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梵·高COSPLAY,究竟谁是赢家?

分享至
PAY-Steve-Monk-Chipman-with-part-of-the-famous-Vinvent-Van-Gogh-painting-over-his-face

史蒂夫·蒙克-奇普曼(Steve Monk-Chipman)。图片:Courtesy of I Am Vincent.

小说家、艺术家道格拉斯·科普兰(Douglas Coupland)为了寻找世界上长得最像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人,在六月份发起了“我是文森特"(I am Vincent)的COSPLAY大赛,现在,这个比赛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已经有1000多人为了争夺最终的5000欧元(约合3.7万元人民币)大奖而参与到了比赛当中。除此之外,科普兰还会将获奖者带到温哥华,为其制作一尊青铜头像。

petter

参赛者彼得·萨缪尔森。图片:Courtesy of I Am Vincent

“我之前没有参与过类似梵·高比赛这样的事——但奇怪的是,就在我朋友告诉我这个比赛前,一个同事说我让他想起了梵·高。"目前在竞赛中位居前列者之一、来自牛津的平面设计师史蒂夫·蒙克-奇普曼(SteveMonk-Chipman)对《每日镜报》(Mirror)说,:“我面部的毛发比较新,我觉得这是我们相像的关键!"

虽然《每日邮报》与《每日镜报》都看好蒙克-奇普曼,但是这位英国人目前只排第六位。尽管他的相似度让人印象深刻,但他与目前的领先者、来自瑞典的彼得·萨缪尔森(Petter Samuelson)的票数相距甚远——萨缪尔森的票数是48023,而他只有16784。

ivar

参赛者伊瓦·阿皮。图片:Courtesy of I Am Vincent

萨缪尔森十分享受自己的经历。“我的朋友以及那些素未谋面的人对我的支持让我感觉奇妙。大家都在分享,为我宣传,他们使用我的照片来制作电影和绘画。这好玩极了,"他对瑞典媒体Local说。

排名前三的参赛者当中还有另外一位瑞典人伊瓦·哈皮(Ivar Arpi ,23644票)。萨缪尔森将他们共同的成功归功于“瑞典式的忧郁,"并说二人计划一起碰头,“在一个烟雾弥漫的早晨进行‘绘画对决。'"

1951

一位不大成功的梵高模仿者。图片:Courtesy of I Am Vincent

据说,因为竞争实在太过激烈,哈皮甚至许诺说,如果自己胜出,他会割掉自己的耳朵。排名夹在两个瑞典人之间的是来自荷兰的昂诺·西斯比因(Onno Heesbeen),他以47530票紧随萨缪尔森。

来自纽约的罗伯特·雷诺兹(Robert Reynolds)因为酷似这位已故艺术家,甚至成为了纽约地铁系统当中的小明星,他目前以12380票排名第九。其他位置靠前的参赛者还包括本杰明·威廉森(Benjamin Williamson,第四,17468票),以及凯瑞·瑞安·夸肯布什(Kerry Ryan Quakenbush,第八,12632票),他也是排名进入前十的3位美国人之一。

otto-heesbeen

昂诺·西斯比因。图片:Courtesy of I Am Vincent

 

译:Joe Zhu

编: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