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汉斯·哈同:启迪未来的一个世纪

分享至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Hartung·Bergamn Foundation)位于法国南部里维埃拉地区的昂蒂布(Antibes)。从尼斯机场驾车出发,沿着海岸松、柠檬树与夹竹桃环绕的公路向西南方向前行,莫约二十分钟便可抵达这座海岬上的小镇。“我相信新艺术的未来都在法国的南方。"1888年,梵高在写给埃米尔·伯纳德的信中曾经如此说道。南法将阿尔勒献给了梵高,但还有更多埋藏在红土中的艺术历史,正等待被人们一点点挖掘出来:1946年,就是在昂蒂布,毕加索将一座私人城堡改为工作室,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创作出大量绘画,并且在这里开始制作陶器。当时的工作室如今已经变成毕加索博物馆,一座高耸而洁白的石头城堡,珍藏着一段烈阳与海盐味混杂的艺术记忆。

 

可惜汉斯·哈同(Hans Hartung,1904-1989)没有赶上这些。梵高连同塞尚已经成为晚近的艺术课题,而1904年出生于德国莱比锡的汉斯·哈同太年轻,“无法加入先锋派表现主义和达达主义的反传统阵营,来到巴黎又太迟,恐怕不能跻身于20和30年代现代自由主义的解放画家之列"。(安特耶·克雷默-玛洛迪语)汉斯·哈同的身影游荡在欧洲大陆,穿梭在各种流派和各种主义的迷雾里,直至他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在昂蒂布建造起最后的家园,并最终于此地去世。如果要研究汉斯·哈同的创作生涯,昂蒂布将是个很好的起点。最先来到一个归去的尽头,似乎更能了解他从何而来。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的入口开在一条小径的旁边,被层层树影遮挡,并不显眼。白墙上悬挂着艺术家生前亲自设计的壁灯。图片:梁霄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的入口开在一条小径的旁边,被层层树影遮挡,并不显眼。白墙上悬挂着艺术家生前亲自设计的壁灯。图片:梁霄

 

一座理想的家园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成立于1994年。在1989年汉斯·哈同去世之前,基金会所在的建筑一直是艺术家与妻子安娜-艾娃·伯格曼(Anna-Eva Bergman)的住所。哈同在1961年买下了这块昂蒂布郊野的橄榄地(Champ des Oliviers),并在此后耗费了六年时间进行设计建造。1972年,当他和妻子真正定居在这里的时候,这座“带着清晰线条的白色立方体"已经成为他们“理想的家园"。如果从建筑师的角度分析,哈同亲自设计的“家园"明显受到了两种建筑特征的启发:地中海本土建筑(西班牙渔民在梅诺卡岛上的房子)与古罗马的多姆斯(Domus);而艺术家本人则利用地形和建筑结构,更明显地对代表自然的外部环境与象征私人生活的室内空间进行了区分。哈同在自述里说道:“我们在昂蒂布的房子看上去是这样的……光与影的游戏,在墙上或是屋顶上,百叶窗精巧的白色薄片反射的光,代替了画家的每一幅画。窗子就是我的画。透过窗子有静止的风景和游走的天空,透过橄榄树银色的叶片盈盈闪烁。"

 

橄榄地中的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橄榄地中的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橄榄地中的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橄榄地中的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在2019年的七月,这座洁白的建筑或许已经经历了艺术家无法想象的严厉暑热,只有庭院中央一方蔚蓝的游泳池,似乎仍然维持着哈同在去世前设定的温度。1944年11月,作为反法西斯战争中法国外籍军队里的一员,哈同在进攻贝尔福的战役中失去了右腿,此后他常常通过游泳来强健身体,以支撑他在工作室里的高强度创作。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庭院中的游泳池。图片:梁霄

