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德里的达明•赫斯特"苏伯德•古普塔(Subodh Gupta)在Hauser & Wirth画廊的个展开幕

分享至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Known Stranger》(2014),一件“常见而卑微的家用物品拼贴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Known Stranger》(2014),一件“常见而卑微的家用物品拼贴"
照片:Ben Davis

《Known Stranger》细节(2014) 照片:Ben Davis

《Known Stranger》细节(2014)
照片:Ben Davis

食物是苏伯德•古普塔(Subodh Gupta)作品中的重要主题。他的惯用手法是用真实的锅碗瓢盆等厨房用具来制作雕塑,他认为这些器具象征着印度文化。但是当我参观他最近在Hauser & Wirth画廊开幕的展览“70亿光年"(Seven Billion Light Years)时,我看到的是另一种趣味。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Orange Thing》 (2014),厨房用钳子,Hauser & Wirth画廊展出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Orange Thing》 (2014),厨房用钳子,Hauser & Wirth画廊展出
照片:Ben Davis

《Orange Thing》细节(2014) 照片:Ben Davis

《Orange Thing》细节(2014)
照片:Ben Davis

古普塔(1964年出生)是当下最热门的印度艺术家。他在2000年代出名,正是“新兴市场"最如日中天的年代,艺博会在世界各地举行,迎合那些在贪婪的全球化进程中得利的人。他的作品不仅描绘印度风俗,也展示着这个国家本身——也就是说,有意地暴露着艺术界独有的那种美食广场般的世界主义。艺术界欢迎任何文化,只要它们是以一种杜尚式的怀疑态度来呈现的。

左:苏伯德•古普塔作品《Very Hungry God》(2006),在威尼斯的Palazzo Grassi;右:《Line of Control》(2008)在泰特三年展上

左:苏伯德•古普塔作品《Very Hungry God》(2006),在威尼斯的Palazzo Grassi;右:《Line of Control》(2008)在泰特三年展上

古普塔最著名的作品有《Very Hungry God》(2006),一个巨大的头骨,大收藏家弗朗克斯·皮诺特(Francois Pinault)将它放置在自己位于威尼斯的私人美术馆前。还有《Line of Control》(2008),这朵蘑菇云让古普塔在2009年的泰特三年展上名声大噪。但不管怎么说,我个人认为,这些作品跟典型的当代艺术作品没什么两样,对着它们能写出不错的新闻稿,拍出不错的照片,但也没什么更能深入的了。

 

“七十亿光年"中至少有一件作品能满足古普塔那些平底锅系列的爱好者:《This is not a fountain》 (2011-2013),一件25英尺长9英尺宽的装置,由他标志性的厨房锅碗组成。几十个打开的水龙头将水流到这对锅碗上然后消失,应该是流向了地板上的排水口。悦耳的水流声始终不断。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This is not a fountain》 (2011-2013),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This is not a fountain》 (2011-2013),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靠近看,《This is not a fountain》中使用的锅碗都破破烂烂,好像是被用旧了的。这件作品使人想起印度的家庭生活;它使用了当代艺术管用的堆砌手法;它的标题使人联想到杜尚的《泉》和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这不是一个烟斗》(Ceci n'est pas une pipe)。它占用很大的空间。但这些特性组合在一起,像是照着食谱乱用调味料却不知用量。对我来说,你看到这一堆仿佛是雕塑的锅碗瓢盆,跟你在街上看到厨具店里的厨房用具没什么差别。(当《Line of Control》最近在德里展出时,传闻当地人以为这件煮锅雕塑是当地购物中心的广告。)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This is not a fountain》(2011-2013)细节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This is not a fountain》(2011-2013)细节
照片:Ben Davis

在古普塔艺术生涯早期,创作了《Pure (I)》(1999/2014)这样结合行为艺术和环境艺术的作品,一大片结块的尘土,你可以套上医院用的靴子踩上去。作品表面的标记让它看上去像是一个考古挖掘现场。当你望向那些洞中的时候,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日常用品:穿旧的鞋子;水烟袋;一副眼镜。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ure (I)》(1999/2014),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ure (I)》(1999/2014),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ure (I)》细节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ure (I)》细节
照片:Ben Davis

背景是这样的:早在1999年,古普塔向德里周边村镇的居民征集对他们来说有特殊意义的物品,然后将这些物品埋在以牛粪处理过的土壤中,牛粪在印度有着神圣的意义。艺术家给捐赠物品的人们拍了黑白照片,然后和作品一起在画廊展出,正因为有了《Pure (I)》这件作品,你不得不承认古普塔还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才能。他处理原始材料的手法确实很特别,尽管那些原材料看起来似乎都没被处理过,就是半埋了起来而已。

 

古普塔是一位铁路员工之子,来自偏远的印度北部城市比尔哈。他在帕特那的艺术与工艺学院接受了油画训练,然后为一个巡回剧场设计布景。在2000年代时,他抓住了印度国际地位不断攀升的机遇,在几年里将自己的作品卖到了天文数字(同时为绝对伏特加制作了广告)。最近,他和同为艺术家的妻子Bharti Kher在德里的一个时髦街区买了一栋价值约1800万美元的豪宅,成了报纸头条。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作品《Aam》(2015),桌上摆放着青铜翻制的芒果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作品《Aam》(2015),桌上摆放着青铜翻制的芒果
照片:Ben Davis

