍出4.5亿美元天价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约1500年)为题材拍摄一部电影,其中的画面不难想象:电影版本中随着拍卖师的拍槌落下,拍卖行就立刻派出一些作为诱饵的运输卡车,并同时在暗网上发布一些误导信息,以保护这件作品不会被摩拳擦掌候着的匪徒们劫走。

但现实则平淡了许多,不过复杂程度却不相上下(不用担心,当作诱饵的卡车依旧会出场)。需要考虑的实际情况也有不少,如包装、运输、保险和纳税义务等。因此,当拍卖的最后赢家抱走这幅作品时,一系列的法律和后续流程就会随之启动。随着拍卖场上越来越经常出现动辄上千万、上亿美元的作品——其中包括今年春拍时以1.1亿美元称冠的巴斯奎特作品以及2015年拍出的一幅1.79亿美元的毕加索——在处理这些价值连城的作品时风险也随之增大。

我们和律师、保险公司、两位运输人员以及一位艺术储存专家等各类型专业人士进行了交流,以了解在风光的拍卖落幕后继续将进行哪些事情。他们都表示自己对李奥纳多的作品没有太多了解,只是非常熟悉该如何处理这样昂贵的艺术作品(这件事中真正的专家只有佳士得拍卖,但他们拒绝发表评论)。

绿色代表着钱。图片:TIMOTHY A. CLARY/AFP/GettyImages

绿色代表着钱。图片:TIMOTHY A. CLARY/AFP/GettyImages

 

法律

当你从拍卖行得到一件类似于《救世主》这样的作品时,首先要解决把作品运去哪里的问题。这时候律师就发挥了作用。他/她会尽可能地降低你的纳税额度,并保证你不会因为严格的出口制度而被狠敲一笔。

成立了自己律所的John Cahill律师此前曾作为拍卖商Phillips de Pury & Co.的总顾问,他提到如果你把一幅画运到意大利,要把画再拿出来就很难了。(因为达·芬奇是意大利人,而《救世主》则会被视为一件文化遗产而在未来面临许多出口的难关)。

其他像英国等国家,也有其他的限制。比如要求卖家将作品在其他国家销售前,需要先允许政府定一个作品销售价格。

另一个决定应该把达·芬奇运往何处的关键点是:税收。如果你希望在纽约的公寓里好好享受这幅文艺复兴时期的佳作,那么你需要向纽约市政府上缴一笔销售税。据Cahill估计,这幅作品的销售税大约在3600万美元。

如果你在一个州买了件艺术品,但自己又住在另外一个州,你可能还需要付一笔“使用税"。不过有些买家还是很有想法地找到了避免这笔钱的途径。据《纽约时报》报道,藏家Elaine Wynn在2013年以1.42亿美元买下了一幅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但她在把作品拿回家前放在了俄勒冈州Eugene的Jordan Schnitzer艺术博物馆内。通过作品租借的方法,她省下了1100万美元的使用税。

“住在加州的人可以把作品寄放在俄勒冈州或是亚利桑那州,这样就可以不要付使用税,"Cahill说。但是“客观来说,并不是每个博物馆都能对付得了像《救世主》可能会引来的大批人流以及所需要的相应安保要求"。

那么律师会有什么魔法可以让《救世主》这样的作品既免于放在博物馆内又不用支付使用税?尽管通过艺术捐赠抵免部分缴税的额度在美国变得越来越少,但有些好处还是相应保留了下来。

Cahill说如果要想获得全额抵免,那么捐赠者就需要有1.9亿美元的一笔收入,而若是想在一年内获得全额抵免,那么收入额要达到9.6亿美元。但如果你已经在一幅画上豪掷4.5亿美元,那么税款是必不可免的。

运输

当你和律师商量好了计划后,接着就要把作品从A点运到B点。从这里开始事情就变得有风险了。大部分保险公司都认为“大部分的索赔都是由运输艺术作品的过程产生的,"艺术运输商Crozier的主席Simon Hornby说道。