哈同·伯格曼基金会庭院中的游泳池。图片:梁霄

 
事实上,这座“一体两套"的建筑也反映出哈同与妻子的情感状态。同为画家的伯格曼和丈夫并没有分享同一间工作室,从游泳池旁边的小路拾级而下,在橄榄林的另一端,我们才能发现伯格曼生活起居的地方,这里是一个更小的庭院。伯格曼常常在黄昏时沿着相同的小路拾阶而上,来到丈夫的工作室里与他长谈。但更多的时候,他们两人分别躲在自己应该坚守的地方,默默思索着关于艺术的永恒命题。那些思想的交汇如今没有了现实世界的踪迹,或许在逝去的心灵的某个角落仍历历可见。
汉斯·哈同的工作室与妻子安娜-艾娃·伯格曼的工作室通过一条橄榄林中的小路相连。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的工作室与妻子安娜-艾娃·伯格曼的工作室通过一条橄榄林中的小路相连。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的工作室与妻子安娜-艾娃·伯格曼在工作室中交谈,1975年。图片:Google

汉斯·哈同的工作室与妻子安娜-艾娃·伯格曼在工作室中交谈,1975年。图片:Google

 
                                                                                                 一道贯穿人生的闪电
 
汉斯·哈同的艺术创作围绕着一些简单的事实。在传记《自画像》(Autoportrait)的开篇,他形容了六岁时第一次看到闪电时的惊粟。这种自然发出的讯号劈开一片遐想的空间,并通过哈同的画笔,在画布上留下自身敏锐而凛冽的线条。“我创作的速度必须快过闪电亮起后听到的雷声。"哈同说道。因此,与人们想象中创作出那些巨幅绘画的艺术家不同,哈同完成一幅作品的速度相当快。
汉斯·哈同,《P1970-A20》,1970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汉斯·哈同,《P1970-A20》,1970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汉斯·哈同,《无题》,1973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汉斯·哈同,《无题》,1973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1947年,法国导演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为哈同拍摄了一部影片,通过影像记录了哈同的创作过程。无论是使用刮刀、笔刷、橄榄枝亦或自制的“喷枪",哈同拿起绘画工具的动作坚定、落笔果断,反复在画布上凿出线条,或者涂抹出一团团云雾般的色块。但在抽象艺术领域,使哈同与杰克逊·波洛克等其他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相区别的是,随机发挥在哈同实践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实际创作开始之前,哈同往往会针对构图思考很长时间,而那些看似随意的线条,则早已在草图中被规定好了出现的次数或起落的走向。因此,评论家认为哈同的创作体现了美学和数学的集合。而这与艺术家在青年时期的探索不无关联。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1975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1975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T1989-U45》,1989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汉斯·哈同,《T1989-U45》,1989年。摄影:Claire Dorn,©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1927年至1929年,哈同仍醉心于“立体派",但数学和美学的关系让他产生了别的兴趣。他住在度假海滩的渔舍中,不断地从各个角度描绘它,最终,哈同在“我的"立体派中引入了线条、轮廓和节奏的概念,并终于如他所言“重新接近了抽象艺术";1934年,哈同结束了立体派的尝试,转向了一种“由直觉所引导的绘画"。然而,迫在眉睫的战争阻隔了一切,不仅使哈同陷入经济窘困,纳粹的逼近也让他不得不辗转于挪威、法国与西班牙,甚至遭受入狱监禁。“但哈同令人钦佩的一点是他在战后又继续拾起了战前被中断的探索思路。"哈同·伯格曼基金会的总监托马斯·施雷斯尔(Thomas Schlesser)说道,“我们很难看出战争对哈同的创作产生的直接影响,他重新开始研究他在战前就已经产生的想法,并且朝着纵深方向继续下去,哪怕战争已经夺走了他的一条腿。"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1975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1975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哈同在1948年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在1955年参加了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并于1960年获得威尼斯双年展the Grand Prix,越来越多的观众逐渐认识到哈同在线条和色块中投入的激情。从康定斯基、蒙德里安到米罗和考尔德,在20世纪抽象艺术的变化发展中,这些抽象艺术家和他们的朋友们围绕着一个并不清晰的概念,如同在密林中寻路那样踏出一条条方向不同的小径,有人走向了更深的地方,有人走出了密林;而汉斯·哈同的道路被人们标上了“抒情抽象"的路牌,连同皮埃尔·苏拉奇(Pierre Soulages)和施奈德尔(G. Sohneider),指向了一个更为确凿的路口。1980年,法国邮政博物馆发行了一张哈同作品的邮票,让哈同成为真正意义上时间属性的历史。
法国邮政博物馆在1980年发行的关于汉斯·哈同主题的纪念邮票。图片:Google

