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大卫•霍克尼:我不想重复自己

分享至
大卫·霍克尼,《自画像》(Self-Portrait),报纸拼贴画,1954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自画像》(Self-Portrait),报纸拼贴画,1954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已经77岁的大卫•霍克尼仍然向往“刺激"的生活,他不远千里来到阔别34年的中国,举办“春至"(The Arrival of Spring)个展、讲座、对谈,掀起了一股“大卫•霍克尼"热潮。大卫•霍克尼对于“逆转透视“、"散点透视“、机器与艺术、摄像与绘画的研究,启发人们去重新思考艺术、艺术史的重要问题。大卫•霍克尼的意义不在于崇拜,而在于讨论。就像霍克尼几十年来一直醉心于各种艺术实验一样,他始终拒绝被某种“风格"、“流派"来定义“大卫•霍克尼"。大卫•霍克尼不仅是画家,还是摄影师、舞美设计师、艺术理论家;不仅是“英国活着的最出名的画家",还是始终“在路上"的新艺术手段的探索者。至于为什么一直在寻求变化,大卫·霍克尼告诉artnet,他只是单纯地不想重复自己。

 

离经叛道:对同性主题的迷恋

 

大卫·霍克尼,《我们哥俩相亲相爱》(We Two Brothers Together Clinging Together),板画油画,48×60inch,1961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我们哥俩相亲相爱》(We Two Brothers Together Clinging Together),板画油画,48×60inch,1961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洛杉矶家庭情景》(Domestic Scene, Los Angeles),帆布油画,60×60inch,1963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洛杉矶家庭情景》(Domestic Scene, Los Angeles),帆布油画,60×60inch,1963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霍克尼初步艺坛之时,抽象表现主义正横扫着欧洲。在霍克尼20世纪60年代初的绘画中,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的形象表现出了儿童画的稚拙风格,而其中出现的抽象元素,又使画面充满了讽刺意味。同时,霍克尼开始大胆地创作同性恋主题作品,如《我们哥俩相亲相爱》(1961),这些作品的风格类似于城市中随处可见的涂鸦作品,霍克尼在作品中涂写对男友的私语,并把一种焦虑的情绪蕴含在这些字母和符号中。霍克尼的这些画作刺激了四平八稳的英国社会道德规范,但他还是一直画着:《淋浴中的那个男人》(1963)、《洛杉矶家庭情景》(1963)。

 

具象绘画的莫扎特

 

大卫·霍克尼,《更大的水花》(Bigger Splash),帆布亚力克,96×96inch,1967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更大的水花》(Bigger Splash),帆布亚力克,96×96inch,1967年,©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离开英国,来到美国西海岸之后,霍克尼感受到了加州的魅力——充足的“阳光、海水和性"。在这段时间(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霍克尼开始创作典型的霍克尼式风景画:画面构图简洁,呈现出典型的对称性。同时,霍克尼也开始研究人物画的形式实验。在霍克尼的画作中,凝固之中带着动感、故事之中藏着故事、人与物之间的幽默对比关系、艺术与现实的机智与反讽态度……这一切都造就了“最时髦的意识"和“优美机智"的创作,造就了“霍克尼的视觉朗诵法"(艺术批评家罗伯特·休斯:《新艺术的震撼》)。霍克尼获得了“具象绘画的莫扎特"这一殊荣。

 

拼贴爱好者

 

大卫·霍克尼,《罗伯特·利特曼在我的游泳池里漂浮》(Robert Littman Floating in My Pool),摄影拼贴,1982年10月,©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大卫·霍克尼,《罗伯特·利特曼在我的游泳池里漂浮》(Robert Littman Floating in My Pool),摄影拼贴,1982年10月,©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大卫·霍克尼个人网站(http://www.hockneypictures.com/)

 

 

在绘画领域取得成功后,霍克尼转向了摄影。他的摄影创作方式很特别,采用拼贴组合方式。无论是宝丽来组合照片还是之后的拼贴照片,都为摄影增添了一个新的“维度"(dimension),霍克尼在这些作品中突破了“单点观察"的方法,扩展了传统摄影的时空观念。在进行组合拼贴照片的创作过程中,霍克尼更深入地了解了立体主义,并将从这些作品所蕴含的与传统摄影截然不同的品质中获得的经验运用到绘画创作中,我们便看到了霍克尼对于“逆转透视"、“散点透视"的精彩研究和实践。以此为基础,霍克尼将摄影与绘画的关系解读为:“摄影来源于绘画,并将回归于绘画。"

 

大师也是一名果粉"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3月19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3月19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在2005年之后,霍克尼回到家乡英国的东约克郡居住。这次来到北京佩斯画廊做的个展,就是对家乡风景变化的细腻记录。展览的绘画作品是用iPad完成,这是霍克尼近年来的“新宠"。

 

