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国际拍卖圈有什么新鲜八卦?看毒舌艺评人Kenny挖出了什么?

分享至
你这次的表现和上次一样好。Amy这次占了上风,但别忘了Loïc 。图片:Illustration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你这次的表现和上次一样好。Amy这次占了上风,但别忘了Loïc 。图片:Illustration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我最近发现伦敦无家可归的人数出现了激增,而这一观察也从《卫报》近期的一篇文章中得到证实。据报道,这一人数在过去七年间保持了稳定的增长,仅2017年就增长了18%。这也反映出了自2004年我搬到英国后当地所发生的一个标志性变化,当年英国的艺术和房地产市场正兴兴向荣,社会、政治、经济的整体氛围也一片乐观。甚至当时还有人认为伦敦已经取代了纽约成为了艺术圈的中心。现在,那些风光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伦敦现在唯一能超越纽约的地方应该就是谋杀率,任期将满的政府也摇摇欲坠,就连曾经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也已夭折。而所有的一切在英国脱欧(Brexit)前就已经开始了。

尽管如此,苏富比和富艺斯在上周的伦敦当代艺术拍卖中还是展现出了强势的劲头,甚至逼近了去年的表现。佳士得的表现则相对逊色了一些,但由于他们完全放弃了去年六月的整个晚间拍卖,所以取得这样了的成绩也算是不俗(当然,这样的放弃对于1766年12月创建于此的佳士得来说还是会感到些刺痛。)

由于我已经在连续不断高速运行的全球艺术市场中折腾得筋疲力尽(相信你也一样),所以你将看到的是一份十分潦草的报告。我会尽力把它写得简短易读一些,首先最明显的一点是:佳士得这些年来已经在绝大部分的销售上稳稳击败了苏富比。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几周前苏富比在伦敦表现平平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与佳士得今年5月取得了惊人销售成绩的洛克菲勒藏品拍卖。当你把这些销售成绩平均到一年的收入后,我们可以发现佳士得即使退出了伦敦的拍卖都不会影响其骄人的成绩——佳士得之后依旧居于(拍卖行)老大位置。

如果说佳士得正位于巅峰,那么众说纷纭的画廊危机中那些中型画廊们似乎陷入了谷底。 这时候,看起来最不像救世主的Art Agency Partners是否手握拯救这些画廊命运的钥匙?据称,如果支付一笔费用的话(坊间传闻为25万美元)这家苏富比的子公司将会画廊提供咨询服务。我可能自己也需要帮助。然而,让最需要金钱支持的画廊支付一笔足以让公司破产的费用来寻求一家拍卖行提供的管理咨询服务,这真的是一种解决方法吗?这里我只能放上一个可笑的emoji 😂。

同时,所有的拍卖行还心照不宣地像经纪人们提供了一项鲜少提及的服务,即:你可以现在购买作品但只有在你卖出这件作品后才需要付钱给拍卖行——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大部分拍卖行所制定的90天付款规则。你也不需要申请信用额度,或许也没有利息?

路易·威登新上任的创意总监Virgil Abloh是知名的运动衫设计师,他与艺术家村上隆、Lucien Smith都有合作,后者还曾为Abloh登台走秀。Abloh在形容他为LVMH的首条设计线进行创作时,谈到了他对舒适简单穿搭时尚的兴趣。用我的话来解释下就是:新的时尚风潮就是看起来要……普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追求普通状态的趋势非常恰当地展现了如今我们所谓的先锋(如果这个词还存在的话);如今,看起来纯良无害、无攻击性的外型大有席卷之势。

Lucien Smith在Virgil Abloh的LV现场走秀。小心,他可能在那个包里装了一瓶灭火器。图片:Image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Lucien Smith在Virgil Abloh的LV现场走秀。小心,他可能在那个包里装了一瓶灭火器。图片:Image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说到Lucien Smith,僵尸形式主义的风潮可能会在几年内卷土重来,不过可能还需要些时日:Smith的雨点绘画在富艺斯的日间拍卖中只卖出了2.65万美元,但他在2014年的最好状态是以37.2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幅几乎一模一样的画。我要说清楚的是,我并不是要对正好赶上2011-2014年间出人意料市场高峰的(绝大多数)艺术家们吹毛求疵,而是因为他们只是沦入了那些无情的投资人的操控中。

 

Lucien Smith:仍旧在下雨,只是雨势渐小。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hillips

Lucien Smith:仍旧在下雨,只是雨势渐小。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hillips

伦敦的大师作品艺博会目前是和各大拍卖同期进行,而最近被归入了巴塞尔的麾下。大师作品艺博会将自己标榜为“不可错过的艺博会",所以我要证明这一说法是错的——我就是喜欢挑战。但先说明一点,我很尊敬他们,非常。同样,我和邦瀚斯也有类似的关系。我知道我需要多花点心思,而且我也非常欣赏他们的努力,只是我的注意力长度在不断衰退。

说到这儿,我决定将我的拍卖报告结果重点放在一个艺术家身上,或者说很多人都不认为他是个艺术家:班克斯——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叫Robin Gunningham。这次的伦敦拍卖上,他共有8件作品上拍,两件在苏富比、五件在Bonhams(街头艺术让拍卖行尝到了甜头)以及一幅在富艺斯,最终所有的作品拍卖成绩比它们的最高估价平均高出了134%。班克斯的表现甚至比另一位非艺术家的艺术市场热门人物Kaws都要表现出色。