《Aam》细节(2015) 照片:Ben Davis

《Aam》细节(2015)
照片:Ben Davis

他的作品的市场主要不在印度,印度本土的媒体就此中伤古普塔,但他本人却坦然面对:“印度没有很多艺术品藏家…感谢上帝,国外的艺术爱好者让我们有机会自我表达和成长。"(虽然他没有说自己早在艺博会热潮之前就获得成功要归功于Russi Mody,Tata钢铁集团的主席,古普塔花了一年时间向他大献殷勤,希望他能像萨奇成就赫斯特那样成就自己)。《预言家报》在2007年半讽半誉的将古普塔封为“德里的赫斯特",说得不算错,这个称号自此伴随古普塔也是有原因的:他有意地让自己的作品风格贴近国际当代艺术潮流。

 

就说《Imperial Metal》(2014)这件作品,一束黄金的钢筋放置在一张被烧焦的木桌上。将日常物品转化成贵重的模拟物,用这样的隐喻来对“权力,金钱,城市化"做出一些模糊的、镀了金的讨论,这样的做法实在是艺博会中最常见的套路。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Imperial Metal》(2014),Hauser & Wirth美术馆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Imperial Metal》(2014),Hauser & Wirth美术馆
照片:Ben Davis

但同时,古普塔的作品看起来在风格上都很眼熟,虽然他坚持说:“我只是在写日记,我自己的故事。"然而实际上,这种对私人经历的叙事,跟观念上的俗套也是一体两面的;国际艺术生产线已经产出了无数这类披着“新发掘"外衣却风格雷同的作品;这是成功的伎俩。“我的作品是关于我的故乡",古普塔告诉ArtNews。“但是不断扩张的艺术世界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所有东西都在同化,你必须意识到国际化语境对你作品的影响。"

 

古普塔的作品《My Family Portrait》(2013)最能体现这种冲突。这件作品本身没什么可挖掘的,但是在典型的美术馆式解读文字中,说明了这三个碗架真的是从古普塔的三个兄弟姐妹家中拿来的。这件雕塑还原了他们厨房的真实面貌。我们应该能够从中观察他们的生活。这件作品似乎更像是以人类学的方式在呈现,而不是艺术的方式。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My Family Portrait》(2013) (背景中是《In this vessel lie groves and gardens》),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My Family Portrait》(2013) (背景中是《In this vessel lie groves and gardens》),Hauser & Wirth画廊
照片:Ben Davis

当你全面的观看古普塔的作品时,你感到有很多未完成的碎片:原生状态的艺术修辞,未加工的个人叙事。这种未完成感是加速发展中的艺术界的标志,这台机器运转的是如此迅速,连接两极的电路从来没有真正闭合过,使形式和内容相互影响和转换,产生全新的东西。

苏伯德•古普塔影像作品《Seven Billion Light Years》(2014–2015)截图,拍摄烤面包过程的两分钟影像 照片:致谢Hauser & Wirth画廊

苏伯德•古普塔影像作品《Seven Billion Light Years》(2014–2015)截图,拍摄烤面包过程的两分钟影像
照片:致谢Hauser & Wirth画廊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Basket》(2014),装满青铜翻制土豆的篮子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Basket》(2014),装满青铜翻制土豆的篮子
照片:Ben Davis

不管怎么说,我也没有对古普塔完全失望。他可以变得更有趣,而不是策展人所追寻的“印度版达明·赫斯特“。他有可讲的内容,关于这个加速运转的、全球化的世界,在此,一个印度偏远地区的男孩下一瞬间就发现整个世界都为他的每一个新想法而兴奋不已。但至少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他的大部分作品仍是在讲述这种兴奋的假象状态,古普塔小心地前行着,因为聚光灯会放大他每一次的挫败。

苏伯德•古普塔个展“七十亿光年"目前在Hauser & Wirth展出,展期到2015年4月25日。

地址:纽约西18街511号(511 West 18th Street, New York)。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In this vessel lie groves and gardens》(2011),一个巨大的瓦罐,从底部的洞眼可以看到由厨房用具制成的镜面雕塑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In this vessel lie groves and gardens》(2011),一个巨大的瓦罐,从底部的洞眼可以看到由厨房用具制成的镜面雕塑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earl》(2011),根据解说文字,这是一条“没有人能戴的

苏伯德•古普塔作品《Pearl》(2011),根据解说文字,这是一条“没有人能戴的"巨大的项链
照片:Hauser & Wirth画廊

苏伯德•古普塔《Seven Billion Light Years》系列中的一副,以照相写实风格描绘巨大的平底锅,表面贴有真实的平底锅 照片:Ben Davis

苏伯德•古普塔《Seven Billion Light Years》系列中的一副,以照相写实风格描绘巨大的平底锅,表面贴有真实的平底锅
照片:Ben Davis

 

编译:孙逸清

阅读英文原文:http://news.artnet.com/art-world/at-hauser-amp-wirth-subodh-gupta-shows-he-is-more-and-less-than-the-damien-hirst-of-delhi-25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