而Hornby和艺术品搬运公司Atelier的执行总裁Derek Jones也都认为:确实你会增加几辆掩人耳目的卡车来保护好像《救世主》这样的作品。"

“事实上,整个沟通会出现暂时失效,这是很正常的,"Hornby说,“所以只有一两个人知道具体的计划是什么。"为了保证运输过程的最大安全性,运输路线往往会是在最后一刻敲定。其他预防措施包括预定多次航班,或是在运输的同时放上几幅相似尺寸的作品作为掩护。

两家运输商也提到,他们会派出额外的安保执勤人员,但行事将极为低调。一般人无法看出这是一次普通的运货还是运送着价值连城的货物。

用于运送艺术品的卡车也会做好相应的配备,艺术品的外层裹着带有气囊技术的减震包装,而没有采用老式的弹簧技术,同时气温控制、GPS跟踪、警报系统等都一应俱全。

这两家公司都会为运输配备两名司机,而且都经受过艺术品处理的培训。两人将以互相支援的方式完成一趟运输。装货区会提供适合的灯光亮度,并做好避免暴露于UV射线之下的措施。装有作品的箱子也是高科技设置,外层是由各种结实的木头组成里面则有一个蒸汽阻隔层,以防作品受潮。

保险

现在,你的达·芬奇作品已经在转移到一个安全地点的旅途中,那你就需要确保这一路上它的安然无恙。那么,谁会愿意承担全世界仅此一件、保价高达4亿美元的作品呢?答案当然是没有。

对于《救世主》这样的作品,买家通常会采取“份额分摊"的安排,Huntington T. Huntington T. Block保险机构的副主席Kate Buchanan说道。

“基本上就是买家会将保险费按百分比付给所有参与的保险公司,让每家公司都有份,而损失也由大家同时承担,"她解释说。“如果一共有20家保险公司参与,那么每家公司会拿走一定比例的保险金。如果真的出现了任何损失,那么每家公司也会相应承担赔偿。这样一来,风险就被分散了。"

Buchanan说为一件作品上保,最关键的部分是要看作品的拥有者是谁,保单的持有人是谁。对于一家大型博物馆来说,《救世主》可能是“其所有重要馆藏中的一件,所以它也能被囊括进那份统保单中,对其他藏品而言影响不是很大。"

对于拥有一些数量作品的私人藏家来说,统保单的做法可能依然适用,但在安保和气候控制方面就很难达到博物馆的级别。

然而,这一切的假设都是建立在买家本人首先是有买保险的计划。透露一个让全世界艺术爱好者都感到惊吓的事实,Buchanan说高端保险公司所面临的最大竞争者是“自我保险"——比如说,根本就不买保险。这种担忧同样适用于达·芬奇在私人市场流通的最后一幅作品《救世主》,而这样的作品明显就是无法替代的。

“我们有时候看到那些能付得起这些钱的人,"Buchanan说,“却也能够承受作品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后继续生活下去。"

仓储专家

如果你没有决定要为艺术作品上保险,那就会面临一个问题:存放作品。长岛城仓储设施UOVO的CEO Steve Novenstein说他的公司在接受一件画作存放前先要看一下保险证明。

其他考虑点包括运输和存放条件:“谁来包装作品?谁来做最后的作品状况报告?我们什么时候做作品状况报告?作品如何装箱,箱子谁来做?谁会打包艺术品,以及它到底要放在仓库的哪里?"

除了那些,创立者们都拥有地产背景的UOVO还会确保提供一流的安全设施,包括一些动态感应摄像等。

在进一步讨论前,Novenstein希望说明一点的是“我们并不是存放这件作品,"他说。“我希望大家能知道这一点。"

然而,任何高价位艺术市场的热情消费者们都知道:反正你无论如何都会这么说的,不是么?

文:Brian Boucher & Eileen Kinsella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