Banksy 和 Schachtsy的相遇。图片: Illustration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Banksy 和 Schachtsy的相遇。图片: Illustration 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其中最惹眼的一件作品几乎完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班克斯这件名为《保持真实》(Keep It Real)的帆布画(尺寸为 8x 7¾ 平方英寸)创作于2002年,本来的预估价为5-7万英镑,而最后在苏富比售出了惊人的41.8万英镑。如果一个街头艺术家的邮票卖出了近50万英镑是真的话,那差不多就是这意思了。如果按每平方英寸的价钱算下来,没有几个艺术家能够达到这一高度,可能只有伦勃朗(375万美元的5 x 8 平方英寸作品)、毕加索(400万美元的5又3/8 x 7 平方英寸的作品)以及梵高写给自己的哥哥提奥的那封信(5又1/4 x 8又 1/8 平方英寸的信纸卖出了550万美元)。人们真应该多写写信。我还没有忘记这个人:达芬奇的一张迷你纸上绘画,4又7/10 x 3又 1/10平方英寸的作品拍出了1150万美元的天价。所以,小的就是好的。

有些奇怪的是,富艺斯的晚场拍卖实际上是在夜晚进行,而非下午傍晚时。他们在这场拍卖中卖出了所有的拍品,而苏富比仅差一件作品就达到了这一目标。富艺斯最初涉足当代艺术领域时,通过为新晋艺术家的新作品提供一片市场而掀起了一股狂潮。

当那些新晋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作品很快被转售再转售的时候,明显的受害者就出现了:这些厚颜无耻的牟取暴利者将严重损害到艺术家和他们之后作品的评价和声望。由于愚蠢的商业投机行为而给那些新晋职业艺术家所带来的附加伤害,也已经屡见不鲜。从本质上来说,将一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委托给拍卖行就意味着不诚实的行为——没有一家画廊会将作品卖给一个怀有如此恶意的买家。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没有受害者、反而促进了市场健康发展的时候。画廊主们目前唯一的权力就是能直接接触到艺术,强大的藏家群体已经从艺术评论者、美术馆(很是悲剧)那儿“偷"到了权利,可以直接向一位新的艺术家颁发许可证。然而,画廊有时候在行使他们守门人的权力时会表现得变化无常,这时候拍卖行就提供了一条有意义的途径来规避那些假的排队名单——其实这完全取决于你是谁,你认识谁。

另外,我非常坚信一旦你卖出了什么东西,它就永远消失——就像是自由主义者们过着的自由不羁的生活。尽管嘲笑声不绝于耳,但二级市场老老实实卖出已经较为成功的职业中期艺术家作品才是真正无害且远离犯罪的。

当位于东汉普顿Rental画廊的Joel Mesler宣布他正在准备有关我的艺术创作的30年回顾展时(对,你没有听错),一些很多年前拥有我作品的人找到了他并准备好好利用一番。一场Kenny Schachter作品的再销售?是不是很搞笑?我根本没有市场这一点已经多说无用——我自己也完全不在乎。就像很多贺曼卡片上写的:爱就是放手。

640-6

Jonas Wood的造钱速度甚至比 Rumpe lstiltskin(《格林童话》中的小矮人,帮助了磨坊主的女儿将麦子纺成金子)还要快。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hillips

我的一个朋友刚从苏富比的私洽销售中以65万美元的价格买了一幅Jonas Wood的作品,但他由于不怎么喜欢他们在另一件拍品上对待他的态度,于是就转身把这幅画以近两倍价格的150万美元委托给了富艺斯(带有第三方担保价)。这件作品在估价91.8万-110万美元的情况下卖出了210万美元。这能代表什么?另一方面,我从二级市场买了一位如今市场火热的艺术家在几年前创作的绘画,当我上周把它放到苏富比拍卖时,对于艺术家来说拍出了一个不错的成绩,但我却损失了。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当我要离开富艺斯的夜场拍卖时——这是该拍卖行最好的拍卖之一,我暂时靠在门边打算在离开前看完最后几件作品落槌。站在我旁边的是一位拍卖行员工,正在漫不经心地把写字板当作手机支架发着邮件。当我同样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时,就被视线中毫无阻挡的内容给震惊到了:那是一份今晚拍卖的参与者名单。我来补充说明下,这是一份梦寐以求的名单:每个委拍者、底价、所有按名字和数字排列的保证人全都在列。Wow!真的很感谢她。想象一下,如果一个苏富比的蠢货拿着一份拍卖参与者名单公开晃悠,会是怎样?你并不能想象,因为这完全不应该发生:员工们是被禁止打印任何一份这样的文件。即使是Bonhams也不会这么做。

我已经能够听到富艺斯看到这篇文章时,大喊着要“检查安保摄像头!"的声音。不用担心,我不会泄漏出去的,反正就是一些伦敦的当地画廊、一家带有“博物馆"字样的中东人、一位英国电影制片人(这人上周在苏富比卖出了很多作品),以及富艺斯他们自己。我不会再透露更多了——我又不是阿桑奇(即使我确实拍了个照)。Paula Cooper几天前在指责Joan Mitchell的遗产管理者“叛逃"到了卓纳画廊时说:“这个艺术圈已经变得如此野蛮了。"我已经被人说过是个没有底线的人,那么即使我再降低任何底线也不会被当作一个混蛋了。大家夏天愉快!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