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给猪纹身、把排泄物带进美术馆……贝浩登上海首展为何选择他?

分享至

贝浩登上海(Perrotin Shanghai)建筑外立面。图片提供:贝浩登

9月20日,贝浩登上海(Perrotin Shanghai)于外滩区虎丘路27号的一栋历史建筑中开幕,这是贝浩登画廊在全球第六个空间。首展呈现温·德尔维(Wim Devolye)30余件代表性之作。画廊创办人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如此解释为何选择其作为空间首展,“从学术价值上看,温·德尔维在卢浮宫个展、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展览中的表现都可以体现其成就;从个人角度出发,他也堪称鬼才,如果你与他沟通,定会被他曾出不穷的鬼点子所折服;从艺术家角度来说,他与中国早有渊源,早在2002年就开始在中国参展。"

相关阅读:贝浩登上海开设新空间:选择争议作品,首展为何不打“安全牌"?

因“亵渎"教堂的X光人体彩绘玻璃窗一举成名,到仿制人体消化系统的大型装置进入美术馆,进而给猪纹身形成“活艺术"引起动物保护协会的抗议。争议,始终是离不开温·德尔维的一个词汇。而对艺术家而言,他的关注点落在更深层的领域。“我不认为艺术就是画画和雕塑,我喜欢涉猎不同的领域,比如电子游戏、超市里的日常生活物件、普通的活动——上厕所、骑单车、吃面……这些普通的事情可以和人们联系到一起。"德尔维认为,对普通人解释一个复杂理念时,需要用简单的比喻。就像一个字母表,要用很少的字母拼出复杂的语言。

贝浩登上海(Perrotin Shanghai)建筑内部空间。图片提供:贝浩登 

因此,艺术家在很多作品中用到皮肤、粪便、下里巴人的日常事物……他希望营造一系列微妙的平衡——“内"与“外"、“新"与“旧"、“高雅"与“粗俗、“深刻"与“肤浅",像在创造身体与灵魂之间的一种张力。“我想把这两种东西结合在一起,就像一次困难的联姻,但它们将成为一对神仙眷侣。"本次展出的新系列作品——石材雕铸的“今麦郎卤蛋香辣牛肉杯面",再次对这一主题进行了变题式的呈现。

温·德尔维,《无题》,文身猪皮,46 × 38.5 cm,2006。©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五大关键词解读温·德尔维

 

· 教堂彩绘玻璃

在展厅远远望去,三片教堂彩绘玻璃窗精致而华美,而近观却令人大吃一惊——温·德尔维将人体射线照片以及浊秽的图像拼接,赤裸裸地将其变成玻璃彩绘图案。这一举动可以称为“大胆",但正如艺术家本人所说,他无所畏惧,只是希望寻求肉体和灵魂之间平衡的连结。

温·德尔维,《星期一》,钢、X光片、铅、玻璃,200 × 80 cm,2013。©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人工排泄系统

2000年,温·德尔维推出了初版《泄殖腔》(Cloaca)——排泄物处理机,这一装置需要人工“投食"、更换硅胶管、进而清洗维护。这一作品已经在全球超过三十家美术馆展出,在每一地区均引起了极大争议。2007年,《泄殖腔4号》来到北京,这也是德尔维在中国首次个展的核心作品。另一版本《泄殖腔5号》将于2018年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展览中再次启动,有机会直击艺术家这一人工仿制人体消化系统的议题。

温・德尔维作品《泄殖腔4号》于丁格利美术馆展览现场,2017。©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2003年至2010年间,温·德尔维在北京郊区开了一家养猪场,通过给猪纹身大量文化符号,将其变为“活的艺术品"。这九只猪经过精心呵护,待到自然死亡后才被剥皮支撑标本。在本次展览中,以“监视器"视角展出三频的录像装置,猪的一举一动尽在眼前。对面展墙呈现两件猪皮纹身,可以发现花纹随着猪的生长而伸展。通过聚焦纹身猪随着时间推移价值这一过程,作品质疑了全球化背景下艺术被高度商品化的现状。

温·德尔维,《塔赫拉班德》,丝织毯包聚酯模型,64 x 132 x 33 cm,2015。©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哥特式建筑

1965年,温·德尔维生于比利时佛兰德地区,从小对高耸的古老哥特式建筑着迷。在他的创作中经常采用激光切雕和掐丝工艺,将哥特式建筑图案缩小,形成混凝土搅拌机等工业机械的外形。本次展出的一件水泥车装置就有2000多件零件,精细到局部可以扭转。本次同样展出了他的纪念碑式巨型雕塑《栓》(Suppo)的缩小版,这件作品的原型在其2012年卢浮宫个展期间矗立于玻璃金字塔内。

