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能否带来一场文化艺术之春?

分享至
2017年5月1日,法国总统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巴黎拉维莱特大厅的一场政治集会中向选民们致意。图片:Aurelien Meunier/Getty Images

2017年5月1日,法国总统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巴黎拉维莱特大厅的一场政治集会中向选民们致意。图片:Aurelien Meunier/Getty Images

5月7日正是法国总统选举结果产生的关键日子,连纽约TEFAF艺博会的观众和参展商们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iPad屏幕,静候新任总统的诞生。最终,中间派参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以66.1%的选票决定性地击败选票仅占33.9%的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成功当选。全球艺术圈人士也随着这一消息长松了一口气,欢欣鼓舞。

Kamel Mennour。图片:artnet News

Kamel Mennour。图片:artnet News

用巴黎艺术经纪人Kamel Mennour的话说:“我们逃离了一场噩梦。"

“法国万岁!欧洲万岁!马克龙万岁!"在包括巴黎在内的全球范围里,拥有16家画廊的艺术经纪人拉里·高古轩罕见地通过邮件公开发表了评论。

奥地利经纪人Thaddaeus Ropac表示:“这正是我们眼下所需要的,他是候选人中最提倡欧洲人优先的政治家。"

马克龙及妻子参观法国苏拉吉博物馆。图片:Getty Images

马克龙及妻子参观法国苏拉吉博物馆。图片:Getty Images

全世界的艺术经纪人、艺术家和策展人都在屏息期待地观看法国总统选举。这场选举被认为是继去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又一场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之间一触即发的选择。

年仅39岁的马克龙去年才组建了“前进党"(En Marche!),如今成为了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他在由贝聿铭设计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前发表了胜选演讲,提到将“重新建立"法国和其他欧洲地区的联系。

为文化的未来投资

尽管马克龙在文化政策方面的态度尚未明朗化,但是在4月进行的一场竞选中,候选人的文化立场大致分为两派:一边是右派赞成的维护法国传统文化遗产,而左派则是赞成支持当代艺术。新总统在这一问题上有哪些优先考虑将会在下月举行的议会选举后变得更清晰,届时,马克龙将会任命一位文化大臣。

马克龙投出自己的选票。图片: Christophe Ena/EPA

马克龙投出自己的选票。图片: Christophe Ena/EPA

竞选期间,马克龙曾说过“文化是我们国家的未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不仅保证会继续保持现有的约25亿美元的文化预算,还提议给18岁以下的学生每人500欧元的代金券,用于自由选择参加各类文化活动。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勒庞的政策,她在选前承诺会削减文化方面的预算,但会增加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预算。这样的提案对于一个美术馆运营主要依靠政府财政支持的国家来说,将会产生严重影响。

 

对于艺术市场的喜讯

目前,艺术经纪人对于马克龙当选后的艺术市场持乐观态度。巴黎的素人艺术经纪人Pol Lemétais说:“上个月,没有人想要买艺术品。人们对未来感到恐慌,而市场也因此变得低迷。但现在我觉得人们都变得快乐起来,信心也回来了。所以市场也会变得更好。"Mennour也有相似的预感。他说:“有旅居海外的法国人曾告诉过我,如果勒庞胜选的话,他们不会想回来。但是自从昨晚之后,他们说正考虑重回法国。这些企业家们可以为艺术界注入新鲜血液和充沛能量。"

马克龙在卢浮宫前发表演讲。图片:Eric Feferberg/AFP

马克龙在卢浮宫前发表演讲。图片:Eric Feferberg/AFP

 

一场劫后余生

在这场刷新了最低投票率纪录的选举中,与其说艺术家和艺术经纪人在为马克龙的当选而欢欣鼓舞,倒不如说他们也许是为了勒庞的落选而感到庆幸。此前,法国艺术界就发起动员,反对勒庞及其所在的国民阵线党的提议,限制政府资金资助像以难民危机等为特定主题的展览。2015年,包括Kader Attia, Christian Boltanski, Annette Messager和Orlan在内的艺术家们向勒庞写了一封公开信,在信中说到:“你和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如此水火不容。"

马克龙携妻子在巴黎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前向选民挥手致意。图片:PATRICK KOVARIK/AFP/GETTY

马克龙携妻子在巴黎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前向选民挥手致意。图片:PATRICK KOVARIK/AFP/GETTY

当被问及如果勒庞赢得了选举,当代艺术市场将会走向何方?久居巴黎的Thaddaeus Ropac回复到:“我连想都不敢想,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我们甚至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待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她会把艺术削减到只剩下保护法国文化遗产。"他补充道:“我们不想让巴黎仅仅是一座巨型博物馆,我们更希望巴黎能够成为伟大艺术的诞生地之一。"

无独有偶,艺术界人士并不是唯一一群感到劫后余生的人。巴黎艺术经纪人Mennour说:“今晨,当我出门去喝咖啡时,第一次在许久以后再次看到了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脸庞。"

译:Juni JunranJia

编: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