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画廊必须了解的生存之道:有哪五个颠覆性趋势?

分享至
在今年的巴塞罗那“讨论画廊

在今年的巴塞罗那“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专题研讨会上,会场讨论被归结为以下的几个核心问题。图片: Talking Galleries Barcelona Symposium 2018,© Xavi Torrent. 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每年(偶尔更频繁),艺术行业的一大批领军人物都会参加“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研讨会,该会议旨在探讨画廊行业面临的独特挑战与选择。而在巴塞罗那这座人们可以在赛百味街对面吃到全世界最美味的三明治的城市里,“讨论画廊"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演讲、小组讨论与交流互动。以下是我对今年研讨会五大主题所做的概述:

1. 对许多人而言,画廊行业的规模与运营节奏已经“癌变"

“讨论画廊

“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专题研讨会。图片: ©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所谓“癌变",我不只是指广义的危险,或是“生命垂危"。我所特别指出的是艺术行业已急待诊治,因为该行业的交易数量、涉及成交价格和其交易的速度都上升到了一种不可持续的水平。因此,未经检查的异常细胞的繁殖便会引发恶性肿瘤。

因此,关于上述问题的警钟已即刻响起,作为“讨论画廊"的开场重要发言人,Daniel Templon带我们回顾了他掌管当今“发电厂" Templon画廊50余年的职业生涯。

当Templon被问及他的第一批长期藏家是谁时,Templon承认,他无法说出那些人的姓名,因为他们都是些“不知名的人物"——医生、律师、牙医或是其他一些即使在他们各自所处的领域也平凡无奇的人。然而在今日,拥有与这些人相似地位的人们则已无可救药地被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们排挤于该行业之外。

虽然Templon指出,1990年的经济崩盘曾使他在市场复苏前每年只能卖出大约14件艺术品。但在市场崩溃之前的美好时期内,他的平均销量也仅为每年约40件作品,而这个数字仅与一个大型画廊在 2018年一个良好月份的销量相当。

事实上,Templon继续说,买家现在拥有如此这么多的金钱,以至于“艺术市场"这个Templon画廊于1966年成立之初Templon与他的同事们所“不曾谈论"的术语已经“吸收一切",包括那些平庸艺术家之作。

但其他发言人认为藏家可能并不是问题的唯一根源。艺术顾问Lisa Schiff在会议后期的小组讨论中表示,她认为她所扮演的角色的关键性工作便在于“保护(她)藏家"不受大型画廊部署的贪婪的销售团队影响。这些团队往往更注重赶超每月的配额而不是在合适的情境下考究地陈列引人注目的艺术品。

资深画廊主Ursula Krinzinger将艺术行业产生问题的部分责任归咎于年轻画廊主们自己身上。或者更确切地说,Krinzinger认为问题的症结便在于这些画廊主们对成功所抱有的不切实际的期望。根据她的经验,她表示,没有画廊主应该在庆祝进入该行业一个整整十年之前计划赚钱。然而,据她估计,她的许多年轻同事现在正“想要于三年内成为百万富翁"。这种自己创造的时长标准将所有事物提升到了一种充满欺诈,金钱至上的过激层面,而这一切只会进一步扭曲艺术市场。

结论:艺术行业已有太多买家注入过多的收入并提出太多的需求。此外,还有太多的画廊主,以及我会加上,太多的艺术家,变得非常愿意以任何必要的方式满足买家的这些需求。

2. 不同层面的画廊现在正在以不同的规则玩着不同的游戏

 

Daniel Templon与Georgina Adam在“讨论画廊

Daniel Templon与Georgina Adam在“讨论画廊"论坛上。图片:© Xavi Torrent, 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虽然关于“中等艺术市场将拥有何种未来"在专题讨论会上声势最为强大,但该议题在为期两天的研讨会结束之后还继续产生了一些延伸性影响。此外, Jean-Claude Freymond-Guth自己的画廊于去年关闭。而在前文提到的讨论中,Freymond-Guth本人也呼吁他的同仁们停止跟从和模仿豪门画廊。相反,Freymond-Guth建议他们“重新定义自己的项目,并在其范围中工作。"