法国邮政博物馆在1980年发行的关于汉斯·哈同主题的纪念邮票。图片:Google

 
                                                                                  一间涂满了颜料的工作室
 
汉斯·哈同工作室,2014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工作室,2014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工作室的高窗。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工作室的高窗。图片:梁霄

 
然而,置身于昂蒂布汉斯·哈同的工作室,我们似乎对艺术家最后十年创作的理解更为清晰。在生命的最后十年内(1980至1989),哈同最为自如和具有实验性的作品才终于诞生。工作室有高高的天窗,南法的阳光像空气那样均匀地铺展在空间里,缓缓晒干画布上的颜料。而窗边的工作台则密密麻麻堆满了艺术家趁手的绘画工具:一批灰扑扑的刷子,一簇插在木桶中的扫帚,一些哈同自己制作的带着气罐的“喷枪"。它们在艺术家离去以后仿佛静静陷入了沉睡,又似乎随时可以醒来。
 

WechatIMG7619

WechatIMG7620

汉斯·哈同在创作时使用的绘画工具。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在创作时使用的绘画工具。图片:梁霄

 
留在工作室白墙上的颜料成为汉斯·哈同标记在世界上的最后的物理记忆。两次中风使他的身体日渐虚弱,但艺术家没有停止创作,他使用了“喷枪"这种自制的工具,只需坐在轮椅上轻轻挥动喷头,就可以不借助任何外部倚靠进行创作;他的用色不再保守,在画布上留下错落的线条和带有纹理的色块。“对此时的哈同来说,他的创作空间不再局限于画布。"托马斯·施雷斯尔解释着这些墙壁上依然鲜亮的颜料,“他的笔触越过了画布的边界,延伸到了整个工作室的空间,可以说,这整个工作室都变成了他的画布。"汉斯·哈同在1989年共创作了360幅绘画,这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也是他最为多产的一年。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的白墙上留下斑斓的颜料。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的白墙上留下斑斓的颜料。图片:梁霄

汉斯·哈同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借助“喷枪"进行创作,©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T1989-U42》,1989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汉斯·哈同,《T1989-U42》,1989年,©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

 
“我们于生活中的位置总在改变,因为生活本身一刻不停正在发生变化。"哈同在1988年对别人说道,“所以,总有些事情是还没有被表达的,而我们总想更进一步。享受绘画就是享受生活,我无法停下。"如果试图总结哈同在近一个世纪的生命中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和观念,那么这只能说明我们依然不够了解他,毕竟汉斯·哈同留给下一个世纪的,是“无法停下"的启迪。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在工作室,© Hans Hartung / ADAGP, Paris, 2019,图片:哈同·伯格曼基金会

汉斯·哈同,《L73》,1958年。图片:© 2019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汉斯·哈同,《L73》,1958年。图片:© 2019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汉斯·哈同
2019年8月30日至10月20日
贝浩登画廊(上海)
 
这是艺术家汉斯·哈同继其于2005年在中国美术馆和南京博物院的展览之后于中国内地的首次个展。展览将与哈同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回顾展同期举行(后者展期为2019年10月11日至2020年3月8日,由Odile Burluraux策展),将呈现艺术家不同阶段的作品以及其极度多元而又连贯的绘画语言。本次展览紧承着哈同于2018年初在贝浩登(纽约)举办的大型个展,该展览(由Matthieu Poirier策划)回溯了哈同过往70年的艺术生涯,囊括了他创作于1922年的首批作品直至1989年过世同年的作品。
 
本次展出的作品跨越了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揭示了哈同作品中的力量、深度以及复杂性。展览追溯了艺术家在工作室中分别于1973年、1986年与1989年中的三个特殊日子里完成的作品。通过对同一天创作出的不同作品的展示,观者可以从艺术家在实践中的技术、使用的工具、画作的尺幅以及作画时的姿势上发生的剧烈变化。
文丨梁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