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5年4月16日大卫·霍克尼央美讲座 ,“我画画的时候,我觉得我只有30岁!"

分享至

4月16日,艺术大师大卫·霍克尼来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其访华第二站的讲座。在第一站的北大讲座中,他谈论了“当代美感的建立",阐述了机械时代绘画的价值与意义,以及他眼中的中国画。此次央美讲座主题“我的观看",是在上次讲座基础上的强调和延展,谈论霍克尼创作中对世界的观察方式的思考。

霍克尼讲座现场,左一讲座主持王璜生,右一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artnet

霍克尼讲座现场,左一讲座主持王璜生,右一大卫·霍克尼,图片来源:artnet

 

霍克尼从透视、中国画的创作原则、摄影、光学等方面为大家展示了他的观看。

  • 反向透视

常见的透视是近大远小,但霍克尼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透视很大程度上是个建筑概念,在空间设计上运用很有效,但对于绘画却不是这样。就像下图中倒梯形的桌子,近小远大的形式使画面得到一种移动的视角。

大卫·霍克尼,《玩牌者 #2》(Card Players #2),丙烯帆布,121.9 x 182.9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大卫·霍克尼,《玩牌者 #2》(Card Players #2),丙烯帆布,121.9 x 182.9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 移步换景

我们日常观看并非单一的角度,而是在里面穿行,构建出一个视觉世界。这种体验类似于中国画创作中的移步换景和散点透视。我们所看到的世界绝不是照片里的样子。比如,图中我们会先看到白头发的人,再看到黑头发的人,之后再看后面的人。从自己观察的不同角度构建出一个整体的物质空间。空间感不是从一个角度就能构建起来的。

 大卫·霍克尼,《红色桌子》(JP, JM, JW in the studio),手绘摄影图片,纸上输出,25版,108 x 177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大卫·霍克尼,《红色桌子》(JP, JM, JW in the studio),手绘摄影图片,纸上输出,25版,108 x 177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 化学摄影与电子摄影

感光相纸的发明使图像能够被一次性抓取,从那时起西方就盛行绘画已死的说法。但霍克尼认为照片的发明,其实只是化学材料的发明。而真正终结绘画的是Photoshop的诞生。

  大卫·霍克尼,《工作室一景 #4》(Studio Interior #4),丙烯帆布,182.9 x 121.9 cm,2014-2015,©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大卫·霍克尼,《工作室一景 #4》(Studio Interior #4),丙烯帆布,182.9 x 121.9 cm,2014-2015,©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 光影效果

霍克尼讲道只有欧洲传统绘画才有光影的效果,相反,中国、日本、波斯的绘画从来没有出现过影子。影子只是个光学概念,并不是绘画本身必须具备的,东方绘画就没有影子这个概念。

 

霍克尼讲述完自己的观看方式,回答了邵大箴先生的提问。其中,邵大箴先生谈到时代、艺术、观念不断更新变化,艺术家艺术作品是否会过时,并询问霍克尼的看法。霍克尼认为自己并不是所谓60年代的艺术家,他说他生活在当下。

邵大箴先生向霍克尼先生提问,右一邵大箴,右二霍克尼

邵大箴先生向霍克尼先生提问,右一邵大箴,右二霍克尼

 

 

Q&A

Q:您怎样看待自己和别人的不同?譬如您对风景画的创作的坚持。

A:对我来说很简单,我只是跟随我的本能来做这些事情,不管是画风景、静物、人物,这些都是油画很传统的主题。因为摄影的出现,欧洲很早就开始讨论绘画已死的话题。但是就像我在今天所讲的,摄影也已经在慢慢的死亡,或者说它在改变。我觉得在绘画这个角度,我始终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做的,我只是跟随自己的本能在绘画,绘画不可能消亡,我们永远可以在传统中发展艺术它固有的生命力。

大卫·霍克尼,《Woldgate森林十一月7、8日》(Woldgate Woods 7 & 8 November),6块组合布面油画,183 x 366 cm,2006,©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大卫·霍克尼,《Woldgate森林十一月7、8日》(Woldgate Woods 7 & 8 November),6块组合布面油画,183 x 366 cm,2006,©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Q:您情绪低落的时候您想做什么?您怎么摆脱这种感觉呢?

A:我确实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这都是我不画画的时候,我觉得我不画画我没什么事好干,所以我情绪就会低落。

 

Q:什么激发您在透视上进行这样大的革命,在您透视领域的革命中,您怎样看待您和塞尚之间的联系?

