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花高价专门去读策展学位,是否物有所值?

分享至

 

Cecilia Alemani与Massimiliano Gioni参加2015古根海姆国际慈善晚宴,纽约。图片:Nicholas Hunt / Getty Images for Christian Dior

随着当代艺术与主流文化的关系日益紧密,它也变得越来越世俗——特别是“策展"一词。这个词语近年来一直被绑架:以前只是在艺术领域当中存在的特别岗位,现在似乎成了从手工咖啡到网上时尚博主们都可以滥用的称呼。

这样的现象让策展和策展人成为了焦点。虽然在以往这只是一个处于幕后的职业,策展的职位现在却变成了抢占新闻头条的事情,特别是在文献展和威尼斯双年展这样的事件当中。关于展览的评判越来越要以展览的展开方式作为标准——所以一个展览成功与否成为了策展人的责任,这使得他们不再是管理藏品或者展览进程的简单人物。

随着这个职位的地位提高,成为策展人也成为了吸引人的事情,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提供与这个领域相关的教育课程。

不久之前,策展硕士还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像小汉斯(Hans Ulrich Obrist)、Jens Hoffman、Klaus Biesenbach(MoMA PS1馆长)、或者Nancy Spector这样的人物显然不需要这种策展的学术背景来兴风作浪。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这些策展课程历史都很短,所以,这种想要完成策展课程的压力也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

所以,我们就要面对一个终极的问题:策展是可以教授的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这样的学位是否物有所值?

小汉斯(Hans Ulrich Obrist)参加瑞士学院举办的新书《策展的方式》(Ways Of Curating )首发式,2014年11月,纽约。图片:Craig Barritt/Getty Images for Surface Magazine

在2014的著作《策展: 策展示如何占领了这个世界以及其他所有事情》(Curationism::How Curating Took Over the Art World and Everything Else)当中,作者、评论家David Balzer对这个行业的兴起进行了探讨。Balzer的批评态度显而易见,这本书的语调充满了怀疑。所以当他对策展课程的鄙夷态度并不让人意外:他认为,策展硕士学位是在用这个词语的意思混淆视听,所以这样的课程一文不值。

不过,Balzer忽视了那些从顶尖的学校、特别是伦敦的学校毕业的策展人的名单是多么的惊人,这些学校里都有策展的课程。皇家艺术学院(The Royal College of Art,RCA)在1992年首先开启了策展课程,毕业的学生里就包括了纽约艺术博物馆(MoMA)新媒体及行为艺术策展人、2014年惠特尼双年展策展人Stuart Comer,以及去年Cubitt策展奖得主Morgan Quaintance。

伦敦金匠学院。图片:via Goldsmiths College

纽约艺术家空间(Artists Space)策展人Jamie Stevens在伦敦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完成了硕士课程;伦敦的另一家艺术学府金匠学院则培育了沃克尔艺术中心视觉艺术部策展人Pavel Pyś、白立方的艺术家与博物馆关系部负责人Hannah Gruy。

另外,纽约瑞士学院的总监及策展人Simon Castets则有着哥伦比亚大学的策展研究硕士学位;雕塑中心(Sculpture Center)的Ruba Katrib则参加了纽约Annandale-on-Hudson的巴德中心策展研究(Bard Center for Curatorial Studies,简称CCSBard)的课程;同样,高线公园(High Line)艺术项目的总监、弗里兹纽约项目策展人、今年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国家馆策展人Cecilia Alemani也有着硕士学位。这个名单很长。

因此,这至少证明有部分学生因此受益。但是,学生们的钱究竟是花在什么地方依然显得模糊不清:是严肃的学术,还是光鲜的人际网络?