温·德尔维作品《栓》于卢浮宫展览现场,2012。©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 扭转雕塑

本次展览中,有一个展厅用于呈现温·德尔维以东西方的神话人物为原型的扭转雕塑(其中有两件的原型为清代象牙雕像)。通过对日常司空见惯的事物去语境化,艺术家借此重新定位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二元关系,一场“历史事物的变革"就此上演。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artnet × 温·德尔维

艺术家温·德尔维(Wim Devolye)。图片提供:贝浩登

为什么选用一个类似迪士尼乐园的logo图案,作为个人logo?

温·德尔维:我来到中国后开始使用这个logo,在英文中被称为“spoof"(恶搞)。不只是复制,要加入一些变化,不过重要的是要让人联想到原版。我经常会使用这些人们很熟悉的东西,然后扭曲它、改变它。比如这本画册封面是卢浮宫,实际上是我的画册,讲的是1871年法国一场革命时,卢浮宫很多作品被摧毁的内容。我找到了一些卢浮宫的照片,把自己的作品photoshop了进去。你刚刚在看展时,有注意到进门右边墙上挂了一个灭火器吗?这也是我的一件艺术品,人们路过的时候往往会忽略它,虽然它真的很明显,但却没有人注意到。

温·德尔维的logo图案。图片提供:贝浩登

你认为人们应该更加关注作品的细节?

温·德尔维:我不在意人们应该做什么,有时想做一个有“被错过的内容"的展览。人们永远不会看到所有的东西,就像这件灭火器,很多时候,一个展览有40-50个作品,你肯定会错过几件。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我很好奇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创作的灵感?它们之间看起来没有任何联系。

温·德尔维:很多人总说我真有创意,这么多点子!但我却想说,这不是创意,只是质疑。质疑是让人有创意的最好的方法。假如一位艺术家二三十年都在做一个系列的作品,他可能很确定这就是艺术。但我一直在想,这是艺术吗?如果做更多事情,我可能就会有更多机会,让一些作品不被遗忘。

温·德尔维,《艺术农场》,三屏录像,2003-2010。©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这意味着你一直在寻找艺术意义的路上?

温·德尔维:我一直在尝试。我总是不能休息、总在思考,就连去看电影的时间也不能放松,总忍不住去想这个电影应该怎么拍、怎么剪辑等等。我很羡慕那些可以在音乐和艺术中放松、享受的人。我最大的乐趣是完成一个作品,在那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我会觉得很满足,但这种心情不会持续很久,因为我会很快开始思考新的问题!我从来都不能休息。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本次展览展出的教堂彩绘玻璃这系列作品,本是虔诚的一个事物,却添加了一些浊秽的元素。你是否有创作的边界?

温·德尔维:我没有边界,因为我无所畏惧。很多人都有恐惧,他们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因为他们需要观众才能获得成功,才能赚钱。如果我们不在乎呢?会不会得到自由?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我来自比利时,没人喜欢比利时,这是个很可怕的国家,所以人们对我没有期待,我可以自由地创作。

温·德尔维,《双尾椎》,抛光青铜,54 × 140 × 107 cm,2012。©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所以你从来不会在意观众的反应?

温·德尔维:我会尝试去预测观众的反应,但结果总是让我惊讶。就像在伊朗的个展,在这个女人需要用沙丽把身体包裹起来的地方,对于穆斯林来说,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我以为有些作品不可能展出,但令人惊讶的是,有很多伊朗人问我为什么不展示这个作品?我说怕这里的人们会太震惊,但是他们却说,我们不想让你讨好观众,我们知道你是在挑衅,我们期待你挑衅我们,你不应该担心这个!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你认为艺术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

温·德尔维:我觉得艺术家只是普通人,他们不应该觉得自己比普通人高等。艺术家应该直接和人们对话,不需要艺术评论家和专家来解释你的作品。比如我经常去工厂,问那些工厂员工的意见。为什么这些来自小地方的人、难民们不能对我的作品提出看法?我认为没人愚蠢,不应该低估群众的力量和智慧。社会已经灌输给我们太多虚假信息,我更相信人们是因为通货膨胀而愤怒,而不是民主这种东西,你在意吗?民主并不存在,自由平等都是政府用来收税和镇压人们的借口。

看看现实,现实是很多不允许不同声音的国家中仍旧存在不同的声音,但是在欧洲,没有不同的声音!所有新闻工作者都在写一样的东西,复制粘贴。为什么他们写不出好的东西?他们每天都在撒谎。为什么在法国、德国,没人给出不同的意见?这让我很烦躁。人们不需要去艺术学校来学习艺术,不需要“聪明"就可以理解艺术。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你喜爱收藏古董,是为了在创作中颠覆这些带有历史感的事物吗?