换言之,不要听从嘻哈巨星砍爷的说法,砍爷曾表示,“如果你曾跌倒,你应瞄准天际之星/因为你从天跌落 /你将降落于云层之上"。多位专家建议: 通常根据过往经验,如果平庸的画廊主们试图模仿艺术行业的领军人们去扩充一系列永久性的空间,在每一场艺博会上展览,或者广义而言,总是做得过多而又似乎永远不觉满足,那么灾难便可能不期而至。相较之下,好得多的做法应该是听从年轻的迈克尔·杰克逊的建议,一切从镜中人(注: 迈克尔·杰克逊的单曲《镜中人》开始。至少,这种评估中的残酷诚实有关于一个画廊的目标、实力以及局限。

另外,在主题为“在线艺术市场变化"的小组中因讨论关于下一代画廊,也有同样的说法。artnet的画廊网络总监Sophie Neuendorf和Artsy画廊合作伙伴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负责人Saskia Clifford-Mobley都一致认为,画廊的在线战略没有捷径。相反,成功来自于画廊创造出自身独特的身份与目标,然后与他人合作以量身定制一个反映此两者的数字化形象。

但是这些建议甚至在数字革命之前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有效的指导(并不试图仿效别的产业,而旨在弄清楚是什么能使你具有独特性。)在一次关于里森画廊50周年大型展览《全面呈现》(Everything at Once)的演讲中,该画廊的内容主管Ossian Ward描述了里森的发展历程。它更像一个由一群志同道合、年龄相仿,兼容性强的人们组合而成的社会融合体,而不是一个企业。

结论:跟从画廊界的商业之神不一定能指引人们到达天堂。培养一个社群集体与大量举办展览、销售作品同等重要……而为前者的努力可能是实现后者之目标的最佳策略。

3. 艺术产业必须冲破自身“孤岛",创造“一个交流生态系统"

 

里森画廊的Ossian Ward在论坛上。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里森画廊的Ossian Ward在论坛上。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这句话出自画廊主与独立艺术博览会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Dee。她在一个题为“画廊之间的合作方式"的小组讨论中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但她认为,并非要求画廊们保持一种谦逊精神,以放弃使它们相互疏离的竞争意识。当画廊们处理与艺博会、艺术顾问以及其他极频繁与极便利地成为它们敌手的参与者之间的关系时,它们仍需保持同等的竞争精神。简而言之,Dee和她的小组成员们提出,处于商业尖端之下,无论画廊们具体扮演着何种角色,服务它们自身的最佳方式都是去思考怎样创造前所未有的、可持续发展的彼此之间的种种合作关系,而非如何彼此踩踏以到达顶峰。

另外,业内人士也不应因打破障碍以分割销售成果而感到满足。收藏家与财务专家Alain Servais提出,对画廊主们而言,与创造销售业绩同等重要的是,考虑与收藏家、金融专家或其他赞助商合作,这样才可以在面对2018年画廊业务的固定费用挑战时游刃有余。

Servais和Freymond-Guth甚至把这个想法发展到了逻辑之终点。他们讨论了更小型、更具实验性的画廊如何冒险和做出牺牲以将文化之合法性加入艺术行业中更大型、更豪华的元素之中。这种现象在已经成名的艺术家之中尤其普遍。举例而言,Servais提出,“展览会的Fcous部分" (Focus是指由知名策展人组织的以年轻画廊为主题的版块的简写)实际上是艺博会的一个重要工具,以保持一定程度的策展可信度,而不仅仅是为了构造一个“类似充满大品牌商品的购物中心"。

此外,在这次交流结束时,悬而未决的问题是简单而至关重要的:如果冒险的小画廊实际上在文化上助益着更大型、更安全的实体组织,那么这些更大型,更安全的实体机构是否有责任在财政上补贴这些为他们的企业增加收益的小型机构呢?