答案往往是两者兼具。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业内有着崇高地位的3位硕士生因为不想引发争议而拒绝了采访,因为他们觉得“教"策展的说法、或者高昂的学费都存在问题(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策展人说:“我觉得这些课程充满矛盾,特别是在美国的环境当中,这样的花费在我看来是不人道的。")

策展硕士通常是2年的课程。在美国,平均花销是一学年4万美元。英国的体制略有不同:费用会因为学生来自何方而有所不同。比如皇家艺术学院,欧盟和英国公民每年需要支付9500英镑学费;但是海外学员的学费就一下子上涨到了2.84万英镑。这样高昂的学费还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对学术体系也充满了怀疑。

Ruba Katrib。图片:©Patrick McMullan. Photo by Nick Hunt/Patrick McMullan.com

“参与策展的研究生课程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 Ruba Katrib在与artnet新闻的交谈中说:“我当时不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答案,但是我觉得这个课程确实为我在机构当中的工作做好了准备,即便机构的运作方式在当时的课程当中只是很小一部分。"

她强调同行之间相互支持的重要性:“在我的经历当中,学生期间建立的网络关系十分重要,大家会到世界各地的不同机构、在不同的职位上工作,这个网络的延续很重要。也许更多的教授、特邀批评家、或者其他行业的人就是这样被引入到其中的。"

Cecilia Alemani在谈论自己的经历时进一步对这一说法表示支持:“巴德中心策展研究对我来说是突破性的经历——不仅仅是因为我在那里学的东西,最重要的是我认识的人:同事、老师、客座教授,"Alemani说。

关于最基本的东西,她是这样形容学位的价值的:“我遇到了非常好、激发我灵感的人,并且一直在与他们合作,这为我提供了非常强有力的学术基础,我至今依然在策展当中会用到这些知识。"

实际上,Alemani是艺术圈最有势力的策展夫妇的一部分:她与纽约新博物馆的首席策展人、艺术总监Massimiliano Gioni是夫妻(这也从侧面显示出艺术圈是多小,Gioni的老同事Lauren Cornell最近离开了博物馆前往巴德中心策展研究任职。)

Gioni是少数几个可以把策划威尼斯双年展写在简历上的幸运儿之一(2013年,40岁出头的时候),他策划的2010年光州双年展吸引了50多万观众。但是他却没有这个领域的硕士学位。“他没有教育背景,但是却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新美术馆总监Lisa Phillips2013年的时候对《纽约时报》说:“他将策展看成是一种艺术方式。"

也许将这个职业当作某种艺术领域的实践才是成功的关键。“金匠学院对我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因为它奠定了我的理念基础,策展是建立在研究、写作、与艺术家和同行交换理念的基础上的,"Pavel Pyś对artnet新闻说:“金匠就是研究、学习、交流、思考的机会。"

Pavel Pyś。图片:courtesy the Walker Art Center

Pyś还谈论到了学校可以在策展的学生与艺术创作的学生之间建立桥梁,说自己在金匠期间合作过的艺术家后来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其中包括了得到2016年特纳奖提名的Michael Dean、以及Joey Holder。

当被问道是否物有所值的时候,Pyś也一样有着对母校很正面的看法:“当然。我觉得这个课程很棒,我的时间很值……这让我有了关于艺术的多视角认知。"

至于薪资方面,那些在毕业之后平步青云的人拿到了很不错的薪资。一份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Directors,简称AAMD)的调查报告显示,首席策展人平均年薪为14.34万美元,策展助理的年薪则要低许多,只有4.25万美元。

所以,总而言之,策展硕士是否物有所值?在那些毕业之后有着不错发展的人看来,也许会得出结论认为获得这样一个学位确实是一种收获。不管是否有所保留,但所有人都认为学位有用——大部分是因为它开启了一扇大门。

“我认为这样的课程的好处在于同学与老师的人际网……即便是现在,我已经毕业10年多了,我很多的同学依然是我每天要打交道的同事,我知道我可以依赖这样的网络来发展我的事业,"Alemani这样总结她在巴德中心策展研究专业的收获。

所以,如果你可以去参与这样的高级课程的话,也可以与未来一代的策展人交好——自己也成为其中的一员。只是要对高昂的开支做好准备。

 

文:Caroline Elbaor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