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好莱坞到底给艺术市场带来了什么?

分享至
2019年,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Frieze LA)上,一位参观者正在参观Blum & Poe画廊的展位。图片:由Mark Blower提供,致谢Mark Blower/Frieze

2019年,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Frieze LA)上,一位参观者正在参观Blum & Poe画廊的展位。图片:由Mark Blower提供,致谢Mark Blower/Frieze

就像媒体方之前承认的那样,我们应该将首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Frieze LA)定位成为“洛杉矶公众认知的一个可能的转折点"的基础之上,再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尽管,几十年来,洛杉矶一直是重要机构的开发堡垒,甚至更早以前,这里也是重要艺术家的大本营,但洛杉矶更被视为娱乐行业的发展圣地(而且有充分的理由)。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希望让大众了解到关于这个城市更完整的文化内涵,而不仅仅是有流行文化。

然而,当代艺术世界——更确切地说,当代艺术市场——明白无论是在字面意义上还是在比喻意义上只有在好莱坞的参与下,它才能在洛杉矶蓬勃发展。因此毫不奇怪的是:在展会首日,几个展位上的作品都明确地向流行文化、名人以及电影和音乐等大众市场艺术形式表示致敬。尽管这些作品最终只占待售作品的一小部分,但它们出现,为2月14日周四首日交易的强劲表现铺平了道路。

本次展会现场的场面反映出了观众的极大热情。下午比较早的时候,主会场帐篷里挤满了艺术界常客,包括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主任迈克尔·戈万(Michael Govan)、达拉斯超级收藏家霍华德和辛迪·拉乔夫斯基(Howard and Cindy Rachofsky),和艺术机构合作伙伴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同时在这里也能看到在展会中逛了一整天的电影明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和西尔维斯特·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

尽管如此,展会最开始的最大交易更多地与艺术明星有关,而非大众媒体明星。刚过中午,豪瑟沃斯画廊就发出了雷鸣般的声音,宣布迈克·凯利(Mike Kelly)的环保装置作品《中性爱巢》(Unisex Love Nest)以180万美元的价格被一家欧洲私人基金会买下。几小时后,Levy Gorvy画廊公布了两项七位数的销售额:草间弥生的《无限的网》(Infinity Nets,B-A-Y)以160万美元出售,冈瑟·乌克尔(Gunther Uecker)的《斯皮拉莱3》(Spirale III)以120万美元售出。

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未命名》,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的卓纳画廊的展位中展出。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未命名》,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的卓纳画廊的展位中展出。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看台上的明星

但其他重量级的画廊则有意无意地倾向于名人的影响力。卓纳画廊展位外墙展出了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的一件用UV印刷与铝搪瓷呈现多个卡米洛特继承人、出版巨头、小报明星小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图像的作品《未命名》。然而,该画廊的总监布兰文·琼斯(Branwen Jones)认为,沃尔夫森是这幅作品画廊在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展出的动力。

画廊试图展示一组引人注目的、跨幅度的作品,而不是为好莱坞的新客户设置一个饥渴的陷阱。她解释说:“乔丹不怎么花费精力,我们也从不要求具体的东西。我们相信我们的艺术家为我们提供的。"下午三点左右,这幅画以未透露的价格售出。同一天,一位客户还预订了雷蒙德·佩蒂邦(Raymond Pettibon)的一幅名为《无题(安东尼·波登))的小幅人像素描,被以沙龙风格挂在画廊展位的墙上。

附近Jack Shainman画廊的展位上则出现了一种更微妙的娱乐方式:凯莉·梅·韦姆斯(Carrie Mae Weems)的《蓝调》(the Blues)是一套以“R&B大师"和女演员玛丽·J·布利吉(Mary J. Blige)为主角的25幅蓝色颜料版画。据高级总监Tamsen Greene说,“画廊在展会最开始的时候,以11万美元的价格将其中一个版本的作品卖给了一位外地买家,不过他们还有其他版本。"

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Susanne Vielmetter展位上由金·丁格尔(Kim Dingle)于1991年创作的《公爵罐一号》和《公爵罐二号》。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Susanne Vielmetter展位上由金·丁格尔(Kim Dingle)于1991年创作的《公爵罐一号》和《公爵罐二号》。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在洛杉矶艺的主流画廊Susanne Vielmetter展位前展出的是由金·丁格尔(Kim Dingle)创作的名为《公爵花瓶一号》和《公爵花瓶二号》的两个约翰·韦恩(John Wayne)半身像的陶制饼干罐(当天为了庆祝情人节,画廊把饼干罐改成了花瓶。)丁格尔要求将这些作品放在展台上,每件售价1.8万美元,部分原因是公爵在派拉蒙的历史和在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拍摄了9部电影。

尽管这组雕塑到下午三点左右还没有卖出,但据画廊合作伙伴埃尔萨布鲁诺(Elsa Bruno)说,这位艺术家最近几幅更具争议性的画作中,有“几幅"找到了买家,每幅要价2.2万美元。其中最大的一幅画是一幅充满黑暗和风暴的画面,描绘了受卡通影响的暴力行为。该作品售价7万美元,截至发稿时仍待出售。

 

铁木尔·斯琴(Timur Si-Qin),《无题》和《无题》,均创作于2011年,在Société洛杉矶弗雷兹展位展出。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铁木尔·斯琴(Timur Si-Qin),《无题》和《无题》,均创作于2011年,在Société洛杉矶弗雷兹展位展出。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比看上去的要多

柏林画廊Société展出了两幅直接但不那么人性化的好莱坞作品。展台的外墙上挂着两幅铁木尔·斯琴(Timur Si-Qin)于2011年创作的未命名的版画,每张版画上都有迈克尔·贝(Michael Bay)执导的《变形金刚》(Transformers)大片的宣传海报,海报上覆盖着植物图案(不管是不是巧合,派拉蒙负责该片的国际发行。)与卓纳画廊自称的想法类似,画廊老板丹尼尔·威切豪斯(Daniel Wichelhaus)说,选择这些作品是为了给洛杉矶这个画廊迄今不太活跃的市场提供一个严格的项目样本。不管动机是什么,同一位收藏家在午后把两件作品都预购了下来。

但是,最神秘的名人很容易就在纽约的Greene Naftali展位上找到。雷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在2018年的雕塑作品《辣酱》中在一张木边桌子上放了一团粗糙的勃艮第葡萄酒。在岩石般的造型上,挂着一个2000年代街头服饰品牌Baby Phat的金色白色皮包。而从里面伸出来的是用箔纸包裹的砖状物体,还有一瓶名正名实的切鲁拉墨西哥辣椒。

雷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的雕塑《辣酱》(2018)细节图。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雷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的雕塑《辣酱》(2018)细节图。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在UTA Artist Space在派拉蒙电影基地举办的“织梦者"(Dreamweavers)展览的开幕式上,我亲眼看到碧昂斯本人。当被问及这是否是艺博会的一种直接的召唤时,该画廊的杰弗里·罗瑞奇(Jeffrey Rowledge)回答说,哈里森对流行文化的引用并不陌生,“他没有这么明确地说过,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解读。"当天早些时候,这幅画以25万美元的价格被预定。画廊希望在一天结束前完成交易。

但是,随着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对这座城市在公众意识中的身份性产生的持久影响,这个故事还会延续。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