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对话田霏宇(下):中国是将来制造爆款西方艺术大展的沃土吗?

分享至
UCCA馆长田霏宇。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UCCA

UCCA馆长田霏宇。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UCCA

 
自从1978年“图坦卡蒙的宝藏"在它巡展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吸引人们排起了长队前来观看,并成为了首个产生“好莱坞大片般效果"的博物馆展后,众多博物馆馆长都十分渴望自己的展览能够复制这种空前的成功。幸运的是,事实证明,要想让展览引起这样的轰动,确实有模式可循的:从一个家喻户晓的艺术家或历史人物入手(最好有着十分戏剧化的人生故事),尽可能找一批和这个人物相关的所有作品,然后要不远千里地将这些展品带到自己的机构。当然,要确保展品里有少数几件是未曾亮相过的作品。面对同一批观众,机构要想找出另一个毕加索来复制一次成功,可能会经历一段非常难熬的时光。
 
想象一下:有一个地方, 那里很多人都对艺术充满兴趣,却从来没有看过一场大型的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巴斯奎亚(Basquiat)、马格利特(Magritte)或是毕加索的大型展览。中国正处于这样的情况,直到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今年夏天奉献了一场全面的毕加索回顾展,将100多件这位代表性的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带到了北京,呈现在一群从未在自己的城市里看到这些作品的观众眼前。我们多少都可以预见,这些人会趋之若鹜地前去排队买票看展。
 

UCCA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将“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从法国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带到了北京,而这场展览的成功无疑是西方艺术在中国展出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并暗示了一个这样令人兴奋的未来:那些艺术史上已经被成功“品牌化"的著名大牌西方艺术家们,他们的重要作品将能够被引进到中国进行展示。

在访谈的第二部分,artnet全球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将和田霏宇聊聊为什么本次毕加索展会如此成功,以及从这之后UCCA将会去往何方。

artnet新闻

×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田霏宇

UCCA毕加索展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UCCA

UCCA毕加索展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UCCA

 
展览的反响怎么样?有没有听到一些来自评论人的声音,或分析“这场展览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文章?
 
有一些。画家陈丹青写了一篇文章,讲了他和毕加索的关系。它本身并不属于特别评论性的文章,但在文中问了很多问题,关于我们如何决定什么是有价值的等等。我们完全可以坦然以对,因为这场展览最大的卖点就是这些作品完全都是真正的艺术作品,是毕加索的真迹,而且数量有那么多。大多数的时候,我们的海报上只会写“103件毕加索真迹"。
 
对于一场博物馆展览来说,有那么多真迹都来自海外难道不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吗?
 
确实有些少见。因为现在有很多展览都是极尽所能,打造一些多媒体沉浸式盛宴。对于我,对于我们机构而言,我们想要呈现的是更具教育意义的展览,而非单纯的视觉体验。所以,我们得到的很多反馈都是关于观众们在近距离看到这些实物作品时,是有多么愉悦。我们非常注意的一点是,不要在观众和作品间设立太多障碍。有时候,场馆里会非常拥挤,当然我们也动用了足够的安保力量。但这样可以保证让观众有机会真正地观看作品。所以,很多人放到社交媒体上的图片都是很多作品的细节图,这才是真正的视觉享受。
 
我注意到在中国的博物馆里,经常会出现“不要触碰"的标志。你们不需要这个标志吗?
 
这并不是必需的。我们有设置一些近距离观看作品的标线,有些作品配有会哔哔作响的靠近传感器,但大多数靠的还是人力安保。这个展览的一大负担,就是要找到比普通展览多四到五倍的安保人员,但这也是为了更好的观展体验。
 
我们还碰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有趣现象:那些和我们没有关联的导游都在自己的旅游网站上出售服务,然后自己领着团队来到馆里。这是我们没有预计到的。而我们也不可能突然对别人说,你不能在这儿导览。
 
谈到导览,你们邀请了一个中国偶像明星为展览录了语音导览。他是谁?怎么会有这样的合作?
 
其实我们和好几个不同的知名人物都进行了推广展览的合作。我们邀请了女演员陈妍希担任2019年度的“UCCA艺术筑梦大使",然后还有流行偶像蔡徐坤,他的粉丝群十分年轻,大部分都是青少年。但他之前就来看过我们的展览,而且也希望被大众看到更多他和艺术的交集。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开始收藏艺术,但未来谁知道呢。
2019年3月25日,蔡徐坤在上海出席第26届东方风云榜音乐盛典时的红毯造型。图片:Photo by 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3月25日,蔡徐坤在上海出席第26届东方风云榜音乐盛典时的红毯造型。图片:Photo by 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展览到现在的反馈还是非常积极的。你说过,在中国这样的现代艺术展并不常见,但在纽约几乎是博物馆的标配。这是你以后想要进一步探索的方向吗?
我认为对于现代艺术展,以及那些有着严肃历史内容但同时具有广泛吸引力的博物馆大展,在中国依旧有许多空间。所以,我确实会希望我们能多做这样类似的展览,尤其是在夏天。因为现在学校的假期时间都被压缩了,而天气一直湿热。我已经在尝试沟通更多这样的展览,但目前还没有什么能够公开的信息。
 
一年前,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举办了一次重量级的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展览,我当时觉得那是个很有趣的选择。因为她本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知名艺术家,她的自画像式摄影作品里通常都是一个白人女性扮演着各种不同人物的画面。耶鲁医学院的学生们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显示,当人们走进一个布满了和自己看起来完全不同的人的肖像时,会觉得自己很不受欢迎。这对于在中国展示西方艺术(很多都是以白人为主)来说,会是一个问题吗?毕加索的肖像画显然是更为抽象的,但这是你会思考的问题吗?
 
