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观察:上海再次证明其毋庸置疑的亚洲艺术重镇地位

分享至
640-2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VIP入口。图片:致谢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随着两大艺博会和上海双年展的开幕,这周仿佛整个艺术界都飞往了上海。国际蓝筹画廊与本土画廊齐聚,上海也彰显了作为亚洲艺术重镇的地位。

观众游走在Kerlin Gallery的展位间,画廊带来了Liam Gillick和Phillip Allen的作品。图片:致谢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观众游走在Kerlin Gallery的展位间,画廊带来了Liam Gillick和Phillip Allen的作品。图片:致谢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11月8日,步入第六年的ART021在上海市中心繁华地带的一幢历史性建筑中开幕,本届艺博会共有大约180家画廊、机构参与。画廊主纷纷表示本届ART021销售业绩不错,甚至有些画廊正第一日的VIP预展日就已经几乎销售一空。

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张然和ART021联合创始人应青蓝

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张然和ART021联合创始人应青蓝

同时期,在距市中心较远的黄浦江西岸画廊区举办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ART021之前一天开幕。这里毗邻众多当代艺术中心与美术馆(例如正在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莫瑞吉奥·卡特兰策展的“艺术家此在"),且场地空间更为敞亮。走进西岸艺博会建筑,水泥地板、白色墙体等风格让人恍惚走入了纽约军械库或是弗里兹艺博会。

罗贝克画廊在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图片:致谢罗贝克画廊

罗贝克画廊在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图片:致谢罗贝克画廊

除此之外两个艺博会本身让人感觉并无十分大的差异:也可能是因为诸如高古轩、卓纳、豪斯沃森和贝浩登等豪门大画廊纷纷选择同时参与两场艺博会。

同时参与了两场艺博会的画廊主Thaddaeus Ropac对artnet新闻说:“其实两场艺博会有着完全不同的观者市场基因:ART021是更加面向大众的,会有许多年轻时尚的面孔。而西岸艺博会因为地理上离市中心较远一些,则是更加面向艺术圈内市场的。

ART021联合创始人周大为在VIP开幕时告诉artnet新闻:“我们不是想要做一个翻版的巴塞尔或是弗里兹,我们试图去更加贴近我们自己的市场,我们的目标是培养与发掘更多的潜在藏家。"

艺术家村上隆在观看ART021中的作品。图片:致谢ART021

艺术家村上隆在观看ART021中的作品。图片:致谢ART021

周大为说,最初对于ART021持怀疑态度的人警告我说,由于伦敦和纽约的弗里兹都是在10月和11月,所以在11月举办博览会是不会成功的。然而,最初于9月举行的西岸也很快就改为11月举行。他透露,说今年甄选画廊的工作量极大,“我们要的不是最大型的画廊,而是那些前沿的好画廊。"

这届艺博会在“绕行"(Detour)特别单元还邀请了洛杉矶非盈利机构The Mistake Room的创始人Cesar Garcia作为策展人。

Catriona Jeffries画廊展位,Brian Jungen的作品《Mother Tongue》。图片:致谢Catriona Jeffries画廊

Catriona Jeffries画廊展位,Brian Jungen的作品《Mother Tongue》。图片:致谢Catriona Jeffries画廊

同时,在主展区的卡斯明画廊虽然是首次亮相,但却备受瞩目。画廊“重演"了去年秋天佳士得拍卖达芬奇《救世主》的戏码,作为主角的画作替换成为一件马克·莱登(Mark Ryden)的画像,两边由穿着黑西装的保安护卫,他们站立在展位的前方。

 

马克·莱登2018年的作品《救世主》出现在ART021卡斯明画廊的展位上。图片:by Eileen Kinsella

马克·莱登2018年的作品《救世主》出现在ART021卡斯明画廊的展位上。图片:by Eileen Kinsella

与此同时,第一次参加西岸的立木画廊销售情况喜人,画廊联合创始人Rachel Lehmann还参加了一场讨论,向人们分享她私人收藏的亮点之作,并告诉人们收藏是怎样改变了她作为一名画廊主的视野。

立木画廊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图。图片:致谢立木画廊

立木画廊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图。图片:致谢立木画廊

谈及波动的经济环境和关税壁垒是否会影响中国的艺术市场,北京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及研究员Jonas Stampe告诉artnet新闻:“我认为贸易战对中国艺术市场的影响其实不是那么大,除非你非要把它看得很重要。从经济层面说,它确实导致了人民币贬值,政府也相应提高了税收起征点。我们看到的大体趋势是大多数藏家和企业家看到的趋势,从更广的层面上来说,政府在构建当代艺术的新结构。"

Stampe说,确实存在新的收藏家群体入场,且其中大多数都很年轻藏家,并且他们已经有买入艺术品的经验。同时他们也正在观察并想要了解整个艺术系统是如何运作的。问题当然总是围绕买什么和展览什么展开的。也是一个建立信任的过程。 他们当然不想浪费钱:“你可以称之为犹豫,但我会用“谨慎"一词来形容。"

 

译丨Siyu Li、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