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估价80万,成交千万!洛克菲勒家族收藏有魔力?两场夜拍近50亿人民币

分享至
克劳德·莫奈,《绽放的睡莲》,约1914-17。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克劳德·莫奈,《绽放的睡莲》,约1914-17。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佳士得纽约“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专场是洛克菲勒夫妇珍藏系列中的首场也是最重要的一场拍卖。在纽约时间8日晚间,这场专场给出了一个“开门红"的成绩——最终斩获6.4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1.295亿元)。 创下有史以来单藏家拍卖专场成交额最高的一次,击败了2009年时尚偶像伊芙·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和他的伴侣Pierre Bergé在巴黎创下的4.84亿美元的记录。

总而言之,这是重要的一夜,不少顶级艺术经纪人都在场,就为了见证这些蓝筹艺术家作品制造的火热场面。当晚总共有七位艺术家的作品刷新了拍卖纪录,包括莫奈、马蒂斯、奥迪隆·雷东、欧仁·德拉克罗瓦、莫兰迪、阿尔曼德·塞甘和让-巴蒂斯·卡米耶·柯洛。

纽约时间5月9日晚,洛克菲勒珍藏第二个主题为美洲艺术的夜场,依然出现高潮——美国艺术家吉尔伯特·斯图尔特创作于1795年的《乔治·华盛顿(沃恩型)》竟然从估价80万起拍,一路经过多方角逐,最终以1000万落槌。这一数字也成功创下了艺术拍卖世界纪录。这幅作品是大卫·洛克菲勒父母曾经拥有的两幅关于乔治·华盛顿的画作之一,而后父亲将这件作品赠予佩吉与大卫夫妇。在第一场开门红之后,该夜场再次创造百分百成交率,总成交额超过一亿美金。

相关阅读:收藏匹敌博物馆,大卫·洛克菲勒101岁的艺术收藏人生

七件创纪录作品

据artnet 新闻的预估,拍品预期成交价从大约4.83亿美元到5.31亿美元不等,(当然)当晚的实际成交额远高于此。

上拍的44件拍品悉数成交,虽然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佳士得担保了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的全部作品。目前还不知道拍卖底价为多少。

当晚竞价最激烈的作品属估价在5000万美元的莫奈《绽放的睡莲》(Nymphéasen fleur)。拍卖师Jussi Pylkkänen以3600万美元起拍价开拍后,这件标志性的印象派画作立刻被佳士得各专家代表的私人客户通过电话竞价锁定。随着价格飙升到了5000多万美元,仍有五位买家对这件拍品穷追不舍,在一旁调侃的Pylkkänen笑称,这真像是“一场有五人参加的网球竞技"。

旷日持久的最终对决在佳士得伦敦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管Francis Outred与佳士得亚太区副主席李昕之间展开。当出价超过7000万美元时,两人之间竞争愈加激烈,而观众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最后,被称为应对亚洲藏家之“秘密武器"的李昕果断将其出价从7200万美元喊到了7500万美元,最终斩获了这件拍品,含佣金约8470万美元。

帕勃罗·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帕勃罗·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相比之下,即使晚间拍卖专场的巨星毕加索在玫瑰时期的作品《拿着花篮的女孩》相对低调地创下了当晚的最高价。这件拍品的预估价在1亿美元左右,当晚以9000万美元开价。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联合主席Loic Gouzer迅速将标价提升至9800万美元。当Gouzer的客户出价1.02亿美元时,但拍卖师Pylkkänen似乎故意放缓,重复喊价并邀请更多人出价,然后确定并接受没有可能的竞拍者时,才最终落了槌。

这幅画的最终价格是1.15亿美元(含佣金)。竞价的全过程不到三分钟,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拍卖师试图“唤起"更多的竞标。

这幅画的前主人之一是美国作家、诗人格特鲁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当她的哥哥Leo买下之时,斯泰因起初并不喜欢这件作品。 在1946年斯泰因去世时,这幅画作为其藏品的一部分转交给了她的伴侣Alice B. Toklas。当Toklas于1967年去世时,洛克菲勒邀请其亲友鉴赏团来购买这些画作。他们每人投入一百万美元,用一顶毡帽来抽取,然后决定谁第一个挑选藏品。大卫·洛克菲勒拔得头筹,选择了毕加索的《拿着花篮的女孩》。

直到大卫‧洛克菲勒去年101岁辞世时,这幅画才被挂到纽约上东城的一栋大厦中。由于这幅画并不是他妻子佩吉‧洛克菲勒的最爱,所以在此之前,洛克菲勒将其放置在了其图书馆书桌对面。

上一次毕加索创作于玫瑰时期后期的作品《手拿烟斗的男孩》(1905)曾于2004年在苏富比拍卖行的John Hay和Betsy Whitney的收藏专场中上拍,并以1.04亿美元成交,也一举成为首幅在拍卖拍出1亿美金高价的作品。自那以后,佳士得方面也许认为,毕加索在艺术市场中可以走得更远。

亨利·马蒂斯,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1923。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亨利·马蒂斯,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1923。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1923)估价为7000万美元,的确是剑指创纪录,艺术家那件在2010年以4880万美元出售的雕像作品。《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以5800万美元开价,最终以70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再次由李昕代表的客户竞标成功,含佣金为8075万美元。

乔治·修拉,《格朗康海港》,1885。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乔治·修拉,《格朗康海港》,1885。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乔治·修拉的《格朗康海港》(1885)也是当晚成交价靠前的拍品之一,其估价约为4000万美元。作品以2200万美元起拍,最终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坐在房间靠前位置的一位男士拍得,含佣金为3400多万美元。

欧仁·德拉克罗瓦,《虎戏龟》,1862。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欧仁·德拉克罗瓦,《虎戏龟》,1862。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欧仁·德拉克罗瓦《虎戏龟》(Tiger Playing with a Tortois,1862)估价在700万至1000万美元之间,这件作品最终以含佣金987.5万美元成交,这一价格也刷新了艺术家早在1998年的最高纪录——770万美元,也是这位艺术家作品在市场中较为罕见的一个信号。

保罗·高更, 《海浪》,1888。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保罗·高更, 《海浪》,1888。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与此同时,保罗·高更的《海浪》(1888)以约3520万美元成交,大约是此前1800万美元估价的两倍。由于佳士得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藏品引起了激烈的竞争,这幅画显得尤为契合当晚的拍卖气氛。

这些创纪录的作品只是洛克菲勒收藏系列拍卖的“开门红",在接下来几周内通过网上和现场拍卖进行销售的洛克菲勒收藏,可不是只有蓝筹艺术家这么简单。

出了名的精挑细选但十分全面的洛克菲勒收藏,在过去几十年中收集了几千件藏品,其中既有1800年的利兹奶油色容器(每件约200到300美元),也有一系列色彩明亮、图案精细的20世纪摩洛哥地毯(价格在2000-3000美元之间)。据估计,共有来自家族收藏的1500件藏品将被拍卖,为一些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这样的机构创造至少6亿美元的总金额。这些珍藏品也将成为在拍卖历史上最有价值的收藏纪。

译:Weixin Ji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