温·德尔维:我有太多的关注点,不可能成为一个专业的收藏家。我收藏了很多物件,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收集一些新的主题的东西。我总是对这些感兴趣。事实上当你在做艺术时,就很像童话故事,王子和贫穷的牧羊女生了小孩,而不是和公主。所以我的艺术也是一样——不过,我的艺术“小孩"既不是王子也不是牧羊女。

 

artnet × 艾曼纽·贝浩登

画廊主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图片提供:贝浩登

为什么选择这一时机进军国内?

艾曼纽·贝浩登:三年前,我们就开始计划在上海开一个空间。团队都不想把这件事做的太快太仓促,因为这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我们同时还需要为纽约、东京和首尔的画廊做准备。终于,经过很多年的筹备,如今我们已经在全球六个城市都开了画廊(巴黎、香港、纽约、首尔、东京、上海)。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个时间也许算晚、也许也算早,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非常早了。

温·德尔维在贝浩登(纽约)的个展现场,2017。©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贝浩登上海是否有计划代理更多中国艺术家、或者合作展览?

艾曼纽·贝浩登:实际上我们并不执着于与本土的艺术家合作,在中国开画廊不代表完全展示中国的艺术品,就像在纽约画廊举办意大利和哥伦比亚艺术家的展览。我们是一间国际化的画廊,并不在意艺术家的国籍。在首尔开设空间后,结识了很多韩国艺术家,他们非常希望作品能在其他国家展示,比如纽约和巴黎。如今画廊的工作人员也是来自各个国家,贝浩登不再只是一间法国画廊了。我们最看重的还是作品的质量和艺术家的创作热忱。如今已经不是那个中国人只买中国作品、南美人只买南美作品的年代了,人们的眼界正变得越来越宽泛。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除了温·德尔维的展览,在常设展厅也放置了很多不同知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会经常更换吗?

艾曼纽·贝浩登:今天是开幕日才开放了常设展厅。平时会与展厅隔开,是两个不同空间。在很多画廊中,藏家只能看到在出售的作品。如果不喜欢这些作品可能就直接离开了,如果有机会可以观看不同的展厅中不同种类的作品是件好事。

对贝浩登来说,策展是重中之重。一般6-8周会更换一次展览。我们会花很长的时间来准备展览,为艺术家设计空间,让作品和空间更契合。我们也借助了很多经验,争取让这个展览看起来更完美。除了策展这个“崇高"的责任以外,与博物馆不同,我们也需要让艺术家能够生存下去,如果艺术家不能卖出作品,如何继续创作呢?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如何看待国际成熟画廊对中国市场的看好?

艾曼纽·贝浩登:不仅是国际画廊在香港开设空间,也有很多在中国经营多年的西方画廊。中国是当代艺术最近的未来,不过未来的未来可能在非洲。中国有很多的亿万富翁,而且也是一个很难进入的地域、很多复杂的税和审核机制,这些复杂性让国际画廊很难进入中国。不过可能这种复杂性也会慢慢消失,而且虽然我们说它是“复杂",但实际上是一种“不同"吧,“不同"是很有趣的。

温·德尔维作品《星光亭》于上海静安雕塑公园展览现,2011。©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是否可以谈谈在未来五年贝浩登上海的计划?

艾曼纽·贝浩登:在一个地域的实体空间会帮助扩宽人脉关系,更深入地研究艺术家的项目。今年贝浩登就参加了21个艺博会,从纽约、墨西哥到南非——各地都遇见了很多新藏家。但是在博览会,我们只能展示艺术家作品中很少的一部分,无法与藏家建立足够深入的关系。而在画廊的实体空间,我们并不只是在卖艺术品,同时也是在进行一种美育。我们希望为愿意在画廊中花费时间的人们提供这个场地,人们在画廊中不仅是为了与彼此谈论艺术,还可以在一起享受这个艺术时刻。

贝浩登(上海)2018年开幕展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摄影:Ringo Cheung ,© Studio Wim Delvoye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8. 图片提供:贝浩登

 

文丨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