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非洲文化之都"马拉喀什,全球艺术市场下一重镇?

分享至
摩洛哥马拉喀什举办的第二届1-54当代非洲艺博会。图片:Courtesyof 1-54

摩洛哥马拉喀什举办的第二届1-54当代非洲艺博会。图片:Courtesyof 1-54

很少有城市能像摩洛哥的马拉喀什(Marrakesh)具有这般吸引力。2017年,有200万游客被吸引来这座布满灰尘的古城骑骆驼、看肚皮舞、吃蒸粗麦粉(couscous)。游客甚至可以亲自体验马拉喀什澡堂、Saadian陵墓,或者在古老的要塞城区(madīna)的市场中淘点便宜货。

马拉喀什的要塞城区。图片:致谢Christophe Faugere—Getty Images

马拉喀什的要塞城区。图片:致谢Christophe Faugere—Getty Images

马拉喀什,甚至整片非洲大陆正经历着一个高速发展期。据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 & Company)预测,截至2020年,非洲的GDP总和将达到2.6万亿美元,其中1.28亿户家庭的消费总额将高达1.4万亿美元。

那些从事艺术的国家,包括摩洛哥,引起了大众广泛的关注。摩洛哥在去年有一间新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刚刚对外开放。而在2018年底,举行每三年一届的第八届非洲城市峰会上,马拉喀什被评选为2020年“非洲文化之都"

1-54当代非洲艺博会现场。图片:Courtesyof 1-54

1-54当代非洲艺博会现场。图片:Courtesyof 1-54

突然间,马拉喀什这座城市似乎被纳入了艺术世界的版图。不过其实法国Artcurial拍卖行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早在2015年就于马拉喀什举行了它的首场拍卖会。去年12月,它的第三次拍卖实现了83.99万欧元。包括在2018年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以下简称1-54艺博会)等一系列文化活动的推动下,全球各地的艺术藏家纷纷赶来马拉喀什试水。这座城市正逐渐成为一个位处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之间的艺术品市场中心。

相信在伦敦和纽约这样艺术中心建立了稳固声誉的艺博会,来到马拉喀什会是件好事。然而,直到目前为止,马拉喀什还称不上是理想的艺术品交易场地,因为摩洛哥的货币迪拉姆(dirham)无法在国际范围内进行兑换。

可以说,马拉喀什正面临着因缺乏政府对艺术的财政支持,而引来的诸多问题。比如:由英国著名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打造的一座备受赞誉的摄影博物馆原本预计2016年对外开放,迟迟未能竣工。原定于2018年2月开幕的第七届马拉喀什双年展(Marrakech Biennale),也由于资金问题被推迟,如今已陷入停滞阶段。由于对教育和医疗领域迫切的资金需求,政府对艺术的投资也更变得遥不可及。那么,1-54艺博会能挺过这样的局面吗?

 如何才能成为艺博会的终极目的地

1-54当代非洲艺博会现场。图片:Courtesyof 1-54

1-54当代非洲艺博会现场。图片:Courtesyof 1-54

马拉喀什有一种天然的魅力,几十年来一直吸引着艺术家。自打20世纪20年代初,法国画家Jacques Majorelle踏上这座城市,之后就再未离开过。美国艺术家布莱斯·马顿(Brice Marden)从2015年开始就在这里生活、工作,还在附近的伊夫圣罗兰博物馆(Yves Saint Laurent Museum)举办了他的首场展览。温斯顿·丘吉尔曾在举办过此次艺博会的迷人的Mamounia酒店的阳台上作画。被称为“摩洛哥的安迪·沃霍尔"的本土艺术家Hassan Hajjaj,更是将市面上商品与流行风格相融合。

但这并不意味着1-54艺博会进驻摩洛哥就是那么理所当然。这位看似不知疲倦的展会总监Touria El Glaoui告诉artnet新闻,可以将1-54艺博会带到很多城市。其中,蓬勃发展,为艺术注入活力的拉各斯(Lagos)和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的所在地——南非开普敦(Cape Town)都曾在讨论范围之列。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室内。图片:致谢IWAN BAAN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室内。图片:致谢IWAN BAAN

对El Glaoui而言,选择1-54艺博会的会址时,她所看中的是这座城市是否交通便利,而马拉喀什在这方面简直得天独厚。从欧洲大部分地区乘坐短途航班即可到达;没有签证或接种疫苗的要求;与其他非洲国家相比政治上也相对稳定,有优势。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马拉喀什是El Glaoui的家乡。她熟悉这里的人情世故,知道如何与海关打交道。总部设在南非的Goodman画廊的一名画廊代表说,他们运到马拉喀什的艺术品准时到达(其中就包括了Shirin Neshat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这未必是所有国际级艺博会都能做到的。

