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梵高是位当代艺术家",迷弟霍克尼回忆与偶像“同台"新体验

分享至
2017年,大卫·霍克尼站在蓬皮杜中心展出的画作《2011年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East Yorkshire in 2011)前。图片:by Aurelien Meunier/GettyImages

2017年,大卫·霍克尼站在蓬皮杜中心展出的画作《2011年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East Yorkshire in 2011)前。图片:by Aurelien Meunier/GettyImages

他,是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巡过展的主人公,英国女王颁发的功绩勋章获得者,甚至还创造了在世艺术家的最贵拍卖纪录。有人会认为,在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很难还有什么赞誉能够激起他的兴趣了。

但事实证明,无论你多么出名,能够与你的偶像一同展出作品必然还是非常特别的体验。在阿姆斯特丹,这位艺术家庆祝了他在荷兰的第一场大型展览的开幕。该展览在梵高博物馆展出了霍克尼多样化的约克郡风景画,同时展出的还有荷兰主场的大师梵高的画作。这个题为《大自然的喜悦》(The Joy of Nature)的展览将展出至5月26日。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霍克尼在一年多前回应该博物馆举办展览的邀请,而后这场前所未有的展览便应运而生。81岁的霍克尼说:“我感到受宠若惊。"这位布拉德福德出生的艺术家从未掩饰过这位荷兰大师对自己作品的重要影响。“我深受梵高的影响--这一点在展览中表现得非常明显。"

开幕当天的盛况并没有被一个小小的意外影响——霍克尼只是出门抽个烟,无奈与一群吵闹的记者被困在了酒店电梯里(人们叫来了消防队员来解救艺术家)。

BBC Radio 4 Today推特截图

BBC Radio 4 Today推特截图

推特内容:“今日新闻:迈克尔·科恩对唐纳德·特朗普的证词带来的负面影响;小说家Arundhati Roy谈印巴紧张局势;Jim Naughtie采访了大卫·霍克尼……从被困的同一个电梯里解救出来之后。"

开幕后,霍克尼前往法国北部--在那儿他租了一个房子,并计划在那里画春天到来的景象。随着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迫在眉睫,这位洛杉矶的长期居民收回了他可能会回到英国画画的想法。“法国比英格兰更适合吸烟的人,"他微笑着说道,“我考虑到了这一点。"

两位当代艺术家

霍克尼的风景画,其中许多都规模宏大,与梵高的小型画布和谐地融为一体。由于这位荷兰画家包括《麦田》(The Harvest,1888)、《树林下的植物》(Undergrowth,1889)和《圣保罗医院花园的落叶》(The Garden of Saint Paul's Hospital(Leaf Fall),1889)在内的作品都展现出极为浓烈的强度,所以与霍克尼长达32英尺的《2011年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East Yorkshire in 2011)相比丝毫没有相形见绌。该画是从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借展而来的。

dh3-1024x683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梵高,对我而言,是一位当代艺术家——任何与你对话的艺术家都是当代艺术家,"霍克尼说。这位英国画家于1954年在曼彻斯特第一次亲眼看到梵高的作品,当时他16岁,刚开始在布拉德福德念艺术学校。“那就是我记忆中的颜色,因为我在那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画作,"霍克尼回忆说。“在艺校,每个人都只喜欢画灰色的画。"

现在,这两位艺术家因为都使用明亮的色调,而连结了在一起。“起初,我可能认为他夸大了一些颜色,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霍克尼说。在洛杉矶生活了30年之后,他非常熟悉景观色调的强度。“我认为它就在那里,但你必须要努力地去看,"他说。“颜色是一种非常难以捕捉的东西——它在生活中就很难捉摸,在画里也是一样。"

文森特·梵高,《麦田》(The Harvest,1888)。图片:梵高博物馆,阿姆斯特丹(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文森特·梵高,《麦田》(The Harvest,1888)。图片:梵高博物馆,阿姆斯特丹(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霍克尼在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景观画都出自他暂别在洛杉矶的家,回到故乡约克郡探望他生病的母亲的九年时期。他身患绝症的好友乔纳森·西尔弗(Jonathan Silver)鼓励他画画当地的乡村景色。霍克尼曾建议策展人将他1997年的作品《从斯莱德米尔到约克的路》(The Road to York Through Sledmere)包含在展览中,该画描绘的就是艺术家去拜访重病的朋友必经之路——从布里德灵顿到萨尔泰尔村的旅程。

关于为什么人们如此喜欢梵高,霍克尼有他的猜想:“他们可以看到这些画是如何完成的,所有笔触都清晰可见。"这种直接而透明的方法也反映在霍克尼自己作品的生动线条当中,这一点尤其在展览中艺术家利用iPad应用程序“Brushes"创作的20幅iPad画中得以体现。

然而,霍克尼对自己作品的商业流行度没那么关心。去年,霍克尼超过杰夫·昆斯成为了世界上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他的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在拍卖会上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相关阅读: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我作品的拍卖价格与我无关。我选择忽略它,“艺术家肯定地说,并补充道,“我认为人们已经忘记了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评论:唯一一个什么艺术都喜欢的人就是拍卖师。"

大卫·霍克尼,《沃德盖特的景色,2006年7月27日》(Woldgate Vista,27 July 2005)。图片:©David Hockney,photo by Richard Schmidt

大卫·霍克尼,《沃德盖特的景色,2006年7月27日》(Woldgate Vista,27 July 2005)。图片:©David Hockney,photo by Richard Schmidt

热爱自然

这两位艺术家别的共同之处,则是喜欢实验不同的透视法,以及对自然的迷恋。和梵高一样,霍克尼有许多风景画都是室外写生的。对梵高的画布进行仔细的检查,人们发现上面有来自某个法国小渔村的沙子(甚至还有一只淘气的蚱蜢),同样,霍克尼描绘沃德盖特树林的风景画上你能看见一叶草,他另一幅小型水彩画上还有雨点的痕迹。

DS57179-1024x668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开幕式后,艺术家就前往了诺曼底等待写生春天到来的景象,这个季节被他称之为“大自然的勃起"。“我们在那里有一所房子,周围都是树木,"艺术家解释道,“这对我来说真是太棒了,因为我又有一个新地方可以画画了。"

这位艺术家已经画了60年,一直以来都很多产,以后也并不会放慢速度。接下来,他希望创作一部像《贝叶挂毯》(Bayeux Tapestry)这样的长作品——他描述这件作品是“一幅移动影片,但你自己负责移动。"虽然艺术家对技术并不陌生——他在这次展览中呈现的iPad作品、摄影和视频只是他科技实验的一小部分——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制作一部电影的想法不合时宜,因为春天的到来太慢了。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霍克尼亲眼见证这个过程。“我想不出比在诺曼底观察2019年春天到来更美好的事了,"艺术家叹了口气。“还有什么更好的事情能做?"

“霍克尼--梵高:大自然的喜悦"于2019年3月1日至5月26日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举行。下面是更多展览图片:

DS57146-1024x683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梵高博物馆,摄影:Jan-Kees Steenman

文|Naomi Rea

译|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