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迪亚基金会博物馆很传奇?其实比你以为的还大、还有钱

分享至

位于纽约州边上Beacon小镇的迪亚博物馆。图片:Bill Jacobson studio, New York,courtesy Dia Art Foundation, New York

许多美术馆馆长都希望通过在其任期内完成一个重大的场馆扩建或建设工程,从而留下一些印记。然而,自2015年起担任纽约迪亚艺术基金会馆长的杰西卡·摩根(Jessica Morgan)却反其道而行。

日前,她宣布将重新翻修位于纽约切尔西区、SoHo区和纽约比肯(Beacon)的三个场馆,并重新开放之前租赁出去的几个场馆,这些项目都是7800万美元资金募集的一部分。所有的举措都将在迪亚现有的空间上进行。

摩根在就任纽约迪亚艺术基金会之前是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就任后她就宣布自己没有意向再在切尔西区建造任何新的场馆,这引发了人们大量的关注。尽管基金会前任馆长Philippe Vergne已经募集到了相当一部分资金,但摩根仍旧坚持把重心放在改进迪亚现有的空间上。

迪亚董事会主席Nathalie de Gunzburg和杰西卡·摩根在基金会活动Dia: Beacon Sprint Benefit上。图片:Courtesy of Benjamin Lozovsky/BFA

迪亚董事会主席Nathalie de Gunzburg和杰西卡·摩根在基金会活动Dia: Beacon Sprint Benefit上。图片:Courtesy of Benjamin Lozovsky/BFA

摩根对媒体表示:“我们拥有这么好的地方,却要把它们租出去,这完全没有道理。"

现在,她的计划显出了成效。在今后几年里,迪亚计划重新开放位于纽约Soho区 Wooster街77号上约有2500平方英尺的展示空间。之前的十年,这里一直被租给了零售商店。摩根向artnet新闻表示,修缮后的空间将用于举办较为灵活的艺术家项目和迪亚藏品的一系列展览。

另外,迪亚也计划更新Soho空间里的两件Walter de Maria装置作品的气温调控系统。这样一来,《The New York Earth Room》 (1977) 和《The Broken Kilometer》 (1979)两件作品就能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全年开放。

同时,基金会将和纽约的建筑研究办公室(Architecture Research Office)合作,对其位于切尔西区西22街上的三栋楼进行整合,以增加新的展览空间和一间书店(此前,其中的一幢房子被租给了包括包括Andrew Kreps等在内的各家画廊。)

Walter De Maria, 《360˚ I Ching/64 Sculptures》(1981)。图片:Courtesy of photographer Bill JacobsonStudio, New York, Dia Art Foundation, New York, © The Estate of Walter De Maria

Walter De Maria, 《360˚ I Ching/64 Sculptures》(1981)。图片:Courtesy of photographer Bill JacobsonStudio, New York, Dia Art Foundation, New York, © The Estate of Walter De Maria

在摩根刚刚上任时,她根本就不知道迪亚还有这样几个出色的空间。她表示“我意识到在没用到的这些空间里,我们还能做很多事情。我感觉每周都在发现一些我以前并不知道的迪亚所拥有的财产。"

迪亚基金会从2003年起,在比肯(Beacon)小镇一家巨大的Nabisco工厂内运营。这次,美术馆计划拓展室外空间,并将之前用作仓库的地方改为一个1.1万平方英尺的新展览空间。摩根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将上世纪6、70年代被忽视的女性艺术家和其他国际艺术家作品纳入迪亚收藏,目前她正在筹划将Joan Jonas的作品在楼下新拓展出来的展览空间内呈现。

同时,基金会也在加强他们的文献研究,一直以来他们都在进行一些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包括Dan Flavin、约瑟夫·博伊斯等人,罕见珍贵材料的归档整理工作。最终,迪亚将在比肯(Beacon)设立一个面向学者和研究员开放的档案空间。

摩根的目标是将建设的成本在可行范围内控制在最低,这样剩下的钱(目前已经募集到了6000万美元)就可以用扩大美术馆的捐助基金库。只有25%不到的筹款活动所得将用于场馆建设,其余的约5800万美元将用于增加美术馆捐助基金的金额(提升80%。)

“我们并没有想着一味做大手笔的事情,"摩根说,“我们非常关心的是如何将美术馆项目保持在与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相符的高度,有时候这就意味着美术馆的项目很难找到资金。所以,如果我们需要拥有充足的捐助基金,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只依赖参观人数或一些企业形式的赞助——这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文:Julia Halperin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