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搭载马斯克火箭进入太空:这是真事,雕塑家都开始造人造卫星了…

分享至

特雷弗·帕格伦,“轨道发射器"效果图。图片:由内华达艺术博物馆提供

今年秋天,美国艺术家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计划向太空发射一个“雕塑"——这是一颗非功能性卫星:表面发亮、造型类似钻石,在遇到太阳光时会反射出亮光,人们站在地球上用肉眼就可以看到。

这个轨道艺术品的目的在于鼓励观者以宇宙空间视角重新考虑当下“人类"的定位(译者注:对于文艺复兴以来人文主义“人类中心论"的反思)。然而,天文学家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或是说,他们反对这个作品。

具体而言,批评者声称这件作品会造成光污染,还可能干扰重要的天文观测。

在内华达艺术博物馆(Nevada Museum Of Art)的支持下,融合了航空航天公司Global Western的专业技术,这个名为“轨道反射器"(Orbital Reflector)的项目经过了十年的漫长创作期。去年八月,帕格伦在众筹网站发起的筹款募集了超过7.6万美元,这使他总价130万美元的昂贵外星梦终成为现实。这件作品将于11月中旬搭载在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的SpaceX公司猎鹰9号(Falcon9)火箭进入太空。

特雷弗·帕格伦,“轨道发射器"示意草图。图片:由内华达艺术博物馆提供

这一个100英尺长的“钻石"雕塑是用一种类似于聚酯薄膜的轻质材料制成的(类似气球),表面涂有二氧化钛。发射前,它被压缩装在一个砖块大小的盒子(CubeSat:一种用于空间研究的小型卫星,由10×10×10cm立方单位的倍数组成)中,作为火箭有效载荷的70颗卫星中的一颗发射。一旦它到达地球表面以上约360英里的低地球轨道,立方体卫星就会打开并释放发射器,后者的二氧化碳弹药筒将为雕塑充气,膨胀成型。即使在夜间,雕塑表面也能将太阳光线反射回地球,达到肉眼可见的亮度(如同“人造星星"一般)。

内华达艺术博物馆的新闻主管阿曼达·霍恩(Amanda Horn)向媒体保证:“我们将可能地干扰降低到最小程度。因为人们很难想象这件艺术品会是什么样的,我认为也许很多人无法理解它。它看起来就像北斗七星一样明亮,大约有两辆校车的长度,移动速度很快,沿着轨道完整运行一圈大约需要94分钟。"

“轨道反射器"将在轨道上运行约三个月,之后会离开轨道并在大气中燃烧。“这不是一件永久固定的东西,"霍恩补充说,“这是一个浪漫的姿态,是天空中的大地艺术。"

当“轨道反射器"的筹款项目在众筹网站启动时,该雕塑被形容为第一颗“纯粹作为艺术姿态,而不为任何军事、商业或科学研究服务"的卫星。“它在很多方面恰恰是其他每颗进入轨道卫星的相反面。"

“人类之星"。图片:由火箭实验室提供 

不过,帕格伦并不是第一个将雕塑送上太空的艺术家。今年一月份,火箭创业公司“火箭实验室"(Rocket Lab)拔得了头筹,其首席执行官彼得·贝克(Peter Beck)称他们将“人类之星"放入了轨道。这是一个三英尺宽的多面镜球,贝克说,他们是在“向地球上所有人提醒宇宙的脆弱之处"。

但这一举动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和批评声。

所有卫星在潜在层面都有可能干扰天文学家的工作。虽然临时增加的“人类之星"和“轨道反射器"的影响可能微不足道,但也许会有其他更多非功能性卫星效仿。就像“人造地球卫星"(sputnik)这个词最初只是被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tch)用作一系列想象中轨道艺术品的名称(这个俄罗斯画家的概念是帕格伦“轨道反射器"的灵感来源之一),之后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试图实现(这个设想)。

理论上,当轨道艺术达到临界数量时,就可能对科学观察太空产生明显影响。

然而,就目前而言,暂时进入轨道的两个非功能性“雕塑"并未成为一种趋势。帕格伦也觉得,他不太可能引发一波太空雕塑的模仿热潮,他认为“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繁琐的项目——绝对不是艺术家在他们工作室里可以随意做到的事情。"

在实际可能导致很多问题的情况下,艺术家是否应该制作闪亮的“星星"?

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轨道发射器》,效果图。图片:由艺术家和内华达艺术博物馆提供

科幻网站Gizmodo已成为这一“轨道艺术"潮流的反对发声者。这个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嘿!艺术家,停止向太空投放垃圾》的文章。文章中哈佛史密森尼天体物理中心的天体物理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尔(Jonathan McDowell)告诉Gizmodo:“这颗卫星特别令人讨厌的地方在于它除了视觉效果特别明显外,没有其他用途。这在宇宙空间中就相当于有人把霓虹灯广告牌放在了你的卧室窗外。"

帕格伦也看到了天文学家对于太空中艺术品反光概念而产生的担忧,但他对此持高度怀疑态度。

对于以揭露政府监控硬件而闻名的帕格伦来说,重新开发这些工具的艺术用途是其重要的探索方向,同时也可以提醒人们已有多少卫星在那里。他发问道,为什么不可以用卫星来提升人们的惊奇和敬畏感,让我们反思比人类更崇高的东西?“我当然明白,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个项目在道德上有些冒犯之意,"帕格伦在给artnet新闻的电子邮件中承认道。

“我认为艺术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给人一个看待事物的全新角度,"帕格伦在他的众筹网站视频中说道,“我会创造一个让你仰望天空并思考你所看向的事物的理由。"

