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根海姆中国大展入选艺术界年度争议之最?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古根海姆中国大展入选艺术界年度争议之最?

分享至
人们在惠特尼双年展上Dana Schutz的画作前抗议。图片:via @hei_scott Twitter

人们在惠特尼双年展上Dana Schutz的画作前抗议。图片:via @hei_scott Twitter

过去的2017年在现实世界以及艺术圈都发生了令人始料未及的骚动:既有对文化挪用和何为审查所进行的激烈争辩;也有就Berkshire博物馆出售藏品的合法性所引发的争论;另外还有关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幕的大新闻、文化事业方面的大慈善家Sackler家族以及达芬奇的《救世主》作品买主是谁等各类新闻。

以下,就让我们重新浏览艺术圈在2017年发生的大新闻或是争议话题,当然这些被挑起的争论也不会就此停留在过去的一年中。

1. 古根海姆对展览“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的自我审查

孙禹&彭原的《犬勿近》。图片:Courtesy of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Beijing, Les Moulins, Habana

孙禹&彭原的《犬勿近》。图片:Courtesy of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Beijing, Les Moulins, Habana

很少有展览能够渗透到封闭的艺术圈之外,获得大量普通观众的注意。但在古根海姆美术馆举行的展览“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就达到了这样的效果——当然博物馆还是会希望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展览开始前,一些动物权益保护人士就开始对展览中的三件作品进行抗议,其中包括艺术家孙禹和彭原的录像作品《犬勿近》(Dogs That Cannot Touch Each Other),记录了2003年一场两只斗牛犬被拴在跑步机上的行为表演。最终,博物馆以“露骨和不断重复的暴力威胁"为说法,撤出了受争议的作品。而这场针对展览和美术馆应对方式的喧嚣,则直白地揭露了公众与机构间目前相当紧迫的几个问题。“博物馆是否只是一个供娱乐消遣的场所,只要展出大家喜爱又符合道德标准的东西即可?像‘世界剧场'这样的展览是否也代表了对另一种文化和另一个时代的历史性检视?"artnet新闻评论人Ben Davis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即使事实就是那么丑陋或令人困扰,但如果事实真的很重要,是否应该得到呈现?"

2. 特朗普就职仪式背后的艺术藏家们

 特朗普的就职仪式得到了数位艺术圈知名人物的支持。图片:Photo by Lucas Jackson – Pool/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就职仪式得到了数位艺术圈知名人物的支持。图片:Photo by Lucas Jackson – Pool/Getty Images

就在许多艺术家、艺术从业人员正在寻找如何最有效地反对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时,一些艺术圈的知名藏家们却在资助特朗普的就职仪式。据称,在2017年1月20日并没有很多人参加的总统就职仪式中,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兼超级大藏家Steve Cohen就捐赠了100万美元,而艺术圈其他一些为特朗普背书的人包括文化事业慈善家Henry Kravis(100万美元)、Steve Whnn(通过其公司Wynn Resorts捐赠了70万美元)。伊朗裔美国前外交官Huashang Ansary和他的妻子Shahla Ansary虽然曾为休斯顿艺术博物馆新的伊斯兰艺术展提供了帮助,但是据报道他们也向特朗普捐赠了200万美元。

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高层的动荡

2016年,托马斯·坎贝尔在大都会讲话。图片:Photo by Lucas Jackson –Pool/Getty Images

2016年,托马斯·坎贝尔在大都会讲话。图片:Photo by Lucas Jackson –Pool/Getty Images

《纽约时报》通过一连串爆炸性的新闻,揭露了大都会这个全美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内的紧张气氛和不稳定。先是在2月,《时报》的一篇头版文章就质问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否“是一个衰败中的庞大机构",并详细叙述了博物馆深陷财政赤字及扩张计划搁浅的事实。根据《名利场》的报道,这则新闻像是“一颗原子弹投在了"第五大道上。三周后,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Campbell)宣布辞职。到了4月,《纽约时报》继续发布了一篇报道,着重于馆长和博物馆数字媒体团队一名成员间“亲密的个人关系",并称这层关系“让馆长的权威性和判断力在数年间被不断削弱。"(值得一提的是,坎贝尔本人对离职有着不同的说法,而博物馆进行调查后也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4. 惠特尼双年展为Dana Schutz争议绘画的辩护

Dana Schutz,《打开的棺材》(Open Casket,2016),布面油画。图片: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courtesy Petzel,New York

Dana Schutz,《打开的棺材》(Open Casket,2016),布面油画。图片: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courtesy Petzel,New York

艺术圈在2017年产生歧义最大的一刻或许是在3月,Dana Schutz描绘了黑人少年Emmett Till躺在棺材里扭曲的尸体的作品在惠特尼双年展上首次亮相。这件作品立刻引发热议,很多人都在争论像Schutz这样的白人艺术家是否有权利以发生在黑人群体身上的悲剧为基础进行艺术创作。在双年展开幕的那个周末上,艺术家Parker Bright站在那幅画前面,身着一件用记号笔写着“Black Death Spectacle"(围观黑人之死)字样的T恤。不久后,英国艺术家Hannah Black写了一封被广泛流传的公开信,其中要求将这件作品撤出双年展并毁了它。而公众的抗议则无处不在地出现在报纸、杂志、脸书页面上,甚至跟着Schutz蔓延到了波士顿——艺术家在波士顿当代艺术馆(ICA)进行的个展也遭到了反对。几个月后,有关这幅画作的争论继续发展了下去,形成了有关文化挪用、审查制度以及谁有权利描绘他人之磨难的讨论和对话。

5. Sam Durant的《脚手架》从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撤出

Sam Durant,《脚手架》(Scaffold)。图片:Sarah Cascone

Sam Durant,《脚手架》(Scaffold)。图片:Sarah Cascone

就在人们对于《打开的棺材》这幅作品的反应仍余波未了之时,另一件艺术作品Sam Durant的《脚手架》又在媒体上炸开了锅。这件雕塑作品所使用的绞刑架曾被用于执行美国历史上最大型的7件处决,其中包括1862年在明尼苏达Mankato夺去38个达科塔印第安人生命的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处决。这件作品原先应该是放在沃克艺术中心的明尼阿波利斯雕塑花园内,但随后便遭到了达科塔族人的强烈抗议,认为这件作品完全轻视了历史上这一令人悲痛的篇章。艺术家本人和沃克艺术中心馆长Olga Viso随后同意将作品撤走。在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达科塔印第安人决定举行一个埋葬仪式,将这件雕塑葬在一个未公开的地点。尽管沃克艺术中心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得到了很多赞扬声,但Viso仍在几个月后宣布她将辞去馆长一职,有些人认为这仍旧与《脚手架》一事有关。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