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杭春晖:艺术让我这个“怀疑论者"达成了自我和解

分享至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现场

杭春晖,《肌理研究 2019-3》,24x24x3cmx4,纸本绘画,2019

杭春晖,《肌理研究 2019-3》,24x24x3cmx4,纸本绘画,2019

杭春晖是一个喜欢在作品中抛出问题,但并不急于“解决"的艺术家。
 
从2015年的“绘事物语"、2017年的“不分明"到2018年的“齐物",他在作品中的思考路径有如一位潜心的修行者,在视觉形式的推进中不断与画面和解,与自己和解:最初,对绘画与物之间关系产生浓厚兴趣的他以现成品入画,打破工笔传统中的二维性;之后,对真假和边界的思考逐渐加深,他拾起学习雕塑时期的思维,将浮雕与架上画面结合,形成视觉层次更丰富的“视错觉景观"。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现场

作品《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中反射的展厅现场

作品《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中反射的展厅现场

而今,杭春晖又迎来了自己最新的个展“不确定的修饰",在亚洲艺术中心的展厅中,过往几个系列的作品与最近的《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并置,几年来不断探索的路线才逐渐明晰起来——对于绘画与物关系的思考固然是杭春晖作品在视觉表象上的讨论中心,但更深层的关注点实际上却是对“真实"的不断探求。

杭春晖,《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 2019-2》,183.5x144cm,综合材料,2019

杭春晖,《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 2019-2》,183.5x144cm,综合材料,2019

杭春晖,《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 2019-2》(细节图),183.5x144cm,综合材料,2019

杭春晖,《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 2019-2》(细节图),183.5x144cm,综合材料,2019

展览标题“不确定的修饰"在命名方式上似乎延续了前几次展览颇有些形而上意味的习惯,但实际步入展厅后才会发现,杭春晖也绝对是位“有趣的艺术家",与《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相对的展厅立柱背后,一句“到底是现实模拟了绘画,还是绘画模拟了现实?这是一个问题……"的反向刻字像是电影放映结束后的彩蛋,提醒着观众在再次陷入他营造的“视觉迷宫"前要尽量保留更多的思考空间。而这个“莎士比亚式问句"于艺术家而言的意义,则在于对十余年来的创作之路进行阶段性总结——如果说过去的杭春晖一直对探究真实有着强烈的执念,今天的他已经渐渐发现,真实其实就蕴藏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之中。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现场

杭春晖,《无界-No.3》,102x82cm,综合材料,2018

杭春晖,《无界-No.3》,102x82cm,综合材料,2018

artnet新闻

×

杭春晖

艺术家杭春晖。摄影:董林

艺术家杭春晖。摄影:董林

您曾多次表示,《蝴蝶识别手册》对于之后形式与物的思考产生了很大影响。那么,又是怎样的思考促成了您使用现成物对画面进行介入?
 
有个朋友早期买过我的一张画,就是一张白纸,里面有两只蚊子。一只是造纸的时候被压进去的真蚊子,一只是我画上去的蚊子,怎么会想起画这件作品的呢?因为我在偶然间发现宣纸里的一只蚊子,它是在做纸的时候被偶然压扁在纸浆里,画工笔的人一般都会裁掉这个部分,但我觉得蚊子的细节特别好看,于是就在旁边又画了一只。后来这张画参加今日美术馆的一个展览,很多人拿起放大镜看,似乎很喜欢,这让我觉得很奇妙,本来是工笔材料中一个“缺憾",却形成了有趣的结果。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视觉真相的问题,暗含着绘画和物的关系,于是就想沿着这个思路发展发展,后来就想到了昆虫和蝴蝶。这个过程可能有种偶然性,不能说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而是一个又一个点延伸出来的。
杭春晖,《蝴蝶识别手册之二十二》,纸本绘画、蝴蝶标本,30x36cmx2,2015。图片:致谢艺术家

杭春晖,《蝴蝶识别手册之二十二》,纸本绘画、蝴蝶标本,30x36cmx2,2015。图片:致谢艺术家

杭春晖,《透明色-意境 No.3》,57x240cm,纸本绘画,2019

杭春晖,《透明色-意境 No.3》,57x240cm,纸本绘画,2019

杭春晖,《透明色-意境 No.3》(细节图),57x240cm,纸本绘画,2019

杭春晖,《透明色-意境 No.3》(细节图),57x240cm,纸本绘画,2019

近几年来您几乎每年都有个展,而它们也呈现出较为清晰的演进路线:视觉符号逐渐凝练,具象元素逐渐消解。这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思维?
现在想想,其实线索和方法论一开始就已经建立了。只是这一路走来经验不断丰富,思维不断深刻,每一步对之前来说都是延展。最早的蚊子是有偶发性,启发了《蝴蝶识别手册》的产生,但后来,我认为真蝴蝶直接进入绘画的方式,其实是一种特别西方化的思维,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作品也是这个思路。于是我开始思考,在“形式与物"的命题中,东方思维方式有什么样的可能?后来就想到中国画的裱糊方式与雕塑结合的可能性,这就是《王的加冕》产生的动机。
杭春晖,《王的加冕》,纸本设色、玻璃钢浮雕,142x88cm,2015。图片:致谢艺术家