这个问题的关键便在于,不同价格层次的画廊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反之,他们是依赖共生的。没有小型画廊开发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和新手藏家,市场的顶级画廊也将失去它们长线发展所需的馈线系统。

从这个角度看来,画廊行业中经济上的弱势群体将首先在艺术经济体中遭遇逆境。但是,如果市场上的雄狮认为自己可以对一切危险免疫,那么请记住,“如果蜜蜂灭绝,每一个物种都会随之消亡"。

结论:如果没有主要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合纵连横,整个艺术行业的结构就可能转变成纯粹的奢侈品零售空间。 

4. 缺乏透明度的市场正危害着每个人,尤其是对行业中的较低层面者而言

 

里森画廊的Alex Logsdail,Annely Juda Fine Art 画廊David Juda以及Parra Romero的Jorge Romero和主持人 Carlos Urroz。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里森画廊的Alex Logsdail,Annely Juda Fine Art 画廊David Juda以及Parra Romero的Jorge Romero和主持人 Carlos Urroz。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我之前写过关于不透明度对高端艺术品交易的重要性,而此次我在Talking Galleries的演讲也着重讨论了线上市场的发展。借用编剧传奇人物William Goldman的话来说,没有人知道行业之中关于销售如何进行的任何情况。然而,我们确实至少拥有一些来自Artsy(通过其2017年画廊调查综述)的证据表明,在线列出定价和是否已售等信息的画廊主/经销商增加了他们接受质量查询、进行销售,甚至以更高的价格进行销售的几率。

但是,如果Artsy的调查数据代表了月亮的明亮面,那么其他发言者便将告诉我们黑暗面对艺术行业的其他领域有多么致命的影响。艺术市场分析师Clare McAndrew指出,即使不是全部,传统银行也不会考虑接受来自画廊的贷款申请,部分原因是永久性的大雾笼罩整个艺术行业。

一位投资银行家Servais甚至作出令人清醒的判断,他认为艺术市场比金融业存在更严重的道德问题。事实上,就像大萧条时期的学者所说,我们自己的卫生条件比货运车上的流浪汉还糟糕。虽然缺乏透明度并不一定会引发恶劣行为,但这种缺失定将激励此类行径。对许多人而言,这些刺激足以使他们完全脱轨于市场之外。

结论:开放并不是一件好事。有限的数据和丰富的经验表明,这只是一个可以更广泛地为个人中层画廊与相关版块获利的商业策略。

5. 吸引新的观众至关重要,但这样做将引发令人不舒服的转变

 

Christy MacLear,Adam Sheffer和Hélène Vandenberghe讨论艺术家资产的管理。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Christy MacLear,Adam Sheffer和Hélène Vandenberghe讨论艺术家资产的管理。图片:© Xavi Torrent,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TEFAF主席Nanne Dekking在上述中级画廊小组的演讲中表示:“艺术品市场是唯一一个我们没有积极拓展客户的地方。"而他的宣言在一天之后便得到了奇怪的观念上的证明。

为支持Lisa Schiff,因为会场中的一些人已经转变为她纪律之下表现最糟糕的人的牺牲式代理人,Servais指出,他的藏家朋友们告诉他,他们雇用艺术顾问完全是因为他们需要“向画廊主们推销自己"以成为值得被考虑的买家(当然,潜台词是,他们腰缠万贯,但他们对艺术行业的热望却不足以使他们获得这个行业的入场卷。)

但是,新鲜血液对于市场最商业化的一面来说却并不重要。艺术机构副主席,罗伯特·劳森伯格基金会前负责人Christy MacLear在一个管理艺术家资产的小组中强调,大学博物馆可以在建立艺术家遗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学生,特别是研究生,往往十分注重他们可用的资源,因此,向这些学生所在的机构捐赠艺术品或档案资料可以增加一位艺术家与下一代伟大学者建立联系的可能性。此外,这些学者可以增进我们对一位艺术家几十年职业发展之实践的理解。

而现在的问题是,那些处于危险之中的画廊主们是否愿意承诺改变。正如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总裁兼Cheim&Read合伙人Adam Sheffer所言,几乎没有50岁以上的研讨会参与者坚持出席了会议尾声,以技术为核心主题的小组讨论。

但是,另一方面,论坛会场仍然充满或者近乎充溢着,年轻的画廊主、专业人士、学生和企业家。他们都渴望参与其中。

结论:如果大多数长期画廊主继续坚守已有顾客和熟悉的方法,那么艺术行业的发展便会如物理学家Max Planck曾对科学领域所做的论断: “提前举办一场葬礼"。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的下一代似乎已经准备好向前迈进与发展。

译:Phyllis Zhong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