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破解艺术圈中的马太效应

分享至

1175742135

或许根本不需要什么具体的数字,我们就能很自信地得出这样的结论:艺术市场里,富人将会变得更加富裕。

不过,现在有一份新的研究报告将这一趋势勾勒出了一个更清晰的轮廓。其中一些研究结果表明:市场中位于金字塔尖的那群富人与其他人之间的距离可能比一些近身观察者所想象的更为明显。

第二届欧洲艺术基金会(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 TEFAF)纽约春季艺博会的开幕当日一早,TEFAF及时发布了一份有关画廊和经纪人的艺术抵押和出资行为的概览。

这份权威的TEFAF《艺术经纪人财政报告2018》(Art Dealer Finance 2018),由艺术分析公司ArtTactic创始、德勤年度艺术与财政报告作者之一Adners Petterson委任。它从多个角度尽力全面地呈现出这个问题的现状。

研究报告的结果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是在2018年1月和2月对TEFAF艺博会全球参展商中的142家画廊和艺术经纪人进行了调研(这一数字涵盖了50%以上的参展商);第二部分则包括与一些被研究人员认为是艺术圈中“重要财政来源"的人进行了一系列采访,他们之中包括私人和商业银行,以及专注于以艺术品为抵押进行贷款的公司。

在这份研究的关键结果中,以下五点很好地说明了艺术市场上那些最富有的人们如何顺应着这股潮流继续变得更加富裕。记住,以下的推论只意味着可能性很高,但并非绝对。永远都要对未知的事物小心谨慎。

 

01 2017年,全球市场中以艺术作品作为抵押的贷款金额为170-200亿美元,但其中只有8%-10%来自于画廊和经纪人

私人藏家很有可能占据了其余180-185亿美元的资产。通常他们会把这些贷款投到像股市、房地产等一些有固定回报的资产上。这样来看,富裕的藏家们深深意识到,艺术可以是一个赚钱的捷径,甚至都不必涉及作品的买卖。

02 以艺术品作为抵押借贷的经纪人中,90%以上人是在美国——这个艺术商业无可非议的世界中心进行

美国经纪人与其他国际艺术经纪人之间悬殊的差距主要是因为美国《统一商法典》(Uniform Commercial Code, UCC)允许借款人在借款期间仍保留抵押品的拥有权(在这里也就是艺术作品)。当然,美国人对于艺术品更像是商品,而非心怀敬畏的心态可能也从中有所影响。

03 最富有的艺术经纪人最有可能用艺术品做抵押

在调查中,只有15%的经纪人表示他们曾以艺术品作抵押。而其他75%的人是从私人银行贷款——这是只有对高净值身价的私人客户才开放的通道。这也就提升了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所拿去抵押的作品更有可能是他们的私人财产,而非画廊库存。

04 大部分想要融资的经纪人都不可能成功

尽管接受调查的经纪人中有31%的人表达了对以艺术作品作为借款抵押的兴趣,但57%的人认为他们实际能够融到资的机会“很少"或“几乎没有"。(这个问题最近也由巴塞尔艺博会总监Marc Spielger提出过,他倡议大型画廊的经纪人可以考虑共同签署借贷协议,供小画廊申请融资。)然而总体来看,艺术方面的金融家都认为将钱借给大部分经纪人所需要承担的风险都太高,通常是因为……▶▶

05 一个负责任的放贷人所要求的各种合理手续,会将大多数经纪人拒之门外

在那些并不怎么接受用艺术品作抵押的经纪人中,44%的人提到了要完成这笔租借手续需要耗时很久而且非常艰难,“并不值得经历那么多麻烦。"当然,我们也有理由推测最富有、最有资源的那些艺术品卖家也是最愿意以及能够满足并解答放款人对于作品各个方面的疑问,包括作品来源、真假、价值等等。

考虑到这份报告的大多数调查对象都代表了艺术行业内最有经济实力的那部分大画廊和经纪人,以上的结论可以说是非常极端。

正如报告所着重指出的,TEFAF的遴选委员会是出了名的挑剔,参展商和作品都需要非常符合艺博会的销售要求。如果只有精英中的一小部分精英经纪人和画廊愿意用艺术作品作为抵押,那么这个行业剩下的那些画廊选择度是微乎其微——更何况恰恰这部分的画廊和经纪人才是最需要帮助的群体?

或许,将来的研究还会带来更多深入观察。TEFAF这份《艺术经纪人财政报告2018》是其承诺将发布的系列针对性报告的第一篇章。这家机构今年1月宣布,2017年对于全球艺术市场的总体研究报告将是最后一份,也为TEFAF本世纪以来在艺术行业分析中长久以来打造的一张名片画上句号。

我们将拭目以待,艺术专家们将如何为这一转变做出评论,以及在未来的艺术市场研究中还有哪些真相将被逐一呈现。

译 | Elaine

编 | Lizhi

图 | 致谢TEFAF,Kirsten Chilst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