通过El Glaoui的关系,她还帮助解决了有关货币兑换的问题。奇怪的是,摩洛哥的迪拉姆是一种封闭的货币,它不能在海外兑换。这给国际参展商带来了问题,他们在离开摩洛哥后就不再需要这种货币了。El Glaoui与该市货币交易所的这层关系特别重要:她为藏家安排了特殊的可兑换账户,允许他们兑换任何货币。

看的多,想的少

2019年1-54艺博会Goodman 画廊展位。图片: ©Katrina Sorrentino

2019年1-54艺博会Goodman 画廊展位。图片: ©Katrina Sorrentino

从很大程度上说,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今年的艺博会汇聚了来自18家国际画廊的约65名艺术家参展,共接待了6000名参观者,吸引了必要的藏家群体。

“对我而言,马拉喀什1-54艺博会之所以能如此精彩的真正原因,是它有杰出的非现场项目,"出生于黎巴嫩的英国建筑业巨头、藏家,在阿克拉(Accra)拥有 1957画廊(Gallery 1957)的Marwan Zakhem表示说,“展览开幕、工作室和博物馆参观、晚宴以及在当地的派对,让人们对摩洛哥充满活力的文化有了一次动态的了解。"

与伦敦和纽约的1-54艺博会不同,马拉喀什艺博会有丰富的项目,给人一种双年展的感觉。DaDa是著名Jemaa El-Fnaa广场附近的一个前卫艺术空间,目前仍在建设中,包括了艺术家Emeka Ogboh、Mohamed El Baz和Mo Balaa的作品。此外,在马拉喀什的现代化城区Gueliz,有一个专门在晚上,为来自城市正在发展的商业空间举办的活动,其中就包括像David Bloch、Comptoir des Mines和1957这样的实体画廊。

同期举行的马拉喀什双年展被取消,这无疑不使得1-54艺博会的组织者大呼吸引藏家的筹码变少了。

第五届马拉喀什双年展。图片:by Mahdi Messouli

第五届马拉喀什双年展。图片:by Mahdi Messouli

在2004年创办了马拉喀什双年展,并为其运营提供了多年赞助的Vanessa Branson告诉artnet新闻,多年来她一直为这个项目投资,马拉喀什双年展将不会在2020年举行。

“没什么是永恒的,"她说。Branson希望双年展能够回归,但“关键是要让下一次更上一层楼。"虽然该项目得到了当地的支持,但她说,他们大多提供实物支持,比如免费使用场地。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填补必要的资金缺口。

Branson表示,很难将艺术的重要性和经济驱动力联系起来

在伦敦举行的前两届1-54艺博会中,摩洛哥文化部已经资助了一些摩洛哥画廊一半的展位费。2014年,摩洛哥王国君主、艺术藏家穆罕默德六世国王在拉巴特(Rabat)开设了穆罕默德六世现当代艺术博物馆(Mohammed VI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国家如果对教育和医疗服务领域的投资都很拮据的话,往艺术领域投钱怕是要被忽略的。

穆罕默德六世现当代艺术博物馆外景。图片:致谢Courtesy the Mohammed VI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穆罕默德六世现当代艺术博物馆外景。图片:致谢Courtesy the Mohammed VI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这时,私人的资金支持可以填补这一空缺。2018年,为了展示自己的藏品,靠房地产起家的Lazarq家族开设了阿尔马登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African Contemporary Art Al Maaden,简称MACAAL)。Lazarq家族还在阿特拉斯山脉(Atlas Mountains)环绕的高尔夫球场上经营着Al Maaden雕塑公园。

站在南非艺术家Alexandra Karakashian一件用机油和亚麻制成的装置作品旁,MACAAL总裁Othman Lazraq表示,对许多摩洛哥人来说,艺术还不是当务之急。他表示:“我真的认为文化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标志),遗憾的是,人们没认识到这一点。"

1-54艺博会上艺术家Alexandra Karakashian的《黑海》(Black Sea,2019)。图片: by Naomi Rea

1-54艺博会上艺术家Alexandra Karakashian的《黑海》(Black Sea,2019)。图片: by Naomi Rea

但Lazraq谈到,如果将减税作为一种激励措施,和MACAAL相类似的艺术空间可能会脱颖而出。 Lazraq进一步表示,像他这样的机构就很乐意接管。他说:“我们很高兴能起到带头作用。只不过,我们需要五个或者十个这样的MACAAL。"

 

 

文 | Naomi Rea

译 | 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