然而,除了象征性的厌恶之外,还有什么是真正值得关注的吗?对于那些有异议的人,艺术家也在邮件中提出了一些问题来反驳。

“‘轨道反射器'怎么会干扰天文学家的工作?"帕格伦在电子邮件中问道,“难道他们是用望远镜进行光学观测的吗?他们是担心看到卫星在望远镜视野中移动?如果他们回答“是"的话,那可能真的有点难以让人信服——天文学家通过望远镜观测“科学"的形象是非常难以想象的。‘轨道反射器'在科学家进行重要观测时正好穿过望远镜的视野,从而破坏观测,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也几乎为零。"

特雷弗·帕格伦,《KEYHOLE IMPROVED CRYSTAL from Glacier Point》,2011。图片:courtesy of Altman Siegel Gallery and Metro Pictures

他强调,天文学家并不应该团结起来反对该项目。

“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天文学家对这个项目的可能性其实是感到非常兴奋的,因为这个项目提供了分享太空奇观的机会,"帕格伦指出他与天文学家和科学家密切合作开发了“轨道反射器",“如果你想跟踪它,你就可以了解轨道以及地球是如何运转的。"

艺术家还指出在地球上的可见度问题,“轨道反射器"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为什么‘轨道反射器'比每年发射的数百颗其他卫星和火箭体更成问题?"帕格伦通过电子邮件问道,“就此而言,‘轨道反射器'为什么会比飞机或其他气象观测气球更具破坏性?"

此雕塑只运行约三个月,其轨道寿命非常短。如果评论家反对“轨道反射器",帕格伦在邮件中提问道,“那么军事卫星、通信卫星、废弃火箭发动机等问题(特别是那些甚至没有发布过轨道的军用卫星)才需要更严肃地对待。我对于他们就这些问题的观点很感兴趣,当然我也欢迎他们对我没想到的问题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特雷弗·帕格伦,《KLACROSSE/ONYX V near Cepheus》,2008。图片:courtesy of Altman Siegel Gallery and Metro Pictures

当然,在艺术家的理解中,这些现存卫星可能才是批评者反对“轨道反射器"的真正原因:(他们真正担心的是)将一个没有特定的科学或军事目标的项目添加到已经渐趋饱和(有其他所有人造物体)的夜空中是否真的明智。

帕格伦说:“这个问题所隐含着的真正思考在于,在大众的观念中,艺术不是那么‘伟大'的事情,艺术家不应该参与这种形式(一种外太空的、真正严肃科学意义)的生产。为什么人们会感到被太空中的雕塑所冒犯,但却不会感到被核导弹瞄准装置或大规模监视装置所冒犯,或者被核发动机卫星有可能坠落到地面并散布的放射性废物所冒犯?"

“这些是如今太空中最常见的,不知何故,我们并没有被这些做法所冒犯,"他补充道,“这是我要问的问题。"

轨道反射器"可能没有任何功能性(至少是传统意义上的“用途"),但这种无用性本身就是艺术品的重要概念元素。艺术家声称,这件作品纯粹以视觉为目的,它邀请人们向上观看天空和星辰,这与1957年苏联发射人造卫星1号后该卫星的实用性目的正好相反。

“多年来,我已经完成了跟踪和拍摄地球轨道上数百颗秘密军事卫星的项目,"帕格伦写道,“花了这么多时间观察军事和商业基础设施后,我开始问自己:如果与核战争、民族主义和全球监视的历史脱钩,那么太空飞行可能会是什么样子?"

特雷弗·帕格伦,《索诺拉山口上的九个侦察卫星》,2008。图片:courtesy of Altman Siegel Gallery and Metro Pictures

即使这些持反对意见的天文学家的担忧不无道理,帕格伦也相信“轨道反射器"将对天文学领域产生积极影响。在电子邮件中,他把项目描述为“我们正在做的,是关于将天文学作为整体计划的一部分来开展教学工作",以及“这个项目会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真正的看向夜空"。

帕格伦认为,他的项目甚至还有助于科学发现。“因为‘轨道反射器'是一个高容量、低质量的物体,"他解释说,“它提供了一个极好的、非常独特的机会,通过跟踪它的衰变速率来研究太阳辐射压力和空间天气对卫星的影响。科学家可以与这些数据进行对比,来研究其轨道上的异常。"

他还认为,像“轨道反射器"这样的类似气球的雕塑最终甚至可以为日益增长的空间碎片问题提供可能的解决方案。理论上,它可以像降落伞一样使用类似的充气结构来帮助超过使用年限的卫星回到地球。在没有这样干预的情况下,“死亡"的卫星会在轨道上停留数十年甚至数百年。

帕格伦补充说:“军方已经在太空中追踪了近20000件物体,这些物体主要是碎片,但这些碎片都不是来自于艺术家。"

特雷弗·帕格伦,“轨道发射器"的早期模型。图片:courtesy of Altman Siegel Gallery and Metro Pictures/Nevada Museum of Art

虽然“轨道反射器"因其超过数百英里的移动速度,使得它不那么容易在夜空中被发现。但目前内华达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一个记录其创作过程的展览,其中包括一个闪亮的雕塑模型,使人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个项目。

最初,帕格伦计划在2018年春季发射该作品,但SpaceX已经多次推迟了日期。无论天文学界的批评如何,霍恩都希望十一月中旬该项目能够成功实现:“我们已经准备好发射了,"她说。

 

“特雷弗·帕格伦:轨道反射器"于2016年4月26日至2019年1月31日在里诺西自由街160号的内华达艺术博物馆展出。

 

译丨Siyu Li