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独家回应:一场“恐怖风筝"引发的版权风波:艺术家背锅,究竟谁之过?

分享至
图据陆扬微博

图据陆扬微博

6月10日下午,艺术家陆扬转发一条微博,质疑自己的一件作品疑被日本漫画家伊藤润二在未被授权的情况下使用。在这条微博中陆扬说到:“这个是他做的么?今年他的台湾版权方有联系我让我授权,被我拒绝过。"

而微博原图则是一个长发人头状的风筝,而这张图片则因其惊悚,在此之前便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少波澜,不过更多的焦点是放在了伊藤润二作品在台湾现身,以及其极其骇人的效果上。不仅如此,作品的亮相也引起了大量的媒体关注与转发,日本漫画家田龟源五郎在推特上也转发了这几张图,更受到伊藤润二官方推特的点赞。而伊藤润二在台湾的恐怖体验展的门票销售情况则空前火热,据称一万张早鸟票早已售罄。

640-10

伊藤润二在台湾展出的风筝作品

陆扬的微博一经转发,随即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对于作品版权的讨论与对台湾版权公司做法的质疑。而在北京时间13日深夜,陆扬也对artnet新闻进行了关于此事的独家回应。

640-11

陆扬,《妄想曼陀罗——降头风筝》,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

先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事件的两个主角:

 陆扬

640-12

陆扬肖像照。图片:摄影Ka Xiaoxi

640-13

陆扬作品《癌宝宝》在木木美术馆展出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家

被称为“鬼才"艺术家陆扬于1984年出生于中国上海,2010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并获硕士学位。 陆扬在新媒体艺术和生物艺术领域中备受瞩目。她善于利用多种媒介 , 包括影像、装置、动画、摄影和游戏等,探索生命的存在及其本质。作品利用融合科学、宗教、心理学、神经科学、医学、游戏、流行文化和音乐等多种领域,呈现她独有的幻想、信仰以及宇宙观。同时,在其美学体系中特有的生物元素,也隐喻了人自身短暂脆弱无常的存在。她的作品也曾多次参加在国内外重要展览展出。

 伊藤润二

 

640-14

漫画家伊藤润二

伊藤润二于1963年7月6日生于日本岐阜县,是日本著名恐怖漫画家,著有《富江》《漩涡》《科学怪人》等漫画。

而她本人则接着借助微博平台发出更多证据。首先她转发一条“Cc-主义"于去年2017年11月发布的视频微博,这个视频中是其作品《妄想曼陀罗——降头风筝》。而陆扬也解释了作品的创作灵感与作品题目的来源:

 

“这件降头风筝作品的灵感来源是泰国降头术!还真不是伊藤润二老师的2010年后的作品,要追根溯源就请按照我这件作品的标题去追吧!如果有什么东西激发我的灵感了我会直接写成标题好么?尊重原创是我的态度!就像n年前Evangelion致敬的作品我就直接写成致敬EVA。"

陆扬对artnet新闻透露,事情发生后,竟然还有人质疑她抄袭伊藤润二。然而根据艺术家描述,这件《降头风筝》作品和陆扬之前的作品《Delusional Manndala》有着承上启下的关联性,“风筝"是之前作品的一种延续,并不是抄袭伊藤润二的人头气球。《Delusional Manndala》里面有着头部飞舞的片段,是艺术家对自己拥有飞头法术的幻想。

640-15

陆扬,《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ndala),2015。图片:致谢艺术家

在提出质疑之后,陆扬表示自己有与伊藤润二台湾版权方的全部聊天记录。11日,她直接表示此事“并不针对伊藤老师",而是台湾公司事先要求直接挪用风筝设计。不过直到12日下午,陆扬表示并未收到台湾版权公司告知会给出答复。而此时,艺术家本人也自己虽然没有因疯狂转发和负面评论受到干扰,但是却“自己遇到了版权被侵犯却真的有点难以维持平静,被抄袭真的足够摧残创作者的心智!"

截至13日,事件不断发酵与升温,终于在下午,伊藤润二在推特上回复陆扬,

“陆扬小姐,关于这次的事情所造成的诸多困扰真的很抱歉。希望事情能得到妥善解决。"

640-16

伊藤润二在推特上做出回应。图片:via Twitter

13日下午,陆扬在微博上表示,这家台湾版权公司来了邮件,并表明在执行作品前已经咨询过律师,并为伊藤润二委托其制作,并且有可能控告陆扬在网络散播不利言论造成其名誉受损。据陆扬透露,该律师函还暗示“因为网络舆论引起风波,他们已暂停使用这个富江风筝作为他们商业用途,如果我还是抓着他们不放,他们保留自己告我要求我赔偿他们的民事权利!"

13日下午,陆扬在脸书上发表如下文字:

640-17

图据陆扬脸书

13日晚上,陆扬随即发布了对伊藤润二老师友好的声明,表示伊藤老师也是受害者:

 

640-18

图据陆扬脸书

独家回应

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陆扬表示,自己用社交媒体发声是因为“已经失控的全球网络传播",她说:“我无法控制,但在这个情况下我还是告诉他们,先给我正面答复,再进行下一步举措。然后对方不予理睬,或者微信上说请你等待,我们之后会联系你,一直让我等。我这样太被动,不发声的话,我的作品彻底白做。我无所谓他们是否给我赔偿,我只希望这个事扩散出去,伸张正义,以及让全球商业机构欺负独立创作者的成本不再低廉。(这个事件)需要有公益作用!"

最后,她也提到了一个与国外公司的相似案例,但是“对方态度好,就很简单解决。这次这个实在没有道德,一次次击破我的底线。"

陆扬表示,希望中国艺术家都要重视自己的心血,在上一次维权事件中其实还有其他艺术家遭到侵犯,但只有陆扬一个人找来律师给对方发律师函要求对方发送具有法律效应的书面道歉信并且在规定时间内撤离陆扬在其网站上的所有作品图片、信息不得用于该机构宣传使用。

直至artnet截稿,陆扬表示还未收到来自台湾版权公司的书面道歉。

*出于隐私保护,采访与文章中隐去受访者个人信息及隐私的相关内容

 

文:Cathy Fan、Qingting Yu和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