霍克尼曾写过一本书,叫《隐蔽的知识》,揭露了许多古典写实主义大师可能是借助了曲面镜、透视镜等投影技术才得以画得如此逼真,在学术界引起极大争鸣。而在他70多岁高龄之时,使用iPad和iPhone作画,这背后又意味着什么呢?从来不拒绝新鲜事物的霍克尼,认为依赖iPad、iPhone反而是让绘画“起死回生",而且将人的手工又带到了屏幕面前。他提醒大家:“不要忘了,画笔、铅笔也曾是机器。"霍克尼在用“大众化"的科技表现他的复杂、神秘,他并不会去提醒人们注意;或许他已经足够有经验预测到事态的发展;或许他丝毫不在意外人眼中的"霍克尼“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4月30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4月30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Artnet×大卫霍克尼

Q:你在1981年的时候曾经来到过中国,那么,从“透视"的角度来看,你觉得中国绘画和西方的绘画中所传达出的观察世界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吗?

A:中国、日本等东洋艺术中没有阴影,阴影只存在于西方古典艺术之中。包括西方的透视,是一种光学的透视。我觉得这要归结于西方玻璃制造业的发达,与之相对的在东方发达的是陶瓷业。而西方透视原则其实就来源于由玻璃、透镜诞生的光学原则的发现。

并且我一直认为,西方绘画在摄影术诞生以后开始转向“抽象",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学习“抽象"。“抽象"一直就存在于他们的观念里。

Q:这次来北京展览的作品,2012年的时候在伦敦展示过:“更大的绘画"(A Bigger Picture),而且之后在全球很多地方也有巡回。你在这期间有做过调整和改动吗?

A:实际上我这个系列的诞生就是因为2007年,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RA,Royal Academy)邀请我以东约克郡的风景这个主题做个展。当时他们希望我在2011年做此次个展,但是我说,我还需要再多观察3个春天。于是2012年,这组作品第一次展出。现在来到北京,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北京的这个空间很特别——它非常大,它使人们可以拉开一定距离去看我的作品,这个感受是很独特的。

Q:那么,东约克郡的春天特别在哪里呢?

A:约克郡的东部是一个非常适合创作的地方,那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我可以专心的创作而不被打扰。洛杉矶也不错,但是洛杉矶没有春天,约克郡的春天总是充满了变化,是非常棒的创作对象。

Q:你在加利福利亚生活了30年,你之前的创作也深受那里风景、人文氛围的影响。我们是不是能够在东约克郡的风景中看到加利福利亚的影子?

A:我最近新的创作系列就是在洛杉矶的工作室中,画了几十幅肖像,都是我身边的朋友们,我还会画更多。很快就可以让大家看到了。

Q:你的一生创作总是寻求变化,让人眼前一亮。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5月22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5月22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是什么激发你去改变?

A:我单纯地只是不想重复自己。

Q:在艺术创作中,你使用了很多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材料会造成怎样不同的艺术表达效果呢?

A:我对任何跟图像有关的事物都有兴趣,都愿意去尝试。

Q:作为英国在世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你怎么看待当今英国艺术的发展?

A:我对他们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看法,不过我直到现在依旧认为艺术家应该亲自动手创作。

Q:现在你已经77岁了,你对未来的艺术创作有什么设想?

A:我正在为我的朋友们绘制单人肖像,我会画很多幅然后把它们一起展出。其实我创作的主题几十年来都没什么变化,就是肖像、人物、静物,这是最经典的主题了。我更希望看到一些新的艺术家可以在我的启发下创作出更多更有趣的东西。艺术家总是越多越好的。

大卫霍克尼谈艺术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4月17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iPad绘画、纸上打印,139.7 x 105.4 cm,2011年4月17日,© 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致谢:佩斯北京 

1、我肯定是个画痴。我一直认为,绘画让我们睁眼看这个世界。

2、乱涂乱画一直吸引着我,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想抓着自己的蜡笔和一点纸吗?

3、我用水彩是因为希望由我的手带出一种流动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学到的中国式作画态度。他们说绘画需要三样东西:眼、手、心。

4、有时,我会崩溃,在床上待三天。往往是睡三天,因为我不能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

5、我总是能从观看中获得极大的愉悦。我喜欢“眼交"这个词:这是一种表达方式,说的是眼睛正在获得极度的享受。

6、iPhone让你变得大胆,我认为这很好。

7、喜欢素描和痕迹制作的都会喜欢探索新的媒介。我不是个疯狂的技术型,但是一切是觉得东西都吸引着我。

8、局限性是好事,它们是兴奋剂。

9、我觉得自己挺贪心的,但是我不贪钱——因为钱可能成为负担——我贪心的是令人兴奋的生活。

10、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越变越聋,看空间就会越来越清楚。事实上,我认为聋子可以用声音来交换失落的空间感。

 

资料来源:马丁·盖福特于2011年出版的《更大的信息:戴维·霍克尼谈艺录》,王燕飞译,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

 

相关展览信息:

图10

大卫·霍克尼在“春至"展览开幕现场,图片来源:artnet News

 

大卫·霍克尼:春至(The Arrival of Spring)

时间:2015年4月18日至6月6日

地点:佩斯北京,北京市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