A:塞上对我有很大影响,他引发了立体主义。而立体主义运动最大的贡献在于让人们看到的不仅仅只是前景的一个表面,所以立体主义的作品比我们看到单一透视的作品更有立体感。

大卫·霍克尼,《人群V,6-11五月》(The Group V, 6-11 May),丙烯帆布,122 x 183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大卫·霍克尼,《人群V,6-11五月》(The Group V, 6-11 May),丙烯帆布,122 x 183 cm,2014,©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Q:您说用透视方法画成单一视点的图像很平面,但我觉得我们也在用这种移步换景的双眼视角观看了这种平面图像,当我们用移步换景视角再看您用移步换景方法创作的作品时会有一种诡异、荒诞的感觉,和平时所看到的东西又有所不同,您想要表现的是这样一种视觉效果吗?

A:对的,因为我们平常观看单一视点的图画已经成为习惯,所以看到这些图画会觉得奇怪。这一系列作品所引发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观看方式,人眼是时刻移动的,人眼不动的话,就代表人已经死亡了。对于一个固定角度的照片、绘画也好,它其实是人眼不动效果产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照片或者绘画已经死亡的原因。而观看我的作品所感受到的诡异,其实更接近于人们自己的观看方式。有一次,我和卢西安·弗洛伊德还有弗兰克·阿尔巴三个画家一起去伦敦看毕加索和马蒂斯的联展,看完之后又碰到一个摄影展览。对比一下,我们突然觉得像马蒂斯和毕加索这样的画家把我们的世界变得如此丰富多彩,那么有趣,照片的存在就显得非常非常的无聊了。

img_8825__large

大卫·霍克尼展览中的肖像画,图片来源、致谢:Annely Juda Fine Art

 

 

Q:您在创作中总是能打破常规,做出一些新式的艺术,我想问您对中国正在学习艺术的大学生有没有好的建议和忠告?

A:最简单的就是做你自己。另外,我们永远有发现世界或者看待世界的新的方式。最近我在读一本维米尔和罗恩霍克的书,谈到以前的艺术家他们是如何看待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你会发现在老的语境里也依旧能找到新的看待世界的方式;

 

Q:因为您非常喜欢各种新的科技手段,从这个角度谈谈你觉得艺术教育应该怎样进行?

A:因为我没有担任过教职,所以对于艺术教育我也说不出什么,但是我可以和大家讲讲我是如何学画的。我十六岁进入艺术学校学习,一直就是画画,不停地画。同时我发现我的同学和老师们将更多时间用于观察,我从中也吸取了经验。你观察的越多,画的越好,这变成了一条经验。再从西方古典油画的历史来说,很多绘画大师都是从学徒工开始跟随老师学习,从这个过程中再发现自己。 我看过一个荷加斯临摹普桑作品的展览,看的时候我就觉得荷加斯在普桑身上汲取到了很多东西。又回到我自身来说,在我上美术学校的时候,英国的整个教育系统就停止了临摹这项课程,他们都说绘画已经死了,临摹绘画没有用。但是我觉得这话有待商榷,因为你永远可以从学习、摹仿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一条出路。总结的说,就是艺术家越多,艺术的氛围就会越好。

大卫·霍克尼,《2011年春至-约克郡的Woldgate》(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第18件/一组20件,iPad绘画,纸上输出,139.7 x 105.4 cm,2011,©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Pace Gallery

大卫·霍克尼,《2011年春至-约克郡的Woldgate》(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第18件/一组20件,iPad绘画,纸上输出,139.7 x 105.4 cm,2011,©David Hockney,图片来源、致谢:Pace Gallery

 

精彩语录:

常见的透视是近大远小,但霍克尼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视觉图像,对于人来说是一种观看的心理的行为,但是对于照片技术只是一种几何成像。所以照片呈像损失了很多效果。

我画画的时候,我觉得我只有30岁。

 

 

关于大卫·霍克尼(1937- )

大卫·霍克尼是当今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被誉为“最著名的英国在世画家"。在他漫长的艺术生涯中,大卫·霍克尼横跨了多个艺术领域:绘画、拼贴摄影、歌剧舞台设计、并且对艺术史上古典画家如何利用光学仪器进行绘画创作。在他自己的艺术创作中,霍克尼也不断地进行创新,尝试使用一切可能使用的媒介。最近几年,霍克尼开始使用iphone和ipad进行创作。

摄影:蒋志,蒋志

摄影:蒋志,©蒋志

 

相关展览:

大卫·霍克尼:春至

展期:2015年4月18日至6月6日

地点:佩斯北京,北京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

 

整理:肖晨颖,校对:品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