就毕加索而言,他的作品最终可以归结于线条、神话,以及我们在展览中会运用设定好场景的手法。但我们确实有考虑过,如何让观众不会觉得这些作品太过于异域或陌生。
 
从这场展览的成功来看,这里一定是将来制造爆款经典西方艺术展览的沃土。你们的下一步会是往哪里去呢?
 
我很希望做一些展览,能够讲述世界上一些知名美术馆的收藏故事。我认为现在对于这样的展览有很多诉求,而我们也能够以这种方式在一个概念之下展出很多不同艺术家的作品。不一定都要是现代艺术作品,我觉得围绕80年代、围绕波普艺术等能够有一些很不错的展览。你要知道的是,有许许多多重要人物都没有在中国进行真正展出。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马蒂斯展览,也没有马格利特的展览。
电影《昨日》的截图。图片:Courtesy of Universal

电影《昨日》的截图。图片:Courtesy of Universal

 
你说的这些让我想到了一部新的电影《昨日》(Yesterday)。片中,有个人在一场可怕的雷暴雨中遭遇了车祸,当他醒来时,世界上除了他之外的人都已经忘了披头士(Beatles)。所以,他开始唱起了记忆中披头士的歌,而每个人都在惊讶“你怎么那么天才?这是我听过最棒的音乐。"我想说,做一场马格利特的展览?那肯定又会是一场人气爆棚的展览。
 
我们先不要给人这样的想法。当然,我会觉得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点。坦白说,这类有关历史性的展览可以比较长久地保证一家机构的财务持续性。毕加索展的票房收入基本上已经可以和我们的成本持平,同时也能帮我们资助其他事情的展开。你要注意的是,这类展览看上去很有吸引力,但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有很多事要做。
 
这里有个有趣的转折,那就是要讨论私人美术馆的角色——尽管如此,我从来都不喜欢把“私人美术馆"这个词和UCCA联系在一起,因为这听起来像是展示某个私人收藏的地方。但很明显,我们不是。虽然我们属于私人拥有,但UCCA的功能还是定位于一个以公众为中心的公共艺术机构。另一方面,国际展览若是在国有美术馆举办的话,看起来更像是出于外交考虑,比如今年是中国与某国建交多少年等。而当人们走进我们的展览时,他们看到的是一场为他们策划的展览。这将成为把我们区别于众的关键因素。
 
北京的当代艺术家们和这场展览有什么互动?你觉得所有这些毕加索的作品会对北京的艺术创造有什么样影响?
 
我们做了许多和艺术家群体接触的事情,比如举办数次艺术家之夜邀请他们来观看展览。但我不确定我们能否一下子就找到答案。你还是会希望举办一些能够留下什么印记的活动,可以在30年后进行回顾时,大家的集体记忆以及机构历史叙述中有这样一部份的存在。或许,那时的他们会将这个展览视作这一时期重要的艺术交流案例之一。
 
展览和艺术市场会有什么共鸣吗?
 
说实话我并不清楚,但如果有的话我也不会惊讶。
 
那衍生品商店的表现怎么样呢?
这个展览的商业销售活动可能是整个展览中最复杂的一部分,因为要从法国博物馆协会和毕加索管理协会分别获得同意。他们很擅长维护自己的声誉。如果你去海牙,你会发现以《戴珍珠耳环的女孩》为原型做成的橡皮鸭,但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毕加索身上。他们对图像的控制非常严格。你不能裁切图片,也不能只选取细部。而且他们对产品质量的把控也很严格。
陈伟霆Instagram上发布的Williamism X UCCA合作T恤。图片:courtesy of Williamism

陈伟霆Instagram上发布的Williamism X UCCA合作T恤。图片:courtesy of Williamism

 
UCCA商店里销量最好的商品是什么?
老实说,卖得最好的是画册。这有点“疯狂"。我们的商店里有拼图、笔记本等,也做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与制作条纹衫的品牌Saint James的合作款。因为这些只是印有小小的UCCA logo的条纹衫,所以并不需要和毕加索的版权打交道。
我们还和陈伟霆进行合作。作为一个多栖艺人,他还拥有一个叫做“Williamism"的街头服饰品牌。他在展览期间开发出了几件上衣的设计,比如一件写有“Williamism X UCCA"的衣服,还有一件蓝色大方块图案的衣服,就叫做“蓝色时期"(Blue Period)。另外还有一件衣服上写着“天才",再加一个笑脸符号,也和毕加索有所联系。我当时觉得,“天啊,毕加索管理协会的人看到这些会有什么反应?"在开幕式上,毕加索博物馆馆长Laurent Le Bon说,“我有一个请求,能否帮我留几件T恤?"
 
文丨Andrew Goldstein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