杭春晖,《王的加冕》,纸本设色、玻璃钢浮雕,142x88cm,2015。图片:致谢艺术家

后来我觉得人物也变的不重要了,因为图像容易使人陷入叙事的语境中。于是我想到了珍珠——它既是具象的物,又是一个几何圆形,这个绘画对象本身就是抽象与具象的融合,所以不再有特别明确的图像意义的指向。它与纸面下的浮雕桌布结合在一起,构建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看经验。

 

杭春晖,《黑珍珠-No.18》,70x50cm,纸本设色、木刻浮雕,2018

杭春晖,《黑珍珠-No.18》,70x50cm,纸本设色、木刻浮雕,2018

但到了《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中,这种指向性又出现了:有艺术史基础的人即便不用参照文本,也会把这件作品与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e)的标志性风格联系在一起。应如何理解这里的指向性?
生活图像的现实指向性,让人们产生一种与抒情和叙事相关联的“对应感"。而这件《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指向的是艺术史,涉及的是艺术史的价值判断。从创作逻辑上看,其实是一种艺术史图像挪用,它的生发机制与现实图像是完全不同的。
 
这件作品的指向是极少主义的创作逻辑。从迈克尔·弗雷德(Michael Fried)对极少主义对批判而来,他认为极少主义的实物创作混淆了日常物和艺术物的边界。只有在“所绘形状"和“实在形状"之间构建一个新的区域,才能区分艺术与日常。这件作品恰恰是通过绘画的介入,构建一个新的艺术与日常的边界,当然这是我自己对艺术史的理解。
(左)杭春晖,《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301x106.5cm,综合材料,2019;(右)唐纳德·贾德,《无题》,综合材料,1970。图片来源于网络

(左)杭春晖,《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301×106.5cm,综合材料,2019;(右)唐纳德·贾德,《无题》,综合材料,1970。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某种角度看,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当代艺术的创作主流是社会学叙事,通过走出架上绘画,向空间装置与行为延伸。而由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的形式自律延伸出的媒介与语言的讨论,在70年代之后,在我看来,其影响力渐渐被忽视。出于这种考虑我做了《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虽然看起来与贾徳的作品相似,但内在逻辑与方法论完全不一样,我在强调空间和物质属性之外,还强调了绘画的视幻觉与雕塑的实在形状之间的融合。
 
可以这么说,《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对我而言,可能又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作品,与《王的加冕》有一定的相关性——如果说《王的加冕》开始了我关于形式与物的思考,那么《空间叙事(向贾德致敬)》则标志着我自身线索的确立,它的出现使得我之前的创作逻辑明晰起来。
 
而两件《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似乎又涉及新的问题,它们存在着观看的开放性,与之前的作品又截然不同了。
 
对,其实这也是过去几个系列的自然延伸。比如在《被形式遮蔽的信息》系列里,我试图让墙面成为绘画的一部分,它与绘画形成了一种新的视觉结构。而最新的《确定与不确定的再现》,也是来源于前一个系列的创作,就是在去年画《无界》系列作品时,我突然意识到绘画形成的“外框",是一种形式的再现,同时,我也想到玻璃的镜面反射,是一种物理的再现,当这两种再现被我放在一件作品时,而且两者的关系被倒置了,于是就形成了一种很复杂的“再现"关系。而且由于物理反射的缘故,当作品被放置在具体的空间环境中的时候,空间里的所有因素(场域)就都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杭春晖,《被形式遮蔽的信息-No.9》,37x117cm,综合材料,2018

杭春晖,《被形式遮蔽的信息-No.9》,37x117cm,综合材料,2018

杭春晖,《被形式遮蔽的信息-No.9》(细节图),37x117cm,综合材料,2018

杭春晖,《被形式遮蔽的信息-No.9》(细节图),37x117cm,综合材料,2018

这样看来,我的创作线索和上世纪极少主义之后的逻辑很相似。在我看来,其实不太可能凭空出来什么想法,过去的文化对今天的人,肯定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我而言,我在中国画的材料中寻找媒介的新可能,在极少主义的创作线索中,探讨东方和西方之间的一种平衡,不断延展,从而形成自己的个人线索。
 
回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是极少主义?您为何对此有浓厚的兴趣?
 
从在美院读研究生开始,我做过很多不同媒介的作品,有油画、装置、影像等等。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作品背后,都有一条潜在的关注点——什么是“真相"?只要思考到这个问题,自然会导向“绘画的真实"和“真实的真实"之间的关系,而极少主义的创作逻辑也植根于这样一个概念,一个关于“物与形式"之间的“真实"的悖论。
 
对“真实"的讨论好像是我的天性。小时候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绝对的真相!",这句话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它让我很疑惑,因为它与我们的教育中关于“真"的解释不同。可以这么说,这个问题从我的青春期开始,就一直困扰着我对世界的认知,只是那时我不知道怎么去讨论这个问题。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现场

我这个人本质上可能是一个怀疑论者,总是希望去寻找“真实"。而这些年的创作实践,恰恰是我与这个疑问和解的过程——我的创作本身就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东西,它本身就没有真相。人近中年之后,我慢慢发现绝对的“结果"似乎永远是一个远方,对真实的探求可能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深化了。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致谢亚洲艺术中心。

640-20

不确定的修饰:杭春晖个展

展期:2019年7月20日至10月6日

地点:亚洲艺术中心丨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大山子798艺术区

 

文丨余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