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Facebook用户正式超20亿!可是这对于艺术意味着什么……

分享至
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F8开发论坛上讲话,4月18日,2017年,加州圣何塞。图片: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F8开发论坛上讲话,4月18日,2017年,加州圣何塞。图片: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Facebook月度活跃用户超过了20亿。这意味着有20亿人在分享有趣的表情包、跟踪自己的前任,或者在与素未谋面的人恶言相向。在这个13岁的社交网络上进行沟通的人比100年前的地球人总数还多。

在互联网尚处于乌托邦式的早期开端时,科技界的先锋们就已经说过网络一定会完全打破媒体的集权,让我们免受于集团的控制。Facebook却以辩证式的回流粉碎了这个天真的想法,使我们体验了相比传统政府掌控的媒体而言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集权。如今,每个人都在通过这个网络来获得消息。

这个由扎克伯格从从学生时期开始的项目现在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有钱,让新闻界失去了血液,让阴谋理论的疯狂传播变得极为有利可图。

Facebook引发了大家关于“网络中立"的大讨论,因为不应该有那种“付费插队"的服务让那些人得到不公平的优待。不过怎么着?Facebook打破了自己的底线,向各大媒体提供收费“捷径",让各种大大小小的网站来烧钱增加自己的阅读量。

“我们目前的规模大到了一个我们需要仔细审视自己,看看如何可以让社交媒体更积极地为善良的目的服务,"Facebook首席产品经理Chris Cox对科技报道媒体《Tech Crunch》这样说。

所以这些人现在才意识到了能力和义务是相关的么?任何看过《蜘蛛侠》漫画的孩子都知道这样的道理!

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F8开发论坛上讲话,4月18日,2017年,加州圣何塞。图片: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F8开发论坛上讲话,4月18日,2017年,加州圣何塞。图片: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我觉得,Facebook突然的良心发现并非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公共利益的存在,而更多的是因为Facebook虽然增长势不可挡,但是却极度被人憎恨。作为一家公司,公众们对Facebook的不信任程度超出了“大机构",不管是从普通的层面还是“政治"角度——这在当下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将这些考虑在内,让我们来看一下受到各路互联网大佬青睐、Facebook今天推出的个性化短视频是如何在无时不刻地提醒你有多爱这家天蓝色的社交媒体。它除了提供一些逗趣的音乐、卡通造型、还有气球,还能让天衣无缝地将它们使用在你发布过的照片上。

本文作者自己的Facebook 网页上“好东西加起来

本文作者自己的Facebook 网页上“好东西加起来"(Good Adds Up)视频截图

看!我和家人在欢笑!还有一个我和前任未婚妻在大笑的!还有一个我参加记者招待会的照片!有一个我在论坛上愁眉不展的!有一个俯视的……桌子……是在抗议活动现场?我不大确定。这在当时肯定有不少“赞"。

这只不过都是些标题卡之间的切换,细读起来这些贺卡风格的文字就像是《星际迷航》中召唤博格人的词:

所有的一切

(IT ALL ADDS UP )
不管是分享时刻

(WHETHER SHARING A MOMENT )
参与事件

(BEING A PART OF SOMETHING )
付出关爱

(OR GIVING SOME LOVE )
这些小事情不再微不足道

(THOSE LITTLE THINGS BECOME NOT SO LITTLE )
今天你是Facebook 20亿人的一份子

(TODAY YOU ARE PART OF 2 BILLION PEOPLE ON FACEBOOK )
但数字并不重要

(BUT IT'S NOT REALLY ABOUT THE NUMBER)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一起行事

(IT'S ABOUT WHAT WE CAN DO TOGETHER )
反抗是无用的

(RESISTANCE IS FUTILE)

(编者注:《星际迷航》中,博格人在与其他种族接触并交手以前,会使用对方的语言发表准备同化对方的宣言,其中最后一句为“反抗是无用的")

好吧,最后一句是我加上去的。我想煽风点火。

你看到这个内容的页面叫做““好东西加起来"(Good Adds Up),向下滚动浏览,你会发现一系列制作精良的视频,介绍不同群体是如何使用Facebook的群组功能的——对于分享想法来说,这无疑是很合适的东西。

令人好奇的是,这里没有提到联合海军陆战队(Marines United)这个Facebook群组——大兵们喜欢在上面分享裸照和关于强奸自己女同事的幻想,3个月前这引发了全国性的大丑闻。

不管怎样,让我们回到这条重要的个性化消息,毕竟这才是最关键的。让我们戴起艺术评论的帽子来看看这对于21世纪的视觉文化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对于Facebook的营销来说是多好的比喻!毕竟我使用的是自己的照片,但它既不是我要求的也不受我自己的掌控。在被可笑的动画运算改头换面之后,呈现出了那种极其想要摆出有着深层含义却又不会冒犯人的姿态。

其次:我很喜欢视频里那个从小孩的手机里跳出来告诉我点了多少“赞"的那一段(2617!)。这个数字似乎让我对有关自己被隐藏的数据多少有点激动,但是实际上却什么问题都没有说明。

Facebook的营销小视频的截图

Facebook的营销小视频的截图

重要的是,它显示出Facebook每月有20亿这样如此丰富的数据资源——但是一家公司用这个东西向你炫耀显然有点奇怪。这样的行为,只不过是在用可爱有趣的外表去掩盖一些潜在而迫在眉睫的事实。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Tech Crunch说Facebook的新目标是激发“同理心",这大概是因为有大量的报道都在指责社交媒体让人们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所以,从逻辑上来说,他们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是,把我自己的照片推送给我自己!

好吧,谢谢你,Facebook,我很有同情心,不是吗?

Facebook以及很多其他社交媒体自相矛盾的地方在于,他们是分享的平台,比如艺术的图像,但是也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艺术体验,有着自己独特的乐趣。

“人的欲望就是对他人的欲望,"心理分析学家雅克·拉康曾经用这样含糊其辞甚至在他的年代看来略带性别歧视的语句来形容人类。如果你想要一个关于这种说法的具体例子的话,Facebook的胜利证明了人们是多么、多么、多么想看到其他人喜欢自己。

这种欲望是几乎不可磨灭的,我们与任何事物的接触基本都起源于此,其中也包括艺术。

一位女性在观看草间弥生展览,面对Love Forever镜子拍摄,而其他人则还在排队,赫希洪博物馆,2017年2月23日,华盛顿。图片:courtesy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一位女性在观看草间弥生展览,面对Love Forever镜子拍摄,而其他人则还在排队,赫希洪博物馆,2017年2月23日,华盛顿。图片:courtesy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赫希洪博物馆最近的草间弥生大展策展人这样形容镜子的房间:“这些房间呈现了她所有的元素:她的痴迷、她的重复、她无尽的重复。"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草间弥生的镜屋让人疯狂的原因并非是“她"是一位艺术家。大家享受的是在镜子前自拍。

同样,艾未未最近与Herzog & De Meuron在公园大道军械库的“Hansel & Gretel"表面上是在讨论监控,但实际上就是搭建了一个昂贵的活动场,让无人机在观众头顶盘旋,红外线摄像机则将人们移动的鬼魅般影像投射在地板上。

公园大道军械库“Hansel & Gretel

公园大道军械库“Hansel & Gretel"展览模拟效果图。图片:James Ewing

相关阅读:无处可躲!艾未未新作让你享受被监视的过程

不过按照观众们实际的互动来看——就像《纽约时报》艺评人Roberta Smith说的,拍摄自己的图像作为“白雪天使自拍"(#aiweiwei #bigbrotheriswatching #surveillancechic)去网络上发表——这实际上真不是什么揭示具有教育意义、揭示高科技对隐私侵犯的体验,而是一场表现了人们是如何被有趣和社会体验所诱导,自愿放弃自己的数据隐私而参与监控活动的意外实验。

这让人想起了一条经典的洋葱新闻:“CIA的新Facebook项目大幅减少了当局的开支。"

Facebook让人又爱又恨。如果这可以告诉你文化走向的话,那么你可以期待在博物馆、画廊中反映自我形象的趋势越来越大行其道,不管你是否喜欢这样。

这真的很糟糕。因为我也许会说,艺术古怪,又难懂,作为平衡,局部又前所未有地重要。

去博物馆看你自己被其他人观看以及去博物馆学习文化,或者走进艺术家的个性化世界,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后者也许没那么有趣,更没那么流行,但是进入他人的世界确实有着培育“同理心"的功能。

关于后者在自己世界里的重要性,Facebook的认识是正确的。不过他们仅凭这种空虚的方式来向你兜售自己的新理念,明显并不能说服你相信他们的真心实意。

 

译:Joe Zhu